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我要吃鸡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这一幕太突然,张大胖与黑三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咔嚓一声,白小纯抱着的树干直接折断,他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就被卷到了山顶,与此同时,一个中年男子从山顶走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袍,神色不怒自威,正是……

    李青候。

    “我不去啊……”白小纯身体落地,发出惨叫,阵阵哀嚎传出,声音里透出的委屈之意,足以让闻者流泪。

    与此同时,试炼之路上的张大胖与黑三胖,在看到李青候后,身体哆嗦了一下,赶紧低头,就要趁着李青候不注意逃掉。

    “九师弟啊,不是大师兄不救你,香云山掌座都出现了,你就只能在外门吃苦了……”张大胖心底连连叹息,正猫腰低头要溜走时,突然的,他的耳边传来李青候的声音。

    “还有你们两,也来吧。”几乎在张大胖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吸力蓦然传来,直接卷着张大胖与黑三胖,不给他们抱住大树的机会,直接拽到了山顶。

    “我不想上山啊,宁在火灶房饿死,不去外门争锋……”张大胖惨叫,声音之凄惨,比白小纯这里甚至都强烈数分,听的白小纯诧异的抬头,都忘了继续惨叫。

    黑三胖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却一脸的郁闷,噘着嘴,默默望着山下,不舍之意浓郁。

    “张大海,你去紫鼎山,从今天起,你就是紫鼎山的外门弟子!”

    “陈轻柔,你去青峰山!”

    “白小纯,你留在我香云山,成为此山外门弟子!”李青候不容三人拒绝就完成了对几人的分配。

    灵溪宗中,香云山是一座以炼药炼丹作为辅修的山门,白小纯成为了香云山的外门弟子,自然在领取弟子福利的同时,也领取炼药的基础玉简,草木第一篇。

    玉简内有一万种草木,纪录了各种草木的性状和药性,需要牢牢记住,才可以换取第二枚玉简。

    同时,在功法阁内,白小纯依照自己怕死和名字控的特点,选取了一门据说无人可以练成的残缺功法,不死长生功。

    初入外门,虽然有独立的院子可以居住,环境也不知比破破烂烂的火灶房木屋好了多少,但是没有了火灶房一月几次的加餐,没有了加餐时盘剥下来的各种灵药,尤其是修炼了不死长生功这么消耗极大的功法,白小纯最开始的时候是颇为不适应,正个人都瘦了下来,快要皮包骨头了。

    不过白小纯到底是位面之子,又有着龟纹锅这么一个逆天的存在,很快白小纯就找到了给自己补充消耗的方法。

    炼灵土地,种植出来的药材灵植都分属顶级。炼灵灵药,可以让灵药的药性翻倍,补充消耗。

    同时,白小纯也把目光瞄向了宗门内几位掌座养殖的灵尾鸡。

    在夜幕的笼罩下,香云山专门饲养灵禽的地方,四周的栅栏外,瘦得如同骷髅一样的白小纯缩着身子蹲在那里,望着围栏内一群鸡正高傲的彼此走来走去,它们的尾巴有三色羽毛,据说是上佳的三色火材料,尤其是这些鸡的个头足有小牛犊般大小,白小纯目中的光贼亮,发出黄鼠狼一样的目光,喉结不停涌动,不知咽下多少口唾沫。

    “肉……”白小纯这里,发出了古怪的笑声,那笑容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在香云峰内门的一处洞府内,闭关了快要有两个月的金烨终于结束了闭关,停止了洞府的阵法,打开了石门。

    看着只有一轮弯月的夜空,金烨大大地伸展了一个懒腰,静谧的夜色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也正是因为夜色,没有人注意到周心琪的绯闻心上人已经出关了。

