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西游突破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这里是一处奇怪的宇宙,在历经了刚刚诞生,迅速扩张,出现生命,文明繁荣之后,此时,这宇宙终于要走向了毁灭。

    可以看到,这处宇宙之中到处都是一个个恐怖的黑洞,没有恒星,没有阳光,也没有了生命,宇宙中一片寂静。

    突然,这处死寂的宇宙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整个宇宙突然向着一种未知的方向变化着。

    众所周知,宇宙之中的任何现象,任何物质的任何行为都是可以解释的。一颗陨石忽然之间改变了轨道向着另一块陨石冲了过去。这种现象不可能没有根源,它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改变了自己的轨道。它改变了自己的轨道,只能说明有另外一种力附加在了它上面。一颗陨石改变轨道如是,恒星爆炸,星球凝聚,相撞,核聚变。等等,所有一切的现象和行为,都可以得到物理定律的解释。

    可是从此时起,这处宇宙变了,变得没有了逻辑,没有了关联。譬如一颗黑洞消失了,它没有任何缘由,没有任何根据。它不受任何物理定律支配。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如果有科学家在这里,就一定会发现,这里有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发生,完全超脱了人类的认知和想象,超脱了因果律的束缚。

    过了片刻,又仿佛是千万年的时间,整个宇宙的变化渐渐地更加凸显出来,此时,宇宙中所有物质都已经消失掉了,没有行星,没有恒星,没有黑洞,没有任何可见的,宏观的物质。

    不,这样说并不正确。在此时宇宙的中心位置,忽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星球,或者说只是和星球类似的东西。它并不是球状的,而是不规则的形状,在它上面有无数的凸起和凹陷,还有许多类似尖锐山峰的东西。它是忽然之间出现的,它的出现没有任何的征兆。没有任何尘埃凝聚的过程,也没有任何的大规模物质流动迹象。

    这颗星球的质量很大,粗粗估计一下就得出了结论,它比太阳系之中的木星还要大,而在之前状态的宇宙之中,要形成这样巨大的岩质行星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也不是重点,最最重要的,一颗具有如此质量的星球,怎么可能会没有达到流体静力平衡形成球状,而是仍旧保持着不规则的形状?

    除了这一点之外,在这颗星球之上还有更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比如。一些很明显是低温固态气体元素的东西正在和一大片高温岩浆混合在一起。可是在这两者之间似乎并没有发生热传导,高温的岩浆和低温的固体气态元素就这样和谐的混合在一起。

    这违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等等。

    “噗!”

    终于,随着一声仿佛是戳破肥皂泡的声音,整个宇宙突然湮灭了。在湮灭宇宙的中心,所有的物质粒子都在向这里汇聚,最终,一道高有千万丈的人影就这么凭空在那里诞生了。

    人影的眼睛微微闭合着,他的身上却散发着掌控天地万物的气势。

    没错,这道人影正是金烨的神魂,这处空间便是金烨的第六密境道玄密境,此时金烨的神魂在身化万物,修炼了一遍梦中证道之法,重新汇聚起来了。

    神魂归位,金烨却没有立刻清醒过来,在融合了自己分身穿越各大位面的见闻和自己闭关修炼梦中证道之法的感悟之后,他身上的气势一显即收。

    等金烨睁开眼睛之后,瞬间两道冷光直接从他的眼中射出,搅碎了眼前的空间。

    金烨起身,发现自己还在西游世界方寸山后山闭关的静室之中。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烂成了尘土,倒是静室,可能是由于布置了阵法的缘故,室内没有落上多少灰尘,也没有被蜘蛛结满蛛网。

    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清洁身体的法术,重新换上一件衣服,收敛了自己刚刚突破,有些外露的气息,重新变得就像是一个丝毫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一样。金烨便准备去拜见一下须菩提祖师。

    此次闭关,金烨的收获颇丰,修为不但突破到了太乙金仙境界,而且还直接跨过了太乙金仙初期,到达了太乙金仙中期。

    出了静室,此时正好是朝阳初生时分,已经有很多方寸山的弟子在山中晨扫,挑水,砍柴,在伙房的位置,有一道袅袅的炊烟缓缓升起。整个方寸山此时笼罩在一派祥和的气氛之中。

    山中多了很多金烨并不认识的新弟子,金烨出现得比较突兀,对于这些弟子而言也是比较陌生,只是他的身上也是穿着一身方寸山弟子的衣服,倒也没有什么人上前拦住他盘问,只是心中疑惑,什么时候方寸山又收了一个新弟子?

    金烨找了一个弟子打听了一下,这一问才知道,自己这次闭关足足过了百多年的时间,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原著中,孙悟空下了方寸山,在花果山足足做了百年猴王,然后才有大闹天宫之事。

    那么,孙悟空也要大闹天宫了?金烨心中默默想着。

    朝阳初生,天空被染上了一层绚丽的光彩,就像是锦缎一样,远处深山树林之中,晨雾弥漫,早起觅食的飞禽不时还在飞掠过枝头,山中溪水潺潺细流。

    草丛之中,滴滴晨露清澈透亮,毕竟已经过了百多年的时间没有来,在梦中金烨又经历了一个宇宙的诞生和毁灭,金烨对方寸山的种种,也有些映像模糊了。

    山中的建筑有所变动,多了几座亭子,几排茅屋,不过还好,百多年的时间,方寸山的变化不是很大,除了这些,便再也没有其他什么变动了。

    寻着有些模糊的记忆,从当初求道之时走过的破旧小路野径行走至后门外。

    只见,后门儿半开半掩着,似乎是等待什么人一样,金烨心中一动,暗道:难不成祖师知我今日破关,在这里将门留着专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