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总决赛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第四日。

    十六人比试,只剩八人,今日一战,决定进入决赛前四名的名额。

    大竹峰,参加这局会武的就有金烨和宋大仁两人,如果不是田灵儿运气不好,早早的遇到了陆雪琪,张小凡早早遇到了齐昊,可能这前十六的名额还要再多两人,再加大竹峰其他弟子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这次青云门七脉会武,大竹峰的表现可谓光彩夺目,同时,今日的比试也受到青云门所有人的关注。

    今日,金烨的对手却是熟人,竟然是林惊羽!这家伙竟然凭借着斩龙剑之威,闯入了前十六强,和金烨同台比武,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擂台下,过来看金烨比武的人很多,由于先前金烨一直在做一名合格的演员,直到一场比武的时候,金烨才全力爆发,一鸣惊人,所以很多的青云门弟子带着对金烨的好奇前来观看金烨的比武,来一探金烨真正的实力。

    擂台,林惊羽看着金烨,想起金烨一招打败齐昊,一脸苦笑,就想要认输,开口道:“师兄我……”

    “拔剑吧!田灵……冠军是我的!”

    金烨直接打断林惊羽的话,不给林惊羽开口的机会,一脸严肃地开口道,同时抛出一方白色的玉印。

    这玉印也是一件奇物法宝,是金烨在历练时,借助森罗魔帝的身份,从一名散修的身抢来的。

    至于那散修现在在哪里?

    金烨已经送他回老家去了。

    只见这方玉印的方,雕刻着一尊白色的玉虎,玉虎栩栩如生,恍若活物,仿佛随时都要扑出来一样,它身的金色的条纹,清晰可见。

    玉印在半空中盘旋了两圈,光华闪过,一只两丈长的白色巨虎便从玉印的方一步步踏着虚空走了下来,所谓云从龙,风从虎,玉虎走下,顿时一股令人窒息的劲风便从擂台刮过。

    见金烨没有动用那圈型的法宝,而是祭出了一方玉印,林惊羽的内心反而稍稍平静了一些,实在是那天金烨用无定金刚御兽圈一招打败齐昊,给林惊羽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面对着缓缓逼近的白色金纹巨虎,林惊羽也祭起了斩龙剑。

    林惊羽放出斩龙剑的大招,与巨虎来了个硬碰硬,相比半年多前的林惊羽,如今凭借着修为的提高,斩龙剑的威能也渐渐地发挥出来。

    金烨这一下试探,竟是林惊羽不分伯仲。

    不过相比于林惊羽的全力以赴,金烨的手段才刚刚开始,只见半空中,白虎走下之后,玉印还剩下一方玉台,就见金烨手中法诀一变,那玉台便带着呼啸声,对林惊羽砸落而去。

    林惊羽刚刚和巨虎对拼一击,此时正处于旧法力用尽,新法力还未来得及调用的关口,匆忙之间,急忙抬手举剑来挡。

    自金烨的本尊修炼以来,历经的战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金烨的分身,完美地继承了本尊的记忆,自然也继承了本尊的战斗意识,所选择的出手时机精妙到了极点,两两攻击,将林惊羽轻松击败。

    金烨和林惊羽同时入门,但是此战,金烨的战斗意识无疑是碾压了林惊羽,自然是又让下方观战的各峰首座吃了一惊。

    第四日的比试中。

    金烨击败林惊羽,进入决赛。

    齐昊击败对手,进入决赛。

    陆雪琪击败对手,进入决赛。

    最后一人,却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的独子,曾书书,击败对手,进入决赛。

    至于宋大仁,最终还是不敌曾书书。

    所有人在通天峰休息一晚,时间便来到了七脉会武的第五日。

    这一日,所有人都期盼不已,决赛嘛,自然是最精彩的部分。

    然而让众人惊掉下巴的是,金烨对决齐昊,不知是不是因为次败于金烨的原因,还是为了保存实力,齐昊竟然自暴自己大半年前曾经败于金烨手中,选择了认输。

    而另一边,曾书书面对陆雪琪,也很明智地选择了认输。

    如此,金烨就直接和陆雪琪进入了总决赛,争夺第一名,而曾书书则是和齐昊争夺第三名。

    掌门道玄真人与各峰首座商议一番,由于金烨与陆雪琪都没有进行比赛,不需要休息,所以,直接进入总决赛。

    大竹峰金烨,对小竹峰陆雪琪。

    擂台下,田不易来到金烨身旁,一脸担忧的小声嘱咐着,“老七,天琊威力奇大无比,那陆雪琪修为高超,你要小心。”

    “只不过是青云门内的区区一次会武而已,如果不敌那女娃,投降便是,切莫逞强,伤于天琊剑下。”

    天琊神剑,最早出现是在千年前一个散仙枯心人手中,传説这法宝乃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枯心人在北极冰原偶得,修炼而成。

    当年正魔决战,正道之中自然是以青云门青叶祖师为首,但这枯心人也是大大有名,尤其是他以这天琊神剑,与魔教凶人黑心老人激斗了三日三夜,最后重创黑心老人,为正道除了一个心腹大患。

    据说当时也只有这天琊神剑可以克制魔教至凶之物噬血珠,从此“天琊”之名响彻世间,成了修真人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神物法宝。

    枯心人坐化之后,天琊不知所踪,后落在青云门小竹峰手里。

    天琊威名赫赫,实乃天下数得着的神兵,兵者,胸器也。也无怪乎田不易会担心金烨受伤。

    金烨闻言,心中暗暗感动,田不易是怎样的性格,金烨如何不知,那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为了自己的面子,甚至可以拼却性命不要。

    而此时面对着大竹峰拿下青云门七脉会武第一的诱惑,田不易竟然讲出让金烨万一不敌便认输的话,由此可见金烨在他心中的重要。

    金烨给了田不易一个放心的眼神,看了看田灵儿肩头的黄鸟,道:“师父放心,弟子的本事别人不清楚,难道师父还不知吗?”

    闻言,田不易这才想起自己的弟子可是独自收服了古神兽黄鸟,与之相比,这区区的青云门七脉会武,算是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