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给难堪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此时,林惊羽也只是刚刚修行到第四层而已,真正打起来,若是不借助神兵之利,如何能够是从小修炼的田灵儿的对手。

    因为林惊羽想念张小凡这个同乡,这才借着齐昊前来商量七脉会武事宜的时候,禀告师父苍松道人,与师兄齐昊一同到大竹峰拜访。

    这时,场中林惊羽借助斩龙之利,田灵儿修为深厚上一些,两人御使着法宝琥珀朱绫与斩龙剑正相持不下。

    忽然,田灵儿美目圆睁,双臂一振,红衣飘飘,身子缓缓升到半空,左右手交叉胸口,作兰花指,喝道:“缚神!”

    话音才落,霞光顿长,原本身前一条三尺来长的琥珀朱绫,忽地退后,飞到田灵儿身前停住。

    一声脆响之后,霞光大盛,迎风见涨,迅疾无匹,剎那间不知长了多少倍出来,立刻把斩龙剑的青光压了下去。

    片刻之后,化作千万绫绳冲向林惊羽,把他围在中间,密不透风。

    苏茹上前一步,向空中喊道:“灵儿,不得放肆!”

    但她説话间,万丈红绫已把林惊羽围得严严实实,众人非但看不到林惊羽,便连在半空中的田灵儿身影,也被一层层一道道的红绫给遮住了。

    眼看田灵儿胜局已定,众人忽听见一声刺耳的“嘶啦”,层层红绫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缺口,透出一点青光。

    “吼!”地一声巨响,如怒龙狂嘶,声动九天,剎那间那个缺口放大百倍,青光又复大盛,裂绫而出,林惊羽人剑合一,全身隐隐现出龙形,如离弦之箭,势不可挡地冲向田灵儿。

    田灵儿虽惊却不慌乱,双手护在胸前疾做太极图,虚空划下,片刻间层层红绫归位身前,化作无数屏障。

    只听碎裂之声不绝于耳,林惊羽斩龙剑刺破一层又一层的红绫,去势虽然稍缓,但一往无前的气势竟不稍减,眼看二人便要分出个生死胜负。

    此时,便是田不易和苏茹都坐不住了,苏茹直接惊呼道:“灵儿!”

    田不易双手握拳,两眼盯视场中,即便他比较注重颜面,但是事关女儿安危,哪怕是落了一个以老欺小的名头,也要在关键时候打断比试,不让女儿受伤。

    齐昊也是紧张的不行,虽然他对自己师父和田不易之间的不对付有所耳闻,但是若在大竹峰伤了田灵儿,怕是他和林惊羽两人都不好交代。

    关键时刻,只见一道金光“嗖”地从大厅之外飞了进来,直射场中。

    “诤!”

    一声撞击过后,斩龙剑如中败絮,反震回来,再看时,但见剑身上宝光黯淡,灵性消减,显然在刚才的一击中,斩龙剑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却是金烨自山下回来,见自己预定的媳妇田灵儿遇到了危险,被人欺负,金烨如何能忍,直接无定金刚御兽圈飞出。

    林惊羽身子一顿,放眼看去,在他与田灵儿中间出现一道银色的钢圈,缓缓转动,发出阵阵轻鸣,在钢圈上,有种种日月星辰,上古异替出现,就仿佛蕴含着一个吞噬万物的世界一般。顾不上心疼自己的神兵斩龙剑,林惊羽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金刚圈,刚刚便是这个圈子一击几乎废了斩龙剑?

    齐昊不知何时已来到他的跟前,把他向后拉开。

    另一边,田灵儿面色苍白,却是苏茹在眨眼间已然抢上将她拉在怀中,退到了田不易身旁。

    金烨也是顾不得收回法宝,直接来到田灵儿身边,关心地问道:“师姐!没事吧?”

    田灵儿惊魂未定,见有人叫他,愣愣地看着金烨,双眼无神地道:“小烨子?”

    想起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跟屁虫,活泼可爱的小师姐变成这个样子,几年的相处下来,让金烨早已将田灵儿当成了自己人,不由有些心疼,道:“师姐,我回来了!”

    见田灵儿渐渐恢复过来,金烨这才冲田不易苏茹两人打招呼道:“师父,师娘!”

    田不易惊喜地道:“老七,你回来啦?”

    “是!师父!”

