第608章 冥河显形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在院中踱着步,脑中却已经思索开了。

    他来蛮荒的主要目的就是在蛮荒这里建立整个通天大陆和蛮荒的轮回,而建立轮回的最佳位置就是在一个阴阳交接之所。

    如今看来,这个所谓的冥河禁地应该就是了,挥手让旺财有什么活就去干什么活,别总是围着自己。

    旺财抽抽脸皮,他为金烨护法,现在东家醒了过来,不说有什么奖赏,给一个什么丹药,什么法宝之类的,结果却连一个夸奖都没有,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开。

    目的差不多就要达成,金烨心中却没有太过着急,虽然在一念永恒世界建立轮回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却也没有到了那种非建不可的地步,说到底只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罢了,再者,几个月的时间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么几天。

    于是,在之后的几天时间内,金烨继续坐镇在炼灵铺内,一边则是根据自己一开始所知道的剧情,有意识地打探关于冥河禁地的情况。

    之前从吕家那里弄来了泼天的财富,一亿五千多万的魂药,到底还是为金烨招来了不小的麻烦,吕家已经因为造反阴谋败露而被巨鬼王所灭门。

    但是同样,这样也让其他打炼灵铺巨额魂药主意的人没有了顾忌。

    短短五天的时间,金烨已经抓了二十五批心怀不轨,潜入店铺内的强人,这些强人的修为从金丹初期到元婴巅峰不等,已经不是荒仆们可以解决的了的。

    直到前天,在一个天人境界的散修进入炼灵铺,却悄无声息地消失,再无消息之后,店铺外蹲守的一众心怀不轨之人这才突然惊觉:炼灵铺内有高手坐镇,而且可以毫无声息地解决一个天人境界的强者,这绝对是一个天人境界以上大能!

    而一个大能能拥有一亿五千多万的魂药,显然并不是什么怀璧其罪,天人境界以上的强者有资格,也有能力拥有这么多魂药。

    于是外面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才稍稍散去,炼灵铺也恢复了平静。

    又在炼灵铺坐镇了四天时间,见再也没有什么强人敢潜入店铺了,金烨才决定在晚上一探冥河禁地的虚实。

    夜幕降临,巨鬼王城内,烛光缓缓淌过各家的窗户,倾泻了出来,炼灵铺中,金烨神识扫过,甲一带着六个乙字荒仆在店内巡视,其他的荒仆们挤挤挨挨地睡着大通铺,旺财在自己的房间内打坐,只是入静的并不是很深,不时地抽抽嘴角,扣扣脚趾,或者放出一个响屁。

    感觉到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金烨一步跨出,周身的景色倏然一变,来到了冥河禁地。

    此时已经入夜,浓浓的夜色笼罩整片蛮荒,不过时辰还早,守护禁地的那支三千人的大军,全都没有休息。

    可能因为他们是大天师的人,满朝权贵,就算是四大天王,也都不愿轻易的来招惹他们,以至于触怒大天师。

    长久以来的和平让他们失去了紧张严肃的氛围。除了站岗警戒的哨探之外,其他的军士都是三三五五地围聚在军帐之内,或是聊天打屁,或是在进行一种叫做魂骰的赌博游戏。

    在大营的中央位置,有着五座精致华美的大帐,正是五个元婴修士的军帐,最中间的军帐内是中年男子,正是那位元婴大圆满的军团长,他神色肃然,面无表情,默默地站在一张地图前,眼中精光爆闪,似乎那地图上记载着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金烨直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大营之内,却因为他修为太高,再加上可以隐藏气息之下,竟然整个大营内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的存在,哪怕就是直接在一个站岗的哨兵面前走过,那哨兵也只当是一阵微风刮过,而发现不了金烨。

    根据他打听来的消息,冥河要等到凌晨的时候才会出现,现在时间还早,金烨四下里看了看,找了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在上面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很快的,深夜降临,随着天边已黑,这整个冥河禁地,也都寂静下来,连军士们的喧哗也也都沉寂了。

    往常巨鬼王城在这个时候,才算是热闹的开始,哪怕是炼灵铺所在的区域安静,可外界夜市的喧闹,还是能隐隐传入。而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死寂。

    这里的气息,似死似生,很是奇异,尤其是对魂,有很好的滋养作用。随着打坐,金烨也在感悟着周围的环境,这股气息虽然可以滋养魂体,却对活人有着很大的伤害,如同剧毒,难怪除了持有大天师玉牌的人,其他的人都不能靠近境地。

    而此时,周围那些足以侵蚀所有活人生机的气息却无法对金烨造成丝毫的影响,就更谈不上伤害了。

    金烨神识散开,覆盖整个冥河禁地,此地实际上范围不是很大,整个冥河禁地,实际上就是一处高地,军营修建在最高的一片区域里,而顺着坡路下去,可以看到远处,有一片干枯的河道。

    这河道,正是每当凌晨到来后,冥河显露的地方,金烨远远看了看,这才收回目光。

    时间流逝,很快的,凌晨即将到来,有两个元婴修士带着百十个军士也赶了过来,他们是来收取冥彩虹的。

    在冥河显现之时,有一定的几率会出现冥彩虹,冥彩虹对于炼器和炼魂有着很大的作用,这也是三千大军守在这里的任务之一。

    渐渐的,天色越发黑暗,已经完全吞噬了光明,只有星光与月色洒落,就在这时,忽然的,其中一个刀疤脸元婴魂修对另一个青年元婴魂修道:

    “凡弟,一会儿冥河显露,此事虽对大哥我这粗人而言,每天可见,但估计对刚刚到这里驻守的你来说,还是首次可不要错过了。”

    “这冥河显露的一幕,武某当年第一次看到,极为震撼,仿佛天地开启一般,撼动心神啊。”刀疤脸武道目中露出痴迷,正说着,忽然的,漆黑的天空上,猛然间,就传来了一声轰鸣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