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书痴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郎玉柱,是彭城人。他的父亲曾做过太守,为官清廉,得到俸禄后,不置田产,酷爱买书,积攒了满满一屋子。到了玉柱,尤其痴:家里非常贫困,东西都卖光了,只有父亲的藏书,一本也不忍卖掉。

    玉柱父亲在时,曾抄录劝学篇贴在郎玉柱书桌的右边。玉柱每天都要读上几遍,还罩上层白纱,恐怕磨坏了。玉柱读书倒不是为了做官,而是真的相信书中自有“千钟粟““黄金屋“以及“颜如玉”,因此昼夜苦读,四季不断。二十多岁了,也不知娶妻,盼望着书中那“颜如玉“的美人自己会来找他。

    有时亲戚朋友来到家里,他也不知问寒道暖。略说几句话,便又旁若无人地高声读起书来。客人无味,自己坐一会儿就走了。每次科考,学使总是首先选他参加,但却一直考不中。

    彭城距离青州府的距离不是很远。这一日,金烨和黑皇离开青州府,来到了彭城,忽然金烨心中有所感,感到彭城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和自己有关系,掐指一算,顿时,金烨的脸都黑了。

    金烨没有想到,在彭城之中,居然有一个和自己妻子颜如玉同名的精怪,而且还有一个叫做彭玉柱的书呆子正在打这个妖精的主意。

    尽管金烨心中清楚,此颜如玉不是自己遮天位面的妻子颜如玉,而是一个书册偶然间化成的精怪,但是金烨也决对不会允许这个聊斋位面的颜如玉嫁给他人。

    也许这种做法有点霸道了一些,但是金烨决定,这次就随着自己感觉走了。

    一时间,金烨心中心思电转,只是瞬间,金烨就想到了无数种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了。

    要是这个叫做彭玉柱的书生识趣,自己能够用些金子将那成精的书给买过来倒也罢了。

    若是不成,即便动用一些动用一些修士手段,甚至直接将这个彭玉柱给抹杀,金烨也是在所不惜的,毕竟如果真的让这个彭玉柱娶了书精颜如玉,金烨难免有一种被戴了绿帽子的感觉。

    金烨直接走向彭城的城门。

    “站住!你是谁?我看你很是面生啊!”一个守城的士兵拦住金烨,在这个安土重迁的古代,古人的活动范围都是很固定的,所以彭城周围的人,守城的士兵基本都能够记住。

    而现在,突然出现了金烨这个一个陌生人,自然引起了守城士兵的注意。

    金烨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了一张官府发给自己的秀才身份证明,递给了士兵,道:“差爷,我是游学至此的秀才。”

    “是不是真的啊?这年头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加上一条黑狗,也能够游学至此,怕不是你杀了哪位秀才老爷,抢了他的凭证吧?”士兵怀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金烨,随后就低下头看自己手中的凭证了,对于金烨,守城士兵自然都是不敢得罪的。

    万一金烨的身份是真的呢?

    别看人们一个个都叫秀才什么“酸秀才”,“穷秀才”什么的,但是秀才的身份在古代都是很高贵的,一县之中都未必能有几个,而且秀才还可以直接面见县官,远不是什么大头兵可以得罪的。

    只见凭证上面写着:县秀才金烨因学外游,经关津可便宜通行。

    县主簿半印右批

    至于下方则是一些对于金烨外貌的描写,总结起来就是什么身高三尺,鼻似悬胆,目若朗星,面白无须之类的,不过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称赞金烨长得帅,虽然都是事实。

    见没有什么问题,士兵也不讨好金烨,毕竟天下不太平,乱世之中,武人的地位反而提高了很多,道:“进去吧!”

    金烨也不恼,伸手接过凭证,笑了笑,向着守城的兵丁一拱手,随后大踏步进入了城内。

    一路打听下来,金烨没有花什么功夫,只是随便问了几个人便知道了彭玉柱这个书呆子的住处。

    原因无他,实在是彭玉柱这个书呆子太过奇葩,整日只知道死读书,也过不了科考,整日也不做什么生计,只是靠着祖上的资产过活,到现在祖产也花得差不多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金烨咂咂嘴,这话原本应该是宋徽宗说出来的,让所有的读书人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到读书和做官上面去,而没有什么心思来造反。却不想出了彭玉柱这么一个信以为真的奇葩。

    而更让金烨无语的是这个彭玉柱的运起实在是太好了。

    根据金烨打听到的消息,有一天,彭玉柱在读书,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将书刮跑了。玉柱急忙追赶,一脚踏空,双脚陷进地里。低头一看,见是一个坑,上头盖着层烂草。往下挖了挖,才知原来是古人窖藏粮食的地窖,里面的粮食已经腐烂成粪土了。虽然粮食没法吃,但玉柱更加相信“书中自有千钟粟“的说法确实不错。因此,读书也更加用功。

    又一天,玉柱爬梯子上书架高处找书,在一堆乱书中发现一个尺把长的小金车,惊喜万分。以为“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话又应验了。

    真是呵呵了。不过以金烨的想法来看,彭玉柱发现的这些东西多半都是他曾经做太守的父亲贪污留下的。至于传闻的彭玉柱的父亲为官清廉这种说法,金烨向来都是嗤之以鼻。

    在古代做官,想要为官清廉,而且还能够做到太守,给你你信吗?难得能够有一个官能够做到为官清廉,而且还身居高位的,也早已成了一个个名留青史的人物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能做到这样的简直比大熊猫还要稀少吗!

    走了一顿饭的功夫,金烨来到了彭城人指点的那座宅院之外,远远的,金烨便听到院中传来一阵阵朗朗上口,节奏分明的读书声。

    “果然如人所说,这彭玉柱果真是在读书呢!”金烨心中暗道。

    简单地打量了眼前的宅子,从外表上看起来,这宅子似乎和周围的建筑没有太大的区别,大门窄窄的,被挤在两间民房的中间。大门上也没有什么华美精致的雕刻。

    金烨上前两步,轻轻扣响大门。

    “咚咚!”

    “有人吗?”金烨道。

    门内的读书声应声而止,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谁啊?”

    “县秀才金烨游学至此,听闻彭学友家中藏书甚多,而且极为爱惜书籍,金某心中不甚敬佩,故来拜会。”金烨高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