    “老七!”

    “小师弟!”

    “师兄…”

    大竹峰上的众人纷纷和金烨打招呼。

    “回来好!回来好!”

    转头田不易目露冷光,上下打量着林惊羽,冷冷道:“好本事!好杀气!”

    齐昊低声对林惊羽道:“师弟,快陪个不是。”

    林惊羽年少气盛,双眉紧皱,踏上一步,却是对站在一旁的张小凡道:“小凡,刚才是我的不对,説是试一下各自修行,但出手没有分寸,对不起了。”

    张小凡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站起,喃喃道:“没、没什么。”

    金烨见田不易面色不好,心道张小凡不知是憨厚还是傻,别人都打上门来了,他却还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不由摇摇头。

    田不易虽然心中窝火,却限于辈分,不好对齐昊和林惊羽过于苛责,不过金烨却是不同,只见他站起身,直接扣大帽子道:“齐师兄所言差矣!林惊羽心胸狭窄,在大竹峰与我师弟和师姐比试时,比试不过,竟然要下杀手,如今只是淡淡的道一下歉,未免也太瞧不起大竹峰了。”

    齐昊皱了皱眉头:“师弟言重了。”

    看向田灵儿道:“田师妹年方十六,在太极玄清道沙上的造诣已然非同小可,这是本门皆知的事情,我是仰慕已久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有一盒清凉珠,乃是数年前我随家师苍松真人行侠道,剿灭一派魔教凶徒是偶然所得,虽然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但带在身上倒也能祛暑降热,另外据说对女子养颜护肤也有些好处。今天就送予师妹,权当我赔罪了。”

    金烨听了这话,顿时眉头皱起,心道:齐昊,你这是要作死啊!想起剧情中田灵儿最终嫁给了齐昊,金烨就是一阵不爽,不说其他,七脉会武七十年举办一次,齐昊明显是经历过上一次会武的人,最少也是七八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想老牛吃嫩草?

    田灵儿是金烨预定的媳妇,金烨如何能够忍得住其他人送礼物给自己媳妇?这是要给自己戴原谅色的帽子吗?

    当然,现在田灵儿早已和金烨之间有了些朋友之上的关系,不担心被齐昊给骗了,不过金烨心中仍然不爽,于是拿出自己早已给田灵儿准备的礼物五云桃花瘴。

    五云桃花瘴一出现,顿时空中飘起了朵朵桃花,弥漫着阵阵香气,单单只是这卖相,就不知甩了什么清凉珠几条街,金烨道:“师姐!这是师弟在外历练,深入死泽时,借助死泽内桃花谷中的万年瘴气给师姐炼制的法宝,非但防御无双,而且不惧万毒。”

    言外之意,是自己为了给师姐炼制法宝,不惜甘冒危险,深入死泽,其中的诚意是满满的。

    果然田灵儿听了金烨的话,顿时小脸羞红,心中感动,接过五云桃花瘴,埋首在苏茹怀中,理都不理齐昊的清凉珠,不失关切地道:“师弟你怎么可以进入死泽之中,那里太危险了。”

    果然,女人都是这个样子,明明自己心中喜欢,嘴上却要埋怨一番。

    不过女人不管大小都是要靠哄的,金烨嘴上像抹了蜜一样道:“只要师姐喜欢,便是天上的星星我也要给师姐摘下来!”

    田不易见此情景,老怀大慰,金烨是他最宠的徒弟,若是能够娶自己女儿,定然是极好的。

    齐昊见无人搭理自己,神情尴尬地收回了清凉珠放入怀中,打断场中旖旎的气氛,对金烨道:“不知师弟要我如何补偿才满意?”

    “师弟我在外历练也有所收获,不如让我和师兄比试一番如何?”金烨心中恼怒齐昊没有眼力劲,准备给齐昊一个教训。

    不过此话一出,场中大竹峰众人一片惊讶,要知道金烨出去的时候才玉清四层,而齐昊却早已是青云门弟子中的领头人物,十多年前一身修为便已是玉清七层,如今只怕是更高了。

    田不易本有心阻止金烨,怕金烨在比试中吃亏,却无意间看见了站在金烨肩头的黄鸟,心中惊疑不定,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黄鸟,如果是的话,金烨如何能够收服它,而且这鸟体型未免也太小了,惊疑间,竟然没有阻止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