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贼喊捉贼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时间渐渐到了晌午。

    万药阁的广场上今天注定不会平静,白小纯准备在今天来通过草木第二篇的考核。

    木屋如旧,白小纯进入木屋,坐在石碑面前,再次画下了那只乌龟后,眼前一花,耳边轰鸣时,出现在了熟悉的虚幻空间中,这一次没有那冰冷的声音出现,直接就有近乎无数的草木碎片,蓦然显露。

    白小纯胸有成竹,目内露出精芒,双手飞快,眨眼间无数的碎片被他拼了起来,一株株灵草,就瞬息完整。

    时间流逝,当一炷香的时间结束时,摆在白小纯面前的残片,只剩下了不到五千,这成绩比他草木第一篇时,好了不少。

    可惜时间到了,白小纯眼前一花,再次清晰时已回到了木屋内,尽管如此,可他信心十足,拿起换来的草木第三篇,心中跳动着强烈的期待,转身直接推开木屋大门。

    果然,在石碑的第一排,出现了一只小乌龟的图案。

    “这一次我要震撼全宗,让大家都知道,我白小纯就是伟大的龟爷!”白小纯甚至在脑海里都浮现出了自己被万人崇拜,一想到这里,白小纯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于是他傲然的抬起右手,正想大吼一声,主动提醒大家自己就是那伟大的龟爷……

    可就在这时,忽然他身边正在排队试炼的外门弟子里,传出声音。

    “你们说上次那草木第一篇抢了周师姐第一风头的小乌龟,还敢出现么?”

    “应该不敢了吧,周师姐的那些倾慕者,一个个都疯了,据说正在整个南岸寻找那只小乌龟,而且放下言论,一旦找到,要将其活活的刮了……”

    “我也听说了,甚至还有内门弟子参与进来。”

    白小纯右手刚刚抬起,听到这些议论后,他顿时心惊肉跳,尤其听到内门弟子都参与寻找自己时,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右手赶紧挠了挠脑袋,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飞快的放下。

    心中愤愤,露出愁眉苦脸的模样,哀伤叹气的样子,钻入人群里。

    “太过分了,太欺负人了,我不就是拿个第一么,内门弟子都出动了,至于么。”

    “你们看第二个石碑,小乌龟……再现!!”

    “又是第一,这小乌龟到底是谁,已经连续两碑第一了!”

    “周师姐不保八碑第一,成了七碑第一!”

    四周的外门弟子,顿时哗然,无数的惊呼立刻传出,尤其是在人群内,还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很具备穿透力,正在欢呼。

    “小乌龟加油!”这少女正是侯小妹,此女是白小纯的一个红颜知己,虽然现在两人之间还只是普通的朋友,不过,侯小妹在白小纯的引导下,成了小乌龟的一个小迷妹。

    “哼,总有一天,我会在一个更加万众瞩目的地方,让所有人知道我就是龟爷!”眼见不能在虚荣心上得到满足,白小纯只能在心底发下誓言。

    发下誓言后,他还是不甘心,于是也参与到了众人的惊呼中,不时的可以听到他尖细的声音,引领四周众人的哗然。

    “天啊,他是谁,我都开始崇拜他了!”

    “万人偶像,龟爷无敌!”

    在白小纯卖力的尖声大吼下,渐渐四周外门弟子的议论越发强烈起来,眼看一热潮再次掀起,可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传出,随之一道身影从人群内蓦然跃起,站在了一处木屋上。

    “不要让我知道这该死的小乌龟是谁,否则的话,我一定让你后悔来抢周师妹的风头!”说话之人是个青年,一脸阴冷,声音带着冰寒回荡四周。

    “没错,你这小乌龟,现在应该就藏在人群内,我会找到你的!”另一个声音传来,又是一个青年,飞到了木屋上,冷眼看着众人。

    其后又有十多个内门弟子跳了出来,这些人,正是周心琪的倾慕者中的佼佼者,他们大声警告,直让白小纯感觉心惊肉跳,整个人仿佛都要僵住一般,现场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就在此地气氛渐渐僵持时,远处一道长虹急速而来,长虹内蓝绫上有一道妙曼的身影,正是周心琪。

    “是周师姐。”

    “周师姐来了。”此地的僵持立刻打破,很多人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而那十七八个倾慕的青年,也都身上修为一收,一个个都露出自认为最潇洒的一面,向着周心琪抱拳。

