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汴梁城破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为什么上位者的错误却要用其他人的生命来弥补?

    面对无情的控诉,金烨没有说话,沉默了。

    金烨他自己也是一个上位者,在遮天位面的时候,一言既出,群仙伏首。而让手下人给自己背锅,这是属于上位者的特权,所以别人可以反对上位者让手下给自己背锅,唯独金烨却不可以。

    汴梁城外,终于,当金国的步兵试图冲击汴梁城四次失败,天色渐晚之后,金国的骑兵开动了。

    随着宗翰一声号令,整个万骑齐齐地冲向汴梁城,那“隆隆”的马蹄声,就像是平白地在晴天打起了旱雷一样,大军过处,烟尘滚滚,身处烟尘之中,十米之外,便不能视物。

    万骑冲到汴梁城下的百步之内,随着一声响箭,马背上的骑手齐齐地弯弓搭箭,斜指城墙,随着一阵弓弦声响,上万的箭矢如同一片黑云,又像是无数的飞蝗,射向城墙之上。

    顿时,城墙上的宋军或是举起盾牌,或是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服藏在了城墙的后面。当然,也有很多守军躲藏不及,下一刻,便被那漫天的箭矢射成了刺猬。

    城墙下的万骑一拉马缰,转身便斜着向侧后方奔去,那动作整齐划一,训练有素,一万多骑兵的动作如同一人一样,没有丝毫的慌乱。

    不少在有间酒家内看战场实况的人看见了这一幕,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暗震惊金兵的强大。

    纵然食客们再不知战事,也是明白,当骑兵冲锋的时候,是万难掉头的,不少战役中,有很多骑兵发起冲锋,发现前方有陷阱,却已经难以停下或者掉头,只能眼睁睁地冲入陷阱中,然后全军覆没。

    随着骑兵加入了战斗,对着汴梁城发动了一**的冲击,顿时城墙上宋朝守军的伤亡大了起来,不少地方,已经有金兵爬上了城墙,厮杀顿时激烈了起来。

    一个爬上城墙的金兵,刚刚挥刀逼开一大片空地,却被一个宋军举枪给刺中了腹部,金兵大喝一声,挥刀砍断了刺中自己的长枪,吼叫着冲向已经被吓傻的刺伤他的宋兵,然后一刀砍下了宋兵的脑袋,紧接着,这名金兵便被其他的宋兵齐齐地用长枪捅成了马蜂窝。

    而在金兵的身后,又有着几名金兵通过云梯爬了上来。

    厮杀,鲜血,断肢,残臂。即便是夜晚到来的时候,也没有停止。

    当第二日晨曦照耀到汴梁城城头时,这座城市,甚至已经没有了城市的模样了。

    经过一夜的厮杀,几乎整个城墙,都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城楼上,更是血迹斑斑,随处可以见到曾经发生在这些地方的血战留下的痕迹。

    只是过去一天,金国人的攻击,如同飓风一般,狂猛而可怕,蛮不讲理。

    在这一整天的战争中,面对着灭国的危险,宋军终于爆发了强悍的战斗力,金国人在汴梁城下,陈尸一万,其中大部分都是契丹和辽国人的仆从军。

    但汴梁军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两万守军,至少有七千人战死,另外有数千人重伤,而带伤者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至于协助守城的汴梁百姓,伤亡就更加无法统计了。

    即使是狄将军,也在守城战争中失去了自己右手的两根指头。

    眼见汴梁城可能在今日便要破城了,基地中的金烨下达了命令:进入一级作战准备,所有的武器全部发动起来,争取随时都可以投入战斗。

    随着金烨命令的下达,顿时金烨的各处军事基地,机场顿时忙碌了起来,人员全部到位,在进行作战前最后的准备。

    皇城大庆殿之内,赵佶把自己的脑袋埋在皇后的胸脯之内,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带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远处,城墙上的厮杀声不时地传来,紧跟着的还有黑火药的爆炸声以及惨叫声。

    而每一次爆炸声响起的时候,赵佶的身子便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

    在赵佶的下方,诸葛正我,捕神柳大人,李相,以及一众文武百官齐齐地跪在地上。

    李相率先开口道:“陛下,在这大宋的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请官家亲赴前线,激励士卒,鼓舞士气。”

    赵佶自然是不愿意去前线城墙上的,那边箭矢刀剑无眼,他要是去了,将自己的性命留在那里,可如何是好?他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没有享受呢!貌似上次选秀的时候,有几个宫女长得还不错。

    赵佶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战争离他是如此之近,此时又心中正在恼怒上次诸葛正我,捕神等人上次拦住了他,不让他逃出汴梁城,以至如今被困在城中,一时间百感交集,对这满朝的大臣也越发地愤恨,现在想要推脱,只是也没有想出借口,讷讷道:“朕……朕……”

    皇后此时开口了:“陛下是大宋的气运所在,乃是万金之体,如何可以亲冒矢石,将自己处身在危险之中。”

    诸葛正我,捕神闻言,当即眸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都到了如此的地步了,官家还如此地贪生怕死吗?

    突然赵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打断了还要劝谏的李相道:“传旨下去,凡事在抗击金兵的战役中,立下功的,朕不吝赏赐,艮岳中的奇石,字画,珠宝尽可作为赏赐。”

    李相闻言,嘴角闪过一丝嘲讽,艮岳中的奇石,虽然是赵佶的命根子,而且运来时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光是城门都拆了八次,但是那些东西在其他人看来,却只是破石头而已,又岂会有百姓会为了一块石头,和金兵生死搏杀?

    果然皇帝还是太年轻了!果然皇帝还是太无能了!李相心中如是想着。

    “朕的国师呢?国师法术通神,必然有退敌的仙法!来人啊!快去把国师请来!”赵佶道。

    “回皇上,国师金烨上次顶撞官家,触怒天颜,早先已经出了汴梁城了。不过,奴才倒是认识一位龙虎山的天师,想来应该可以退敌的仙法。”一个总管太监提醒道。

    “那还不快快请来!”赵佶迫不及待地道。

    突然,“轰!”地一声,城门口处发出一声巨响,汴梁城终于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