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酿酒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从空间中取出一壶灵果酿造的酒,喝了一口,灵酒入腹,金烨感觉到有一股极其微弱的暖流在自己的周身经脉中流过。

    放下酒杯,手中把玩着一串遮天世界荧惑星上菩提古树长出的菩提子,金烨沉吟道:这灵药灵酒之类的东西对我的作用已经有限了,便是遮天世界的蟠桃对大帝的修为也没有太多的帮助,或许只有在以后学到炼丹之术,才可以重新借助高等级丹药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是可以提升大帝修为的丹药哪里是那么好炼制的?

    不觉的,金烨微微皱起了眉头。

    和遮天位面相比,聊斋位面肯定也有自己的修炼体系,而且应该更加接近于洪荒世界的传统修真体系。

    也许可以在这个位面确定一下自己的修为在洪荒世界的相对应的等级,然后再找一找这个位面的炼丹之法。

    金烨只是片刻间便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

    看了一眼自己书案上的牡丹盆景,金烨抬起手,将酒壶中的灵酒浇灌了上去。

    这灵酒对金烨的用处不大,不过酿酒的灵果无一不是修炼界难得一见的宝物,对牡丹精这样刚刚成就元神的小妖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灵酒滴入花盆中,立刻便溶解不见,很快便被牡丹给吸收了,绛玉重新现身出来,身穿黄色的缕金百蝶穿花流仙裙,可能是由于吸收了灵酒的缘故,绛玉脸色微红,立在书案旁,对金烨行了一礼道:“谢主人赏赐。”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就叫我公子吧!”金烨道,主人这个词已经被后世的人给玩坏了,金烨第一时间就给自己换了称呼。

    “是!公子。”

    “公子,刚才那可是您酿造的灵酒?”绛玉开口问道。

    “是的。”金烨疑惑地看着绛玉,不知道这个小妖精在打什么主意。

    “公子,绛玉是草木成精,天生对于灵药的药性比较敏感,也会酿酒,婢子感觉到如果在刚才的酒中再加入一些灵药配合,效果定然会更加惊人。”绛玉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看向金烨,生怕金烨生气。

    金烨却是没有生气,反而他的眼睛是越来越亮,一个想法在金烨的脑中形成:对啊!我不能炼丹,还不能酿酒吗?别人有破障丹,我可以酿破障酒,别人炼筑基丹,我可以有筑基酒,别人可以炼九转金丹,我为什么不可以酿九转仙酒呢?

    而且和丹药相比,凡是丹药都有丹毒,吃多了影响以后的突破,可酿酒不同,不但药性温和,而且还没有丹毒。唯一的缺点就是酿酒太耗费时间了。

    不过金烨在乎这个吗?他可是可以通过空间调节局部的时间流速的。

    于是金烨立刻就觉得只让绛玉作为一个观赏的盆景太过浪费了,顿时便给绛玉安排了一个在空间中帮助自己酿酒的任务。

    金烨有理由相信,凭借自己手上的丹药,后世的管理制度和科学的酿酒方法,一定可以酿造出风靡诸天的仙酿。

    且说黑皇,在离开了清凉寺之后,便在山里折腾开了,到处寻找宝物。

    此时黑皇正潜伏在古柏下的草丛中,盯视着十丈之外的一道人影,不,准确地说是人影旁边的一把宝剑。

    黑皇低伏着身子,全身肌肉紧绷,就像一只随时都将要扑击猎物的豹子。

    黑皇两眼放光,口中喃喃自语,那样子就和看见宝贝的段德没有什么两样,道:“无良他妈个天尊,黑爷我今天是走了什么运,刚出来就碰到一把圣兵,这要是不抢过来,绝对会被雷劈的!”

    突然黑皇人立而起,顶着一个狗头,翘着一根秃毛狗尾巴,踩着行字诀就向着人影冲了过去。

    那人影一副道士打扮,看起来是五十多岁的大汉,穿着一身云游道士的灰色破旧道袍,头上挽着一个道士的发髻,有点乱,上面插着一根乌木祥云八卦簪,脸上留有虬髯,背后背着一个木质剑匣,看起来很是凶猛的样子。

    在黑皇发动行字诀之后,道士立刻惊觉,停下了打作调息,奈何黑皇修为原本就远高于他,而且用的又是顶级的秘法,行字密。

    故而在道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皇便已经下黑口,大嘴叼起了圣兵利剑,闪到了一边。

    “什么人?”道士大喝。

    待看清黑皇时,道:“哪里来的野狗,竟敢抢老道的剑。”

    “你才是野狗!人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会不会说话啊!”黑皇反击道,却不知他这一开口让对面的道士吓了一跳,让明白他对面的是一头大妖,当然黑皇的话也将道士气得不清。

    黑皇一击得手,满是得意,老气横秋地道:“小娃娃,看在你献宝的份上,本皇决定收下了你这个人宠了!”

    “什么人宠?”道士戒备地看向黑皇,心中也兀自震惊,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是当世顶尖的修道高手之一,却还是第一次遇到让他根本无法看透修为的人,额,狗。

    “废话!你们人类喜欢收一些灵兽作为宠物,本皇身为黑皇,名震古今,自然也要收几个人类作为人宠了!”黑皇不屑地道。

    道士大怒,从背后剑匣中抽出一把宝剑,对着黑皇便刺来。

    黑皇立刻运起行字诀,让道士的剑都刺到了空出。

    黑皇一边挥舞这狗爪子躲着利剑,一边道:“人宠,你服不服?”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道士一声大喝,手上划开一道口子,在半空便画起符来。

    “轰!”

    一道落雷落下,黑皇险之又险地避过,心中暗骂自己大意,想不到对方还有这样的大招,差点阴沟里翻船,要是被这落雷打上,估计即便不会受伤,雷电的麻痹作用也绝对不会让它好过到哪里去,于是黑皇便要转身离去。

    似乎看出了黑皇的打算,道士御起飞剑刺向黑皇,嘴里大喝:“妖孽,哪里跑!”

    “你长得太丑!本皇才不要你这样的人宠呢,省得以后带出去遛人宠时丢狗!”黑皇大叫道,同时运起行字诀向清凉寺逃去。

    道士大怒,御起飞剑,跟在后面直追,可惜由于法诀和修为的原因,道士离黑皇的距离反而是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