    周心琪落下剑光,一眼就看到了这里方才的僵持,妙目一扫,就猜到了缘由,看向那七八个倾慕者时,目中露出不悦以及厌恶。

    “我周心琪的事,还轮不到别人来出头,况且我香云山出现了一个天骄弟子,这对宗门而言是幸事,你等若再有下次,休怪师妹翻脸。”

    周心琪冰冷开口,声音如利剑,让那七八个倾慕者面色一变,纷纷悻悻,可却不敢在说些什么,而其他的人无不被她的气度所折服。

    “我今日来此,还有一事,希望诸位同门可以相助。”周心琪神色平静,望着众人,淡淡开口。

    她话语一出,四周众人立刻来了兴致,一个个露出认真聆听之色。

    “这段日子香云山上不得安宁,家师李青候的灵尾鸡大量丢失,他老人家外出未归,或许不会在乎此事,但我身为弟子,却一定要负责。希望各位同门一起努力,帮我抓住这偷鸡盗贼,若有人能抓到此贼,我愿送出一枚宝器玉佩!”周心琪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青色的玉佩,这玉佩散出柔光,看起来很是不俗。

    “此物具备一定的防护之力,是我早年偶然得到。”周心琪的声音回荡,此地外门弟子一个个立刻看向玉佩,很快的,几乎所有人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纷纷开口保证。

    “周师姐放心,定叫那偷鸡贼无处可藏!”

    “掌座的鸡都敢偷,这偷鸡贼胆大包天,此事我等一定多加留意!”阵阵声音传出,很快众人大都保证,尤其是对周心琪倾慕者,更是一个个目光如火,声音激昂的回荡。

    白小纯在人群内有些傻眼了,看着四周这些人跟打了鸡血似的,他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可他不甘心啊,修行不死长生功的那种饥饿感,让白小纯想起来都难受,此刻额头冒汗,脑筋快速转动,很快就双眼一亮,猛地一拍胸口,声音在人群内带着穿透力回荡开来。

    “周师姐,我白小纯无论上刀山下油锅,一定完成师姐的任务,抓住那个偷鸡贼!”他声音尖细,格外明显,甚至还冲出了人群,站在了最前方。

    他这么一冲出,立刻就被众人目光凝聚,尤其是他用力拍着胸口,传出砰砰之声,那模样就连周心琪的一些倾慕者都自叹不如,周心琪也都不由的看了他一眼。

    眼看同宗弟子这般拥护自己,周心琪脸上露出笑容,微微点头,正要离去时,又听到了之前那个尖细的声音压过其他人的话语传出。

    “周师姐,我有一个提议,我们何不组成一个抓贼小队,这样齐心协力,定能让那恶贼下不得手,保护我掌座的灵尾鸡!”白小纯一脸正气,大有一副为了周师姐的任务,不惜代价的气势。

    周心琪一怔,四周人听到后,不少人觉得这主意不错,纷纷赞同。

    “也好,不过我等修行才是主要,此事自愿吧。”周心琪点了点头,又看了白小纯一眼,觉得这位师弟虽然面生,可却白白净净,一看就是很乖巧的模样,尤其是拥护自己时,似乎颇为虔诚,她印象很好,还向白小纯微微一笑。

    “这个建议,既然是这位热心的师弟提出,那么你就来组建这个抓贼小队吧,我这里有十条绸带,就作为小队的信物标记。”她说着,从储物袋内取出了十条蓝色的绸带,轻轻一挥,这十条绸带飞向白小纯,落在了他的手中。

    “师姐放心,一切有我!”拿着绸带,白小纯昂首挺胸,一副为了掌座的灵尾鸡,当仁不让,可以肝脑涂地般的模样。

    周心琪双眸内露出一缕赞赏,心中暗想宗门内这么责任心的小师弟,不多了,记住了白小纯乖巧的样子,这才转身离去。

    见周心琪离开,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在白小纯的眼眸中闪过。

    上官天佑的洞府中,上官天佑自昏迷中醒来,他的眼中闪过迷茫之色。

    在以前,他修炼的动力是争夺灵溪宗的天骄之位,以图进入灵溪宗的传承序列。当然,还有一个借口,他一直隐藏在心中,那便是追求传说中的灵溪宗第一美女,周心琪。

    而如今,他变成了一个女子,进入了贤者模式,便是想起周心琪的那张俏脸,也感觉到索然无味,突逢大变,让上官天佑感觉到了迷茫,失去了或者的目标。

    进入灵溪宗传承序列?自己小兄弟都没有了,还进入传承序列有什么意思吗?

    至于周心琪,就更不用说了,变成了一个女人,但上官天佑的记忆没有消失,是绝对是不会爱上一个男人,而女人现在对他而言也失去了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