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战后指点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许宝财还没等冲来太近,就先被白小纯的气势吓了一跳,如此样子的白小纯,与他记忆力几个月前完全不一样,仿佛换了一个人,那一副咬牙切齿拼命的样子,让许宝财心里一惊。

    紧接着,他双眼猛地睁大,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他看到白小纯的木剑飞来的速度之快,几乎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匹练,尤其是那把木剑的气势,他只在外门弟子的斗法中看到过,顿时骇然,头皮发麻。

    砰的一声,白小纯的木剑直接就撞在了许宝财的木剑上,许宝财的木剑猛地一颤,居然无法阻挡丝毫,从剑尖开始寸寸碎裂,眨眼就彻底摧毁,成为了无数碎片向后激射。

    而白小纯的木剑,没有半点停顿,猛地冲出,直奔许宝财,许宝财吓的魂飞魄散,用出了全部力气快速闪躲才勉强避开,被木剑擦肩而过,刺在了一旁的大树上。

    轰的一声,那大树直接就被破开了大半,直接倒下,掀起阵阵尘土的同时,许宝财也发出一声惨叫,右臂鲜血飞溅,面色苍白的急速后退。

    这还是因白小纯对于控物不是很熟练的缘故,否则的话,那一剑足以让许宝财死无全尸!

    “凝气三层!!不可能,这不可能!”看向白小纯时,许宝财已是一副见鬼的恐惧神情,能让木剑有如此威力,至少也需要凝气三层才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仅仅是数月的时间,这白小纯居然变得如此惊人,这与他的认知发生了逆转,让他无法接受,如同噩梦。

    莫说是他这里骇然,此刻监事房的大汉以及身边的众人,全部都倒吸口气,看向白小纯时,已是极为凝重。

    “以灵化锋,使剑光外散,这是将紫气驭鼎功修到了举重若轻的境界,才可以形成的神通之法!”监事房的大汉深吸口气,看向白小纯时目中隐隐露出忌惮。

    他们这里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张大胖等人了,他们一个个看向白小纯时,神色内同样满是震惊,白小纯凝气三层之时,他们有所察觉,可那把木剑上的剑光四散,且明显膨胀了一圈所代表的举重若轻的境界,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在白小纯这里知晓。

    就连白小纯自己,也都被这木剑的威力震了一下,他呆呆的看了眼倒塌的大树,又看了看此刻面色苍白的许宝财,立刻仰天大笑起来。

    “许宝财,原来你这么弱啊,吃我一剑!”白小纯振奋,他发现自己居然比许宝财强大这么多,立刻精神抖擞,哈哈大笑时直奔许宝财而去。

    许宝财被白小纯目光扫过时,身体就哆嗦了一下,此刻看到白小纯大笑以及来临的身影,他立刻恐惧,连滚带爬的就要逃走。

    可还没等逃出几步,白小纯已来到了近前,看着许宝财,白小纯想到之前被此人追击的一幕幕以及自己这段日子的苦修,其中种种苦涩化作力气,抬起脚狠狠的向着许宝财一脚踹了过去。

    “让你再追杀我!”白小纯右手握拳,一拳落在许宝财的眼睛上,许宝财惨叫倒地,有心反抗,可他凝气二层的修为,在白小纯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击之力。

    “惹到我的头上,让你知道小爷不是吃素的!”白小纯跳起来狠狠踏下了下去,咬牙切齿,拳打脚踢,许宝财的哀嚎不断。

    砰砰之声传遍四周,无论是监事房的众大汉,还是张大胖等人,此刻都呆在那里,看着被暴打的许宝财,又看了看越打越兴奋的白小纯,纷纷心底发毛。

    而许宝财眼泪都流了下来,内心委屈到了极致,他才不信白小纯是这几个月变的如此强大,尤其是那举重若轻的神通,没有个数年乃至更久的造诣,根本就无法形成。

    在他看来,这白小纯分明是有大来头,而且在最开始就是这么强,因性格卑鄙无耻,所以装出那么一副弱弱的样子,最过分的是,他居然装的那么像,自己都当真了。

    想到这里,许宝财悲从心来,气恼上头,竟生生的昏了过去。

    “白驹过隙,人生如梦,我白小纯此生至今修行数月,回首凡尘时,遥想当年村子,满是唏嘘。”出完气的白小纯,见监事房众人带着徐宝财落荒而逃,他感慨的自言自语,背着手,一副高手寂寞的模样。

    不等白小纯再感慨,一只布鞋就啪地一下子落到了白小纯的头上。白小纯大怒,这是谁啊!还能不能让自己好好地装一波笔了?

    转头看去,怒视,然后又飞快地露出一副狗腿子一样讨好的表情,笑道:“师父。”

    “嗯!”金烨从木椅上起身,穿上自动回到脚下的布鞋,表情严肃,背着手走到被白小纯削断的大树旁,仔细看了看,用手摸了摸创口,只见创口细腻平滑,不见丝毫的木刺。

    “好!好威力!”金烨夸赞了一声。

    顿时白小纯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不错,再来一剑试试!”金烨用手指了一下,用眼神示意道。

    “什么?”白小纯不解。

    “我是让你再打出刚才的那一剑试试。”金烨重复了一句。

    白小纯闻言,心中忐忑,只得按照金烨的话再做了一遍,将体内剩余的灵气全部注入木剑内,操控手中的木剑,向前一指。

    只见木剑再次嗡的一声,剑身上的两道银纹,木剑剑身又一次瞬间膨胀了一大圈,爆发出了一股逼人的寒芒,然后啪嗒一声,绵软无力地掉到了地上。

    “额!”白小纯呆呆地看着掉落地上的木剑,感觉自己的体内一阵空虚,法力无以为继,脚步一阵不稳。

    “修士间的战斗,讲究的是精准的控制力和强大持续的爆发力,你这一击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却只有一击之力,若是不能尽功,可有想到接下来的你,对于你的敌人来说,就是一只毫无抵抗力的羔羊?”说着金烨也御起白小纯的木剑,飞剑在金烨的手中,如同一条游走的灵蛇,又宛如一只灵活的雨燕,无声无息地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一点,然后示意白小纯去查看一下。

    白小纯得到示意,连忙上前查看,只是他刚刚将手放在那棵树上,不等细细探查,眼前的树就一点一点全部化成了飞灰,一阵风吹过,消散在了空中。白小纯嘴巴长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被震惊到的样子。

    金烨摇摇头道:“看样子还要对你进行训练啊!否则出去遇到厮杀,平白丢了自己的性命,也让为师的颜面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