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须菩提祖师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只听林中有一人高歌道: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金烨听到歌声,分辨出其中的内容,顿时,他的精神就是一震,心中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地方了,悄悄地四下打量了一眼,动作不由更加小心了几分。

    却说美猴王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灵性,要说是常人,听了这歌声,倒也未必会有什么想法,美猴王却是不同。

    只见美猴王欢喜地直拿那双猴爪子挠腮,欢喜地叫道:“原来神仙藏在这里!”

    转身又对金烨叫道:“大哥快些跟来,我们终于找到神仙了。”一边说着,石猴又纵跃过来,拉着金烨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

    金烨在这段时间内倒是重新体验了一下凡人的感觉,由于全身的法力沉寂了下去,一路下来,金烨也早已身心疲惫,身上的长衫也已经破破烂烂。

    猴子拉着金烨到了近前,见了樵夫,叫道:“老神仙!弟子有礼了。”

    樵夫转头一看,见有人正称自己神仙,慌忙之下,丢下斧子,连忙答礼道:“当不得!当不得!拙汉我衣食尚且不能周全,怎敢当神仙二字?”

    金烨见樵夫看到会说话的猴子,神色平静,丝毫无惊讶之色,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心中觉得这个樵夫或许不会像他自己讲的那么简单。当然,也有可能是见惯了须菩提座下的妖兽弟子们。

    猴子见樵夫不承认自己是神仙,不由抓耳挠腮地道:“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神仙的话来?”

    樵夫哈哈笑道:“我说甚么神仙话?”

    猴子道:“你说: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黄庭乃道德真言,非神仙而何?”却说金烨与猴子一路上求仙,虽然没有遇到什么真仙,猴子的见识却在路上增长了不少,至少不会问一个人,他是什么品种的猴了。

    樵夫笑道:“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那神仙与我舍下相邻。他见我家事劳苦,日常烦恼,教我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儿念念。一则散心,二则解困。我才有些不足处思虑,故此念念。不期被你听了。”

    金烨心中有疑惑,问道:“你家既与神仙相邻,何不从他修行?学得个不老之方?却不是好?”

    樵夫摇头道:“我一生命苦,自幼蒙父母养育至**岁,才知人事,不幸父丧。母亲居孀。再无兄弟姊妹。只我一人,没奈何,早晚侍奉。如今母老,一发不敢抛离。却又田园荒芜,衣食不足,只得斫两束柴薪,挑向市尘之间。货几文钱,籴几升米,自炊自造。安排些茶饭,供养老母。所以不能修行。”

    金烨闻言,虽然心中还是怀疑樵夫是什么隐士高手,但是一时间却也找不出樵夫话中的破绽,不由在一旁沉思起来。

    猴子心中还在记挂着学习长生不老之法的事,眼珠转了转,插话忽悠道:“据你说起来,也是一个行孝的君子,日后必有好处。但望你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拜访去也。”

    樵夫道:“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你顺那条小路儿,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了。”

    猴王害怕被人诓骗,用手扯住樵夫道:“老兄,你便同我去去。若还得了好处,决不忘你指引之恩。”

    樵夫闻言有点不耐地道:“你这汉子,怎么如此不知通变。我方才与你说了位置,你却还来烦我?假若我与你去了,却不误了我的生意?我家中的老母又由何人奉养?我还要斫柴,耽误不得,你自己寻去便是了。”

    猴王听了樵夫的言辞,有意强拉樵夫一起前往,又害怕自己举动无理,恶了山中的老神仙,只好作罢。心知无法带着樵夫一通前往,只得和金烨一起相辞。

    一人一猴走出深林,找上路径,过一山坡,约有七八里远,果然望见一座洞府。挺身观看,当真是一处灵山福地!

    只见山中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凤凰翔起,翎毛五色彩云光。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

    见那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洞府前立一石牌,约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阔,上有一行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带着不同的心思,金烨和石猴来到了洞府门前,石猴正想伸手敲门。

    却不妨门中走出一个童子,用稚嫩的童音道:“你们两个可是来拜师的?”

    石猴闻言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

    童子道:“刚才师傅讲经时,突然说外面来了两个修行之人,前来拜师,命我前来接待。现在想来,就是你们了?”

    猴子笑道:“是我们!是我们!我们正是来拜师的,还请仙童引荐。”

    仙童道:“你们随我来。”

    金烨与猴子跟着童子往里面走去,只见里面一层层青松翠柏,一叠叠奇峰怪石,无一不是透露着道法自然之意。

    在洞府的正前方,有着三五座道馆,一方祥云纹水沁青石台。

    青石台上,一个丰姿英伟,像貌清奇的老道正盘坐在上面。

    只见那老道:髽髻双丝绾,宽袍两袖风。貌和身自别,心与相俱空。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

    金烨一见那老道,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知道此人便是须菩提祖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