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马骥海市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带上麻布之后,城内的人再看见金烨,果然反应不那么过激了。

    随意地在街道旁边上刚摆出的摊位上看了看,金烨顿时就感到自己的胃中一阵翻滚。

    罗刹国人的审美实在是太过奇葩,拿美食来说,先不看食物的味道到底如何,单单只是那滑腻腻的如同鼻涕一样的外形,就实在让人难以产生食欲。

    至于其他的一些挂件,小物件之类的器物,也无不是外形越丑越受到其他人的欢迎。

    尤其是当金烨在一个摊位上挑选物件时,那摊位上的老板盯着对面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大颧骨,一字眉,趴鼻梁,体重八百多公斤,露着肚脐眼的肥臀女子流口水,金烨再次感到自己从小建立的世界观崩塌了。

    虽然,金烨还记得自己前世赌咒发誓的时候,都是说:“要是我怎么怎么样,就让我被一个一字眉,大颧骨,体重八百多公斤,穿拖鞋,打麻将,露着肚脐眼,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的女人,夜夜……而死。”

    但是当那誓言中描述的怪物出现的时候,金烨想起自己曾经许下的若干誓言,顿时就是一阵哆嗦。

    终于,在半日之后,金烨意外听到一个消息:一个月前,曾经有一个长相奇丑,自称是从一个陆地上的大国过来的人,此人名叫马骥,虽然长得丑陋,但是能歌善舞,而且又是大国之人,所以甚是得到都城大佬的喜欢。

    好吧!既然这里的人都觉得马骥奇丑无比,那么按照正常人的审美来看,这个马骥应该可以算得上是相貌俊美了。金烨暗自思量道。

    听说过罗刹海市故事,金烨自然清楚,这个叫做马骥的男子便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了。

    金烨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又向其他的人打听了不少的消息。

    “怎么城内的人这么多啊?这座城一直都是这么拥挤吗?”金烨看着街道上拥挤的人潮,问一个五官和正常人差不多的人道。

    那土著似乎有点受宠若惊,连忙答地道:“也不是,只是过两天便有海市,所以有很多人都过来,等两天后的海市开启。”

    “海市海市在什么地方怎么,难道你们知道海市是何时开启的吗?”金烨疑惑道,虽然金烨看过罗刹海市这么一个故事,但是除了猪脚名字和大概的情节之外,很多细节的东西,金烨也已经记不清楚了。

    “你是新来的吧!”那人满是自得地说道。

    金烨点头。

    “嘿!海市是四海海族聚集在那里卖珠宝的地方。到时四方十二国,都去做买卖。集市中还有许多神人来游玩。云霞遮天,波涛汹涌。那些贵人们都珍惜自己,不敢去冒险,只是把银钱交给我们,替他们买奇珍异宝。如果看见海上有红色的鸟飞来飞去,七天以后就是海市了。”那当地土著答道。

    见那土著的衣着破烂,很是落魄的样子,金烨又问:“我见很多长相类似于你的人大都都是落魄无比,你们为何如此的穷困”

    那土著满脸苦笑,对金烨道:“你是新来的,有所不知,我们的国家叫做大罗刹国,我国所看重的不在学问才能,而在相貌。长得最美面目最为狰狞的做大官,稍差一点的做小官,再差一点的也能受到贵人的宠爱,得到赏赐的食物,养活妻儿。像我们这样的正常人,刚出生时,父母就以为不吉利,常常都被抛弃了。父母不忍心丢弃的,也都是为了传宗接代罢了,平时,那些人也都耻于和我们说话。”

    金烨心道:果然如此。

    劝慰了那土著一番,金烨随手掏出了一锭一百两的银子给他。

    那土著登时两眼放光,一把抢过金烨给他的银子,小心地四处偷偷打量一眼,然后一溜烟消失了。

    金烨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放出神识一扫,顿时整座岛上的一切事物都出现在金烨的脑海中,其中各种不堪入目的事情自不必多提,同时,金烨也发现了马骥的行踪。

    按照金烨打探的消息,马骥应该是在三十里外的都城内的,可是按照神识的扫描来看,现在马骥却是在十多里外的一个临海渔村内。

    大概马骥是为了赶上两日后的海市吧!金烨想到。一步踏出,金烨便和黑皇消失在了城中,直接出现在了渔村的外面。

    金烨却是不知道,在他消失之后,那得到他打赏的土著却是动了歹念:随随便便能够掏出一百两银子的人,那么他身上应该有多少银钱呢?一千两?一万两?

    动了心思的土著暗中召集了一些同样是底层的乞丐,准备找到金烨之后,干上一笔。

    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土著自然不可能在城内找到已经到了十几里之外的金烨,没有机会发上一笔的同时,也躲过了被金烨灭杀的厄运。

    另一边,金烨到了渔村,一把扯下了蒙着自己脸面的麻布。

    进了村子,没过多久,金烨就被村中的人给发现了。

    “马骥!马骥!有一个长得与你很像的人来了!”几个小孩子蹦跳着往村中跑去,一边跑着,一边大喊。看样子似乎和马骥很是熟悉。

    没过一会儿,一个风度翩翩,一表人材的年轻人领着十多个面目有些丑陋的人走了过来,径直走向金烨。

    “兄台是哪里人?”两人还没有见面,远远的,马骥的声音便首先传了过来。

    “我是&县的秀才,只是因为在海上遭遇了风暴,和船队失散了,凭借着一根木头,在大海上漂泊了十天十夜,才到达这里。敢问兄台可是马骥”金烨回答道。

    金烨编撰的遭遇和马骥的遭遇很是相似,很容易就获得了马骥的好感。

    只见马骥神色激动,一把拉住金烨的手道:“兄台也是陆地上的人?”

    “正是!”金烨点头。

    马骥似乎想到了刚才金烨的答话,疑惑地问道:“听你方才的话,似乎你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