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球一样的少年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两种火属性功法比较起来,一个以天地为基,一个以大道为基,两者虽然同样奥妙无穷,但是天地也不过只是道的演化而已。对比起来,还是后者的立意和着眼点更为高绝。

    金烨决定,要么便不修炼,要修炼自然是要修炼最好的,便准备修炼第二种了。

    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净为丹基,无为为丹田,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

    金烨默默背诵口诀,本命丹火他本身就具有,修炼这门功法地第一步便是感应太虚,寻找契机,铸太虚为鼎,神游太虚这道门槛对于常人来说很是困难,但是对一个仙人来说,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

    金烨身为一个太乙金仙后期的修士,神游太虚对他来说,自然是毫无困难,闭上眼睛,几乎就在下一刻,便进入了神游太虚这种状态。

    所谓的神游太虚,在道家各门各派中的解释都有所出入,最主流的便是指道家修行的阳神出窍,即乃修行者在身心俱皆进入定静之中,灵神逸出躯体,而此一灵神与躯体分开之後仍能自主,不受外在力量所干扰,由出窍、神游、回窍而不受损伤。

    昔时道家修士灵神出窍之最大目的在於访游道家洞天福地,拜谒上圣高真,以求道家上乘妙术,因而将灵神出窍定名为神游太虚。

    当然,金烨这里的神游太虚又自有所不同,乃是将神魂贴合大道,感悟虚空,神魂进入星空长河,看繁星点点,茫茫宇宙深处,拨弄亿万星辰,俯望万岁众生,古今未来。问一句:“天地苍茫,何为道?”

    静坐半晌,金烨始终不曾找到所谓的突破契机,只能无奈地退出了修炼的状态。不过他却丝毫也不心急,各家功法都有自己的关窍,莫说区区半晌修炼不见突破,便是亿万年静修而毫无所得也是常有,数十万年来的修炼早已将金烨的心境磨炼得心如止水,不会因此而泛起丝毫的波澜。

    结束了闭关,金烨走出了自己的木屋,此时正值午后,一**日高悬头顶,火灶房内的众人都忙完了中午杂役的伙食,洗刷完黑锅,背在背后回到了院内。

    “金兄弟!你出关了?怎么样?伤好了没?”张大胖见金烨出关,便来询问。

    “好了!多谢关心!”金烨微微一笑,算是谢过了张大胖众人的关心。

    突然张大胖神色紧张,向自己的几位师弟使了一个眼色,顿时只见外面几个胖子灵活无比,在院子里健步如飞,神神秘秘,一片忙碌。

    黄二胖迅速地关上门,黑三胖则是攀上墙头查看有没有人在周围偷看。

    很快的,火灶房的大门就被关的密密实实,四周更是不知谁展开了什么手段,居然起了一层稀薄的雾气,使得那几个胖子的身影,更为神秘起来。

    金烨起初还以为几人准备对自己不利,可是很快地就排除了这种想法,要知道金烨可是查看过剧情的人,对这火灶房内众人的性格可是相当的了解,要说剧情可能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几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在金烨看来,这几位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可就在这时,张大胖的声音传来。

    “金兄弟,还不快赶紧过来。”声音不算大,似刻意的压了下来。

    金烨一脸疑惑,上前几步,人畜无害的样子。

    张大胖将金烨带到了身边,金烨立刻就闻到了一股药香灵气,吸入鼻孔内,化作了几乎不可查的药力,融入身体。

    天材地宝的气息,虽然这种等级的东西根本不如金烨的眼中,毫无用处,但是这些太材地宝对刚刚开始修炼的修士而言,还是相当珍贵的。

    只见在张大胖的手中,拿出一个储物袋,打开储物袋,里面有着的一块大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灵芝残片,有四五根散发着红芒的血参根须,还有其他的一些灵药的茎块。一道道药香自储物袋中散出,似乎很是不凡的样子。

    “金兄弟,来,吃一口。”张大胖看了金烨一眼,将手里的储物袋给金烨递了过去,憨声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金烨,要金烨当他面将灵药吃完。

    “啊?”金烨看了看手中的灵药,又见张大胖一副你若不吃,咱们没完的模样。

    知道这是火灶房内的规矩,火灶房内常常可以克扣下很多门中长辈的灵药边角料,这种事情虽然无伤大雅,但是还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而让金烨吃这些灵药,也就是等于让金烨纳下投名状,几个人就算是臭味相投,自己人了,谁也不会举报谁。

    金烨有些无语,这些灵药对于他来说和垃圾无异,平时在林中发现了都不会去挖取,但还是将这些灵药一一放入嘴里。

    张大胖见金烨吃了,很是高兴,便介绍道:“好,吃了这孙长老点名要用来入汤的灵药,咱们就真的是自己人了。”

    张大胖拍拍金烨的肩膀道:“金兄弟,这杂役处别的房啊,为了获得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都打破了头,而我们,为了丢掉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也都打破了头啊,谁也不愿去啊,谁去当外门弟子啊,在这里多好。”

    “我们每个人修为早就足够成为外门弟子了,可我们得藏着啊,你看,这是一根百年人参,外门弟子为了吃一口,打破了头啊,你看咱这,就不会缺少灵药!”

    “这些东西是上次我们加餐的时候,专门给金兄弟你留下来的,放心吃吧!”

    金烨神色奇怪地将一根参须放入嘴里,面带古怪地道:“这样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吗?”

    张大胖等人闻言都大笑起来,觉得金烨还是太年轻了。

    “今天高兴,金兄弟,我告诉你一个学问,我们火灶房吃东西,是有讲究的,有一句口诀,灵株吃边角,主杆不能碰,切肉下狠刀,剔骨留三分,灵粥多掺水,琼浆小半杯。”张大胖哈哈笑着道。

    “对了,金兄弟,这一点你就要比九师弟白小纯差多了,他现在可是在口诀后面又加了一句,叫做灵粥多掺水,碗底厚三分,啧啧!白九胖真是天生就是火灶房的人!”

    “咦!今天怎么没有看到白小纯人啊?”金烨疑惑着问道,自他出关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白小纯呢!

    正说道白小纯,众人就听到火灶房院外的小路上传来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听到有人一边逃跑,一边惨呼:“杀人了!杀人啦!”

    金烨抬头看去,只见小路上有一个像球一样的少年飞快地跑,滚,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