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金丹妙法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当日,在得到须菩提祖师的暗示之后,悟空与金烨,整个白日间都是喜喜欢欢,就像是吃了蜜一样。

    孙悟空总是站在三星仙洞之前,抬头远望天色,恨不能天色现在就暗下来。来来回回,抓耳挠腮地进出了好几趟。

    金烨也是不差,西游记中的神通啊!谁年少的时候没有幻想过自己能够学得其中一招半式的,自此呼风唤雨,逍遥快活呢?只是金烨在期盼的同时,心中也有着些许的隐忧,这里到底是不是洪荒?要知道洪荒中的须菩提老祖可就是六圣之一的准提道人,虽然金烨对于自己得自遮天世界中的神通和玉碟有信心,但是事到临头,金烨也对须菩提的身份不确定,不知道他看出了自己的不同,召唤他过去,是不是有什么算计。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即便须菩提祖师真是准提圣人所化,金烨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了,所幸的事,到目前为止,金烨也没有观察出须菩提祖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的灵觉也没有做出心血来潮之类对于危险的警示。

    等到黄昏时分,众位师兄弟们都已经就寝,金烨与孙悟空也假装合上双眼,定息存神。

    金烨原本还担心一更时分的时间太过早了,众位师兄弟们还不能入睡,谁知他们躺到床上,不出几息的功夫便已经入睡了。

    金烨推测这多半都是须菩提祖师使的手段,而且还躲过了自己的察觉,在暗赞祖师手段隐蔽巧妙的同时,对于须菩提祖师的道法也越加好奇。

    见时间已经相差不多,金烨又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等到察觉周围的众位师兄弟们确实都已经沉沉睡去,这才蹑手蹑脚地轻轻起来,穿了衣服,和孙悟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便偷开前门,躲离大众,首先走出门外,抬头观望。

    只见门外,一轮明月清冷,斜斜地挂在枝头。夜幕澄澈,远处深山树林之中,雾霭弥漫,归宿的飞禽不时还在飞掠过枝头,山中溪水潺潺细流。

    草丛之中,飞萤初起,正直一更时候,合该是去问道的时间。

    金烨从破旧的小路野径行走至后门外,但见那后门儿半开半掩。

    金烨心中一动,暗道:“祖师果然果然有意传授道法与我,所以暗掩这后门,为我留路。”

    到了此时,金烨顿觉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毕竟自己猜测祖师传道与自己是一回事,亲眼证实又是另一回事,当即金烨快步走了两步,走到近前,侧身进得门里,放轻脚步,走到祖师寝榻之下。

    金烨见祖师蜷局身躯,窝在一片叶型的寝榻之上,寝榻轻轻地悬荡在空中,祖师面朝寝榻的里面睡着了。

    金烨也不敢惊动祖师,即静静地侍立在榻前。

    一刻之后,但见那祖师似乎是一觉醒来,展开双臂,舒开两足,伸了一个懒腰,口中自吟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金烨闻言当即拜道:“恳请祖师垂怜,赐下妙法。”

    祖师闻声,见是金烨,即起披衣,盘坐问道:“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

    金烨道:“师父今日在坛前,教弟子一更时候,悟空三更时候,从后门里进来,传我等大道,故此弟子才敢大胆在此时拜在老爷榻下。”

    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想不到这弟子也是有大福源之人!不然,何以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

    金烨再次拜道:“此间只有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

    祖师淡笑道:“且慢来,我门下弟子有不少。修行目的也各有不同,有求长生者,有求逍遥者。也有愿修一身神通,除魔卫道者!不知你为何修道?”

    金烨听祖师询问,心中也是转动开了,对于这个问题金烨也是思考过不止一回,有过为长生,有过为逍遥,也有过为强大,最后就像人类接触科技一样,自从得到了万有引力定律之后,再发现电学、磁学,以至于发明了电脑、人工智能等等,到了这个时候,不管科技最后是会造福人类,还是毁灭人类,就像吸了毒品一样,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人类已经停止不下对于科技的探索了。

    金烨想了想,便答道:“师父所问,弟子也曾思考过,起先弟子也有过为了长生逍遥,只是到了如今,连弟子也不知道自己最终所求是何物了,在初次窥视过大道之后,弟子便已经全部的身心都为之吸引,停不下来了。”

    祖师闻言微微一怔,目光中有些惊奇,随即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正该如此!大道合该如此玄妙,想不到我弟子之中也有你这等一心求道之人。你且附耳过来。”

    金烨依言附耳过去。

    只听祖师道:“我有一金丹妙法,你且挺好。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

    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

    一字一句,好似一声声炸雷,充斥在金烨耳畔,在脑海中炸响,每一字,每一句,都藏着无数的玄机!

    到了此时,金烨也知道,须菩提祖师传授的是金丹秘法,而不是九转玄功,须菩提也不是什么准提圣人,此间是西游世界而非洪荒世界。

    心中隐忧尽去,金烨心灵福至,也不起身,顿时明了金丹秘法中的种种关节,对着床榻上盘坐的祖师,三叩首,道:“多谢祖师传法!”

    祖师闭目而坐,好似没有听见,也不说话。

    金烨见外面天色已经接近三更,心知祖师还要给悟空传法,故而对祖师再次行了一礼道:“弟子告退。”说着金烨便一路倒退着出了祖师禅房。

    半路之上,金烨又见了一路左右顾盼,轻手轻脚的孙悟空,两人相互点了点头,也不多言,便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