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黑皇钟响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随着黑皇的一声轻叱,只见骷髅法宝一下子咬住了合欢老魔的球形法宝。

    “没用的,挡不住的!老祖的法宝是老祖我数百年来搜集无数天地间的灵材炼制而成,又岂是你随随便便一件法宝可以抵挡的!哈哈哈!”合欢老魔很是嘚瑟。

    然而合欢老魔的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老魔的法宝竟然被黑皇的骷髅法宝咬出了道道裂纹。

    “嗯?”合欢老魔一脸震惊,似乎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骷髅法宝既然能够被身家丰厚的黑皇看中,又怎么可能会是凡品。

    只见骷髅法宝微微一震,球形法宝顿时碎成无数块,被骷髅法宝一口吞了下去。

    “你成功惹怒老祖我了!”合欢老魔顿时大怒,正如之前所言,球形法宝是他费尽心思祭炼而成,如今毁了,老魔岂能不怒?

    当然,合欢老魔未必没有打着杀人夺宝的心思,他自然能够看出,将自己祭炼数百年的球形法宝毁去的骷髅法宝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只见合欢老魔全身衣袍鼓荡,满头的长发迎风张扬,一件件法器灵宝被他给祭了出来。

    缚蛟锁,断肠剑,六欲琴,天魔伞等等,一件件法宝都带着特有的宝光,在合欢老魔的操控下,有攻有防,将黑皇,金烨三人给围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合欢老魔还将黑皇当成一只普通的狗妖,先前也只是借助法宝之利胜他一筹而已。至于无法感知黑皇具体的修为,合欢老魔也认为不过是黑皇修炼有上乘的敛息法诀罢了。

    “着!”合欢老祖一掐法诀,顿时一件件法宝都施展了开来,六欲琴也是自行拨动琴弦,一阵阵直接勾动人七情六欲的魔音从琴弦上传了过来。

    合欢老魔在明白了骷髅法宝的威力之后自然不敢和它硬撼,但是却凭借着缚蛟锁以柔克刚,一时间竟然也将骷髅法宝给缠住了。

    “去!”合欢老魔操控其他法宝继续打向黑皇:“哈哈哈!今天老祖我要吃狗肉。”

    “人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黑皇大怒,祭出了本命法宝,黑皇钟。

    当年,黑皇主人无始大帝的帝兵便是一个大钟法宝,无始钟。黑皇向来崇拜无始大帝,在得到了金烨的修炼资源支持后,黑皇便以炼制出一个类似于无始钟的法宝作为自己本命法宝为目标,如今,这黑皇钟距离帝兵也是只有一步之遥而已。

    “铛!”

    黑皇钟响起,一道无形的音波弥漫开来,钟声传遍了整个聊斋位面。正向黑皇打来的法宝首当其冲,被钟波穿过,纷纷被定在半空,一阵风吹过,半空中的法宝,缚蛟锁,断肠剑,六欲琴,天魔伞等等,都被钟波化成飞灰。

    合欢老魔见钟波向自己这边蔓延过来,感受到钟波中蕴含的法力波动,他神色大变,想要转身逃跑,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在钟波到达合欢老魔面前的时候,合欢老魔面露惊恐绝望之色。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面对钟波,合欢老魔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惊惧之间,合欢老魔突破了自身的极限,双掌合十,调动全身法力,大喝道:“阿弥陀佛。”

    立时,一座九丈高的大佛金身法相取代了合欢老魔的位置。

    “阿弥陀佛!”

    大佛无喜无悲,带着无上的威严开口。

    黑皇钟的无形钟波却是丝毫没有停止,在大佛开口的同时,直接穿透大佛,一扫而过。

    大佛的金身上突兀地出现道道裂缝,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过了千万年一般,“轰!”大佛的金身法相轰然崩溃。

    原地,显出了满身是血的合欢老魔身形,只不过此刻的老魔头已经没有了生机,身体一寸寸地化为飞灰,消散在半空。

    黑皇收起自己的法宝,不解地道:“本皇见那老魔的手段,多半是什么采补修行之法,却不知道怎么可以用出佛门的金身法相来?真是怪了,真让狗想不通啊。”

    “那有什么,佛门之中便有欢喜佛,看样子,这老魔头多半修习的便是佛门的欢喜禅功。而且这老魔既然敢自称老祖,在看他之前的修为,想来也是这个世界中的一方人物了,就是不知道老魔修炼至此,糟蹋了多少姑凉。”金烨淡淡地道,语气中很是不屑,好好的佛门,戒色便戒色就是,偏偏还要弄出一个欢喜禅来,这种做法和伪君子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你刚才弄出那么大动静,必然会引来其他修士过来查看,甚至有可能会惊动这个世界的天庭,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才是。”金烨开口催促道。

    “好吧!”黑皇点着狗头同意。

    言罢,黑皇和金烨带着新收服的书精颜羞花,一步迈出,便已经到了数百里之外了。

    金烨和黑皇脚下连连踏出,身影连闪,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在黑皇钟响起的那一刻,兰若寺中,燕赤霞疑惑地抬起头,看向钟声传来的方向:“这么大动静,会是谁弄出来的呢?”不自觉地,燕赤霞想到了清凉寺前,那个深不可测的身影。

    一座城池内,一个正在人皮上拿着毛笔修修画画的妖精听到钟声,心中不自觉地悸动,便停下了手中的画笔,自语道:“为何我会有不安的感觉呢?看样子过两天我还是回山中避避风头。”

    一座无名的寺庙之中,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和尚听到钟声,当即起身,目视上天道:“不知是什么法宝出世,竟然造成如此大的动静,想来此物与我佛门有缘,也罢,我明日便走上一趟。”

    天庭上,高坐上位的玉帝听到钟声,问下方的一众神仙道:“众卿家可知下界发生了何事?是何物造成如此动静,竟然可以惊扰到天庭?”

    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出列,伸出右手在半空中一划,空中便出现一个水镜,投影着刚刚黑皇激战地点景象。

    道士回道:“启禀玉帝,看样子下方刚才有修士在斗法,如今已经找寻不见,不知是哪位大能刚才在此与人斗法,用的又是何种仙法和法宝。”

    玉帝道:“看来,这三界又要不平静了,就是不知这位大能是善是恶。众卿家平时要多多留意才是。”

    “遵玉帝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