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灵溪宗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摆在李青候面前的是两条路,一个是将金烨带回宗门照顾,一个是将昏迷的金烨抛弃在这野外不管不顾。

    如果弃眼前这个昏迷之人不管的话,那么在这妖兽纵横的荒山野岭之中,他多半要葬身兽口,看着金烨身上明显就很是不凡的铠甲,饶是李青候心性坚定,眼中也不由有异芒闪过。

    可是如果将眼前之人带回宗门,想起刚才的异像威势,李青候不自觉地就将金烨和宗门内的元婴老祖联系起来,认为金烨也是以为元婴老祖,虽然他不认为在自己宗门数位元婴老祖的镇压之下还有什么人能够翻天,但是若是金烨是魔修,说不得会给宗门带来麻烦,而且金烨明显还来历不明。

    但是将金烨带回宗门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能够得到金烨的友谊和好感,宗门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元婴老祖修为的外援,而且元婴老祖所掌握的种种修炼见识,可以带给他和宗门内弟子不少的好处,帮助他们突破修为。

    心中挣扎了一番,李青候还是决定将金烨带回宗门救治,从随身的储物袋内取出一瓶玉瓶,倒出一枚疗伤丹药,放出金烨的口中,准备先缓解一下金烨的伤势,然而盏茶的时间过去了,金烨依旧昏迷着,丝毫不见好转。

    李青候震惊了,要知道那枚疗伤丹可是他亲自炼制的,作为通天河下游流域少有的几位炼丹高手之一,李青候对于自己的炼丹水平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再次探查了一番金烨身体的情况,没错,虽然体内受伤严重,但是自己的丹药应该能够起作用才是,可是现在,虽然眼前之人的内伤在缓慢恢复,但是那可不是自己丹药起的作用,而是本身生命力的自愈。

    感觉到自己的丹药对金烨不起作用,只能上前托起金烨,将他带回宗门,让老祖前来查看一番再说。

    李青候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要触碰金烨的时候,金烨身上铠甲表面的紫色电光一闪而逝,也是他对金烨没有歹意,所以没有激起后天灵宝紫电盘龙铠的自动护主。

    正在这时,白小纯撒完尿回来了,好奇地蹲在旁边看着金烨,对于金烨身上的铠甲两眼放光,若不是顾忌着李青候还在旁边,说不得就把金烨当成什么给摸尸了。

    中年修士李青候略一思索,大袖一甩卷着白小纯和金烨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边而去。

    “跟我走吧。”

    “去哪?这也太高了吧……”白小纯看到自己在天上飞,下面是万丈深渊,立刻脸色苍白,也忘了对金烨身上宝贝的羡慕,斧头一扔,死死的抱住仙人的大腿。

    中年修士看了眼自己的腿,无奈开口。

    “灵溪宗。”

    八座云雾缭绕的惊天山峰,横在通天河上,其中北岸有四座山峰,南岸三座,至于中间的通天河上,赫然有一座最为磅礴的山峰。

    此山从中段开始就白雪皑皑,竟看不清尽头,只能看到下半部的山体被掏空,使得金色的河水奔腾而过,如同一座山桥。

    此刻,灵溪宗南岸外,一道长虹疾驰而来,其内中年修士李青候带着白小纯和昏迷的金烨,没入第三峰下的杂役区域,隐隐还可听到长虹内白小纯的惨叫传出。

    白小纯觉得自己要被吓死了,一路飞行,他看到了无数大山,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抓不住对方的大腿。

    由于白小纯的父母对自己有恩,所以李青候对于白小纯还是颇为照顾,只是白小纯的这个性格着实让李青候觉得头疼,便觉得先将他放在杂役处磨磨性子。

    一番安排将白小纯送入火灶坊之后,李青候这才急匆匆地带着昏迷的金烨去找掌门师兄去了,先是向掌门郑远东报告了一番,将遇见金烨之前看到的种种异像都如实地描绘了一番,并提出了自己对于金烨修为的猜测。

    当郑远东听到眼前这个昏迷之人很有可能的元婴修为的时候,整个人当即也认真起来,带着李青候去了被隐藏起来的第九山秘境找老祖去了。

    由不得郑远东不重视,他们灵溪宗的老祖也不过就是元婴修为而已,若是有一个元婴修士来灵溪宗搞破坏的话,虽然郑远东有自信,凭借自己宗门的老祖和底蕴可以将之镇压,但是元婴修士带给宗门的伤害还是极为恐怖的!

    灵溪宗的老祖都是在灵溪宗的第九山中修炼,这个第九山在主峰的后面,是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必须要通过秘法才能进入其中,这也是为什么在空中看,整个灵溪宗只有八座山峰的原因。

    灵溪宗的众位老祖听到了郑远东的禀报,也是齐齐出来,围着金烨探查了一番。

    一代老祖疑惑道:“伤势似乎颇为严重,这伤势放在常人的身上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了,如今伤势在他自己的生命力的治疗之下,在缓慢恢复,只是老夫查探不出他的修为。”

    “而且老夫感觉到他的体内似乎有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让老夫也是颇为心悸,不能再往深处探查了。”一代老祖韩宗神色凝重,他确定了,眼前之人至少是一个修为不弱于他们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更高。

    另一位元婴老祖也道:“青候,你确定你看到的异像是由眼前之人引起的吗?”

    “弟子确定!”李青候恭敬地道。

    “这样吧!先将他放在杂役处,找一个杂役来照顾他,一应的疗伤丹药也不必吝啬,以他体内的生机自愈来看,估计不用等太久,他就会自行醒来,等他醒来,我等先在暗中观察一番,到时候再与他接触。”韩宗一锤定音。

    “是。”

    “弟子遵命。”

    郑远东和李青候齐齐拜道。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私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李青候将金烨也安排在火灶坊,让同在火灶坊内的白小纯照顾金烨,而他自己,也不出宗门,时刻观察着火灶坊内的风吹草动,毕竟白小纯是他的恩人之后,李青候也怕金烨醒来会伤害白小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