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训练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火灶房的小路上,白小纯身上挂着七八个口袋,背后背着一个背包,在这些口袋和背包里面,则是灌满了用水打湿的沙子。

    在白小纯的身后,则是有一头恶犬紧追不放,这头恶犬正是金烨从自己的玲珑塔空间内挑出来的,修为不高,相当于这个世界的金丹境界,但是相对于白小纯来说,却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一旦他跑的速度慢了,恶犬就会毫不犹豫地上来咬白小纯的屁股。

    “啊!救命啊!杀人啦!”白小纯一边飞快地迈动着小腿飞奔,一边大声呼救。

    “杀人了!杀人了!”白小纯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他倒是可以试着用行字秘逃跑,不过白小纯对于行字秘掌握得太过生疏,在施展前需要三四秒钟的时间来运转法诀,而且一次移动的距离才十几米远,还比不上他跑的远,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难免会被恶犬给追上,然后在他的屁股上留下一排入肉三分的牙印。

    而沿路其他的灵溪宗修士对于这一幕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毕竟这一段时间每天都可以看见这一幕,尤其是几个女弟子,更是在看到白小纯后,被他的样子逗的掩口轻笑,笑声如银铃一样,颇为好听。

    白小纯圆脸微红,觉得自己的魅力太大了,干咳一声,昂首挺胸,要保持一番高手的风度,然后屁股上就传来一股疼入骨髓的疼痛,白小纯惨嚎一声,立即再次埋头逃跑起来。

    金烨躺在火灶房院内的躺椅上,目光似乎穿透了空间,落在了狼狈逃跑的白小纯的身上,冷哼一声道:“我的这蠢徒弟,跑都跑得这么慢,将来被人追杀,可怎么能跑得掉?与人周旋反杀啊!”

    下定了决心的金烨决定接下来几天给白小纯加点训练量。

    “哥!烨哥!你看……你那么厉害,什么时候教我们一些厉害的法术啊?”张大胖自从前几天见过金烨教育白小纯时,一剑直接让一棵树变成飞灰的事情之后,立刻将金兄弟这个称呼改成了烨哥,而且还每天都恬不知耻地缠着金烨教他法术。

    “是啊!是啊!”在张大胖的旁边其他火灶房的七个胖子也都在,纷纷点头赞同。

    金烨伸手朝着正一路惨嚎的白小纯一指,道:“想要学习法诀,也不是不可以,以后每天都和白小纯一起训练去,等我认为可以了,自然会传授你们几门惊天动地的法诀。”

    “啊?要和九胖一起训练啊!”立刻就有人发出了泄气的声音。

    “我们也不贪心,有没有那种不涉及传承的,可以直接传授的法诀啊!我们和九胖不一样,身上一身都是肉,跑起来更费力啊!”有一个胖子立刻不要什么大神通了。

    金烨倒也不是说笑,若是这些人中有人和白小纯一起训练,并且坚持下来,他自然会愿意教授其几门法术神通,让他成为白小纯的护道之人。可是若是他们连这点苦头都坚持不下来,那就不必去修炼了。

    半天后,见金烨不再开口,众人也都知道想要轻易地从金烨这里得到法诀是不可能的了,难免有些灰心丧气,待众胖子都要放弃的时候,从几人中窜出了两道人影,跟随着白小纯的路线向远处跑去。

    跑出之人正是张大胖和黑三胖,而剩下的几个胖子见状,犹豫了一下,也都纷纷稀稀拉拉地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金烨看着张大胖和黑三胖的背影,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轻声道:“这才刚刚开始,跑步算是哪到哪啊!希望你们能坚持下来吧!”

    可是很快,金烨的好心情就没有了,他听见白小纯一边跑着,一边哭嚎道:“师父!我后悔了!我不想当你徒弟了,你快收了神通吧!”

    “师父啊!你教我的是什么破法术,什么行字诀,徒弟我用它连一只狗都甩不掉啊!”

    “金魔头!有种的你来和白爷爷我来单挑啊!不要放狗啊!”

    “啊!”

    接着又是一声惨嚎,显然白小纯的屁股又被恶狗咬了。

    金烨的心情很不美丽,自己的徒弟叫自己什么?魔头?后悔拜师了?

    呵呵呵呵!金烨的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的笑声,大手一挥,从玲珑塔内又飞出三只狗妖,其中一只追着张大胖他们去了,剩余的两只直接被金烨丢到了白小纯的身后,顿时白小纯的抱怨声没有了,只有呜呜的哭泣声,以及压抑到极点的惨嚎。

    与此同时,在这山峰顶端,有一处悬出的庭阁,其内一老两个修士,正相对而坐,彼此下棋,中年的正是李青候,他对面的老者,满头白发,面色红润,目内有流光四溢,一看非凡,此刻扫了眼山下,笑了起来。

    “青候,你带回来的那个修士和小娃,都有些意思。”

    “让掌门见笑了,这几只狗明显都是金丹修为,如此看来,那金烨定然是老祖口中的一个前辈高人,只是不知此人的来历,我心中也是有些担心。倒是白小纯,此子性格还需再多磨炼一番。”李青候有些头疼,落下棋子后,摇头说道。

    “无妨!无妨!那金烨虽然极有可能修为高绝,甚至比肩老祖,但是到现在不是还没有做出伤害我灵溪宗的事情吗?那个白小纯好福气啊!我听人说,此子已经拜在了金烨的门下,有着前辈高人指点,他前途不可限量啊!”老者摸了摸胡子,眼中露出满意之意。

    “只是那几只狗妖着实厉害,金丹修为!我到现在也不过才是筑基大圆满而已,它们该不会对火灶房的几个和白小纯不利吧?毕竟我受白小纯父母救命之恩,将他引入仙门,若是让他出了什么事,我也不好对他死去的父母交代啊!”李青候看着山下,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不急!不急!你这是担心则乱,看,这都几天下来了,白小纯不还是活蹦乱跳吗?没事儿的!高人总是要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不是吗?”老者满脸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