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掌中地府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夜晚到来之前,金烨重新找了一家客栈,订了一间豪华套间住了进去,至于刚才才买下的荒仆,就让他们在马厩里面睡上一晚就好了。

    让店家准备好灵水来洗澡,这一幕让店中住普通客房的修士要羡慕得抓狂。

    尤其是他们看着金烨的手臂,很明显的,在手臂的表明有着一层薄薄的光晕,蕴含灵力,这不是修为带来的,这是星空道极宗特有的灵水的功效,可在身体外形成一层天然的防护,很是玄妙。

    不过这层防护的出现,太过奢华,只要有五天以上的时间不用灵水洗澡,这层防护就会消失了。

    若是放在前世那样的科技世界,这就相当于是在开一辆一次性豪华保时捷跑车了。不过金烨花起灵石来是一点也不心疼,他有灵石,而且从来都不担心灵石不够花,却常常在哀叹灵石花不完。

    一切都收拾完毕之后,金烨关上了房间的房门和窗户,顿时整个屋内的空间就和外界的空间完全隔绝开来了,外界极具界城特殊细碎的嘈杂被隔绝在外,甚至是外界窥视的目光也被套间的阵法隔绝在外。

    不过金烨依然小心地对周围的情况探查了一番,那一个个套间上对于界城内修士的神魂极难突破的阵法,在他的面前却如同空气一般,在丝毫没有惊动里面的修士的情况下,金烨的神识一扫而过,周围的情况对他全无秘密可言。

    左边的一套客房内,一个长得很是清秀的元婴女修正在打坐修炼,没有什么威胁。

    右边的一间客房之内,一对修士夫妻正在耳鬓厮磨,很是恩爱的样子,尤其是男修士的手很不老实,正在向女修的衣襟内探去。额!似乎也没有什么时间来窥探自己。

    在下方一间客房内的是一个长得很猥琐的男修,嘴巴尖尖的,腮帮上也没有几两肉,尖嘴猴腮这个词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特别再配合上他那小得几乎快要看不到的鼠眼,以及那身上没有几两肉的体型,那就是一只活生生的老鼠精啊!

    不过这“老鼠精”似乎在看一本秘笈,让金烨好奇的是,这个猥琐汉子看一本秘笈看得几乎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个得要好好看看!万一有什么绝世神通呢!

    只见猥琐汉子的手中捧着一本巴掌大小的线装书籍:我的头埋进师姐的胸膛里,单薄的胸膛,却又是一个柔软的胸膛。胸膛上拇指大的两颗小小突起,带来一丝青涩的触觉,遥远而不真实。薄薄的衣衫后面,不知道此刻是一点怎样的粉红颜色,如初生花蕾般的美丽模样。我轻轻用鼻尖碰触,绵长了气息呼吸

    啊!我的眼睛!

    好吧!金烨抿了抿嘴,虽然心中腹诽,但还是对猥琐汉子鄙视了一番。

    觉得没有什么错漏之中,金烨伸出手掌,默念法诀,顿时在他的手掌中,一方世界若隐若现,这方世界如同鬼蜮,正是金烨的神通掌中地府。

    进过万年时间的建设,这座地府也越发地趋于完善。

    这方世界共有十八层,最上面一层,有一座高山,山上石壁又有心头山三字,金辉射目!

    此山名心头山,往山上而去即是仙门,山边有一崖洞,黑漆不见底,此就是地狱洞。人心若是光明正大,死后往山上而去,可以在金烨开辟的这座地府之中被封赏官职,担任鬼差,帮助金烨管理这座地府如是暗作胡为者,死后魂走到此处,看见心头山三字,两眼难开,一时不觉,就坠落深坑地狱内,有诗曰一念成仙,一念成魔。善恶皆在一念思量。

    在心头山的那边来了许多人,都是哭哭啼啼!皆是金烨所立轮回世界的世间人死后之灵魂,刚到阴间。

    这里的人有的是来自遮天世界,有的是来自四大名捕世界,也有来自环太平洋这样的科技世界。不过像西游世界,聊斋世界这样的世界倒是没有,一则是这些世界本就有轮回,二则是这些世界的等级太高,天道意识太过恐怖,让金烨不敢有所作为。

    路前面有一牌楼,上有阴阳界三字。

    牌楼前面有两排高楼,这些楼门那写上交簿厅,分第一厅、第二厅等,大约有十余间。

    里面有鬼差和主簿判官在审理灵魂,并发往地府各处。

    有灵魂被直接发往轮回之处投胎的,也有发往枉死城的,还有些灵魂在生前犯下种种罪孽,被发往各处地狱受刑的等等,不一而足。

    金烨大致扫视了一眼,地府中各厅各处,十八座地狱,望乡台,枉死城等各处的情况都已了然于胸。

    在拔舌地狱之中,受封的鬼差正拿着一些哭嚎的灵魂行刑,那些灵魂都是生前利用口舌之利,教唆他人作恶的,也有助人说淫媒,帮人勾引有夫之妇,或者有妇之夫的。

    其他的车裂地狱,寒冰地狱,油锅地狱等等,也都在各自运转着。

    下一刻,金烨的意识便进入了地府的最深处,在这里有着数万年积攒下来的地府功德以及纯粹的精神力。

    金烨在功德和精神力的旁边驻足了半晌,意识再次消失,出现在六个缓缓旋转的深渊旁边。

    “天人、修罗、人间、畜生、饿鬼、地狱。”金烨看着被他封为孟婆的女鬼身后的六条深不可测的深渊。

    此时的六道轮回和当初刚刚建立的时候简直是两个模样了,若不是时常意识进入此地,说不得还真的辨识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