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林家堡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感受到天地之间对法则的枷锁,金烨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在天涯海阁内看过的一篇记载。

    书中有大能猜测,这片天地是一个被人圈养的天地,那人在天地的法则之上刻下烙印,阻碍人们对法则的参悟,只有在海外或者仙山福地之中,这种枷锁才会减弱,方能够修炼仙道。

    至于之后,则是一些关于成仙,天外天,以及上古至尊的猜测,端端续续的,金烨一时间也想不清楚。

    书中还记载着,大陆之上,所有的修者修炼的都是武道,由低到高的等级分别是引气武者,炼体武者,换血武者,入髓武者,后天入道宗师,先天入道宗师,武圣大宗师。

    不过武道修炼的难度远大于仙道修炼,其中武圣大宗师也只是堪比莲子金丹境界的仙道修士而已,至于再往上修炼,却是被天地的枷锁给锁住了。

    就算是如此,武道修炼难度奇大,入髓武者都是稀少得可以,是一个个大陆国家背后的底牌了,后天入道境界的宗师,数量更是堪比大熊猫,先天入道宗师几乎已经绝迹了。

    武道的成长潜力被仙道给压爆了,各种手段也不如仙道多种多样,这也是为什么各个仙门为什么敢派低阶修士干预大陆国家,搜集大陆资源的原因。

    因为武道修炼的家族以及门派势力根本惹不起仙家门派。

    林家堡,虽说名字只是一个堡,可是林家堡历史悠久,建堡已经有将近六百年了。

    经过近六百年的建设,林家堡的规模已经堪比项国的一些重点城市了。

    更是由于林家堡靠近大海,这里贸易繁华,渔业发达,远不是一些内地的城市可以比拟的。

    听林家堡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座城内话事的是一个林姓的修炼家族。

    在城外通向林家堡的官道上,各种各样的商贩,行人忙忙碌碌,肩挑手扛地带着货物,行李。

    官道上的一处树荫里,有着一家茶棚,里面贩卖着酸枣汤,黑梅茶等等,供行人消暑解渴。

    店家茶水买得便宜,而行人们也确实有这方面的需要,只要不是特别赶时间的行人也大都愿意停在这里歇歇脚。

    久而久之,这里人气越来越足,竟然也成了一个散市,常常有一些商贩将自己的货物直接就摆在这里贩卖。

    如同往常一样,当天上的太阳逐渐火爆的时候,茶棚中也有人坐进了,外面的摊子也都摆放开来,人三三两两的,不是很多,但也算不上稀少。

    在这里,商人和顾客是没有明显的区别的,也许上一刻在向你买东西的客官,在下一刻就会向你兜售起他的货物。

    突然,一阵马蹄声,急急地传了过来,伴随着马蹄声的,还有马上战士“让开!让开!”的高喝声。

    “是城卫兵!”一个商贩惊呼一声,就要担起自己的货物,往道路的两边让开。

    “快让!那帮人是林家三爷的人,在城内骄横惯了,可不会让着你,被撞了就算你倒霉。”一个行人也慌张地往路边的树林里钻。

    “唉!这帮天杀的,整天除了欺善怕恶,杀良冒功之外,其他还会干些什么!”一个商贩抱怨道。

    “嘘!你不想活了这话要是被他们听到了,不光你活不了,连我们这些人也会被你牵连,连坐。”一个商贩捂住了他的嘴道。

    一时间,官道之上,鸡飞狗跳,到处都是闪避奔马的人群。

    “我女儿呢?有人见过我女儿没有”一个妇人慌张地叫了起来。

    她抓住一个商贩问道:“你见过我女儿吗?”

    商贩连忙避开道:“没,没有!”

    现在外面乱乱糟糟的,所有人都想着躲避城卫军,哪里有人会在意一个妇人在喊什么呢?

    果然,当这里的人还没有分散开的时候,一小队四个身批银甲,骑着四匹枣红马的城卫军就驾马冲了过来,看样子,丝毫没有降低速度,避让人群的意思。

    “娘亲!”一个六岁左右,很是可爱的小女孩在慌乱之中,和自己的母亲失散了,站在官道的中央,无助地哭泣。

    “婉儿!”妇人听见自己女儿连忙就要向着自己女儿赶过去。

    马蹄声越来越急,城卫军的马匹都是战马,百十米的距离也只是眨眼即到,而这官道上乱乱糟糟的,妇人又如何可以赶到自己女儿的身边。

    “贱民安敢挡我城卫军的道!不要命了吗?”为首一个银甲城卫军一边挥舞着鞭子,一边喝道:“驾!”

    官道旁边的商贩,谁要是避得慢了一些,顿时就是一鞭子抽了下来,被抽到的地方,那叫一个皮开肉绽。

    那个叫做婉儿的女孩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马匹已经完全傻了,愣在当地,一点避都不避。

    “喝!这里还有一个小贱民!”为首城卫军发现了官道上的婉儿,残忍地笑道:“看我不踩碎她!”

    “婉儿!”官道旁边的妇人声嘶力竭地喊道,爆发了自己的潜力,冲破了商贩的阻挡,一下子就冲上前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跌倒在地。

    城卫军的战马也已经到了两人的身前,马蹄高高扬起,钉上了马蹄铁的马掌显得森寒无比,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踏碎妇人和她女儿的头颅。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这血腥的一幕就要上演的时候,也不见有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东西和城卫军他们接触,四匹战马和马匹上的城卫军就像是被一辆重卡给撞到了一样,倒飞了出去。

    落地时,四匹战马和后面的三个城卫军立刻就没有了气息,为首的那个领头的城卫军全身骨骼不知断了多少,只是武道修为深厚一些,倒是没有当场死去,勉强地支起身子,口中大口地吐着鲜血,也不能开口,只是用那不解中带着怨毒的目光扫向在场的所有人。

    “好大的胆子,敢袭击城卫军,不怕林家的追杀吗?”就在此时,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中年人带着几个打手打扮的人跳了出来,指着在场的人喝问道。

    “凶手最好自己出来,否则在场的人一个都逃不了,都得死!”猥琐中年人残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