    和入定闭关不同,入定之后,再无时间空间的概念,便是千年万年的时间,对于定中之人而言,也不过就是一个闭眼和睁眼的区别而已。

    而金烨的这次闭关却是不同,没有进入定中,反而在不断地推演九转金丹的丹方,心力消耗可谓恐怖。

    不过这两个月的闭关也不是全无收获,金烨看着手中的一枚青色丹药,微微抬起,放在眼前打量。

    只见丹药之上蒙着一层清晖,一股香甜的药香飘入鼻腔之内,金烨伸出舌头,在丹药上微微舔了一口,闭上眼睛,皱起眉头,细细体会药力的变化。

    突然金烨的面色有些古怪,随着药力在周身运转,不由自主地感觉有一种人生索然无味的感觉,仿佛连大道也失去了对自己的吸引力。

    “有古怪!难道说这枚丹药的药效是蒙蔽修士的道心,让修士失去对大道的追求吗?”全身法力运转一周,将涌入体内的药力炼化。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金烨感觉吃完丹药的状态似乎和传说中的贤者状态有些相似,却又一时间不知是什么地方出错了,非但没有炼制出修复道伤的丹药,反而炼制出这种蒙蔽修士道心的怪丹。

    暂时将丹药的事情放到一边。

    “也不知自己的苟徒弟怎么样了!”金烨之前并没有收过徒弟没有什么教徒弟的经验,在他看来,自己都把神通教授给你了,你自己悟性低,不能领悟,在外比斗吃了亏,那也是活该。

    神识一扫,覆盖整座香云山,金烨便发现了白小纯的踪迹,虽然好奇此时的白小纯已经是一个香云山的外门弟子了,但却对白小纯现在的举动更为好奇。

    只见白小纯蹲在草丛内,望着那些灵尾鸡,这种鸡他以前在火灶房时没见过活的,但吃过肉,知道肉质极为美味,也听张大胖说起,知晓此鸡喜吃灵虫。

    许久之后他身体一晃,没有轻举妄动,选择了下山,用所剩不多的灵石,换来了一袋子灵虫,这才回到了院子。

    刚一回来,他的肚子又饿了,强忍着昏晕,白小纯来回寻找,似乎在找什么材料。

    不多时,当他看到那些灵冬竹后,顿时眼睛一亮,这些竹子足有一丈多的长度,更是拳头粗细,散发灵芒,看起来很是不凡。

    白小纯赶紧上前,绕着竹子看了几圈,哈哈一笑,按照自己所学的草木知识,将一根灵冬竹内最坚硬的竹头取下两截。

    对于如何偷鸡,白小纯有着特殊的办法,偷鸡的重点,在于一个偷字,如何不被人发现,是一门学问。

    利用这两截竹子,他很快就做出了一个竹知了。

    此物是他小时候跟他爹学的,据说是一种遇鸡杀鸡,遇凤杀凤的利器,随后又用竹丝编织成了一条绳索,试了试力度后,将竹知了与绳索连接,趁着夜色,飞奔出去。

    “我要吃鸡!!”一路肚子咕咕叫着,可白小纯的双眼却满是绿光,这种饿急了的状态,使得他速度更快,直奔最近的饲养灵尾鸡的地方。

    临近时他速度慢了下来,蹑手蹑脚的靠近栅栏,将手中挂着灵虫的竹知了,用力扔了进去,蹲在一旁,拿着与竹知了连接的绳索,忍着饥饿等待。

    栅栏内有一些木屋,远处还有外门弟子修行居住,至于这挺大的这饲养院内,有上百只灵尾鸡,大都爬在那里,不多的一些来回走动,时而高傲的抬头,气质不俗,不多时,一只灵尾鸡似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地方,走过去后立刻就看到了灵虫,直接张开口,一口就啄了过去。

    但就在这只灵尾鸡啄住灵虫的刹那,似触动了机关,顿时被掰弯的竹子,猛地弹开,很是巧妙的直接卡住了这只灵尾鸡的口,上下支撑,使得鸡嘴被强行打开。

    灵尾鸡想要发出声音,可嘴被卡住,一点声音也传不出来,它想要用力将口中撑起的竹子碾碎,但这竹子坚韧无比,根本没用,同时一股大力猛地从竹子上传来。

    任凭这只灵尾鸡如何挣扎,也只能没有声息的被快速的拽动,直奔围栏后,绳索一抖,灵尾鸡顿时被拽的飞起,被白小纯一把抓住,他凝气四层的修为凝聚在手上,更有坚韧的皮,力气极大,直接一拧鸡脖子,扔在了储物袋内,这一套动作极为熟练,一看就是个中老手。

    全程用时不到三十息,这还是因等待耗费了一些,否则的话,将会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