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唯死而已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却说皇后在马车中,久久不见赵佶回来,汴梁城内到处奸细和盗匪横行,皇后一时间便在心中担心起来了。

    虽然说这次赵佶准备逃跑,所用的马车都比较低调,外形都比较朴素,但是数十辆大车,上百个护卫都还是无比显眼的。

    在这盗匪肆虐的汴梁城中,就等于是在给盗匪和金国的细作们指明了方向:我这里有很多的财宝,你们快来抢啊!

    虽然有着几百护卫在一旁守护,但是凡事情总有一个意外不是。

    皇后有在马车内等了一会儿,还不见赵佶回来,终于有点着急了,她打开马车的帘子,探出身子,下了马车,远远地看见赵佶似乎还在和众大臣们交涉,便问道:“陛下,怎么还没有回来?”

    而此时赵佶才指着码头的方向对众大臣道:“朕的皇后去那边了,朕要去找皇后。”

    当皇后声音响起的时候,赵佶的手顿时一僵,脸色怪异之极,那样子就像是一不小心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众位大臣刚听赵佶说要去码头那里找皇后,皇后就从赵佶的马车内下来了,众人偷偷地斜眼打量了一下皇后,又个子都低下了头,那低垂脑袋的脸上,神情也是颇为怪异,有悲愤,有失望,有尴尬,也有一些似笑非笑的表情。

    诸葛正我大声道:“还请陛下回宫!”

    众大臣也是齐声应道:“还请陛下回宫!”

    赵佶长叹一声:“唉!也罢!也好!也好!”

    赵佶便重新回到了马车上,在一群臣子的簇拥下,返回皇城。

    而金烨也在打退了几波盗匪之后,终于赶到了小烛坊。

    只见小烛坊大门禁闭,门口两盏大红灯笼在风中轻轻地摇晃,门口的街道上也不见任何一个小贩,几个破竹笼被随意地抛弃在街道的中央,纵然有行人,也是匆匆忙忙,紧张至极。

    果然,破坏要比建设容易得多,金兵还没有打进城内来呢!大宋汴梁那虚假的繁华便通通消失不见了。

    金烨一个起身,跃下马背,从侧门敲门进入了小烛坊,直接走向李师师的房间。

    站在李师师的房门外,金烨轻轻扣响了房门,对于李师师,金烨可从来都没有将她收入房中的打算,虽然实话实说,在大宋,金烨也没有见到几个可以美貌不逊色于李师师的女子。

    对于李师师,金烨多半是十分怜惜的,同情于她的遭遇,在面对金兵的时候,李师师能够恪守自己的气节,选择吞金自杀。所以便想着在这个关头来帮她一把,最少在万一城破的时候,不要自杀。

    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上,当金兵攻入汴梁城的时候,又何止李师师一个人选择自杀?只不过谁让金烨就和李师师认识呢!而且金烨也对李师师有那么点欣赏。可是没有吞金自杀的李师师,还是金烨所欣赏的李师师吗?

    金烨不知道,在他看来,这种事情并不值得宣扬,这种悲剧还是能少一个是一个的好。

    “谁呀?”房中李师师开口道,声音有点沙哑,似乎很是憔悴的样子。

    “是我。”金烨道。

    李师师打开房门,抬起头,见是金烨,将金烨迎入房中,这才勉强着笑道:“是金公子,怎么?总算愿意来教师师琴艺了吗?”

    “区区琴艺而已,师师姑凉想要学,我教便是了,只是这汴梁城内盗匪和细作横行,确实不是久留之地,师师姑凉,不如随我出城去吧!我在城外有一个落脚地,正好可以教授姑凉琴艺。”金烨道。

    “什么?金公子你不是已经有夫人了吗?”李师师显然会错了金烨的意思,以为金烨要娶她呢。

    金烨一看也明白了,便解释道:“师师姑凉的技艺气节我自然是佩服无比,如今城中太过混乱,我担心姑凉的安危,便来了。正好我在城外的山中还隐藏了一队护卫,本是作为应急之用,地方倒也安全,不必担心金兵能够打过来。”

    李师师似乎被金烨的话说得有点感动,笑了笑,有点促狭地道:“金公子”

    金烨打断道:“姑凉就叫我金烨吧。”

    “金烨公子要带我去城外躲避,就不怕家中颜姑凉生气吗?”李师师道。

    忽然李师师的神色黯淡下来,道:“我就还是不去城外了,师师除了一些以声色愉人的本事,其他什么都不会。如今金兵围城,至差不过,唯死而已,还是不要给公子你添乱了。”

    金烨知道李师师已经心生死志,面上哈哈笑了起来,道:“区区金兵而已,什么唯死而已不唯死而已的,纵然他们能够夺下汴梁,那又如何?这次我可没有放他们回到金国的打算。”

    李师师以为金烨在安慰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金烨也不理会,也不苛求这次可以将李师师带走了,目光盯视着李师师道:“总之,师师姑凉答应我,就算万一金兵一时攻破汴梁城,姑凉也不必想不开。”

    李师师目光闪烁,避开金烨的盯视过来的眼睛,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

    金烨取出一把小巧的二十发连发手弩,给李师师道:“这东西就给姑凉防身吧!”

    不是金烨不愿意给李师师手枪什么的,一个是枪械后坐力大,李师师未必能用,另一个是对于手枪什么的火器,还要给李师师讲解什么的,反而不如手弩方便。

    在确定了李师师不会随意地选择自尽过后,金烨也不停留了,他要回去主持大局了。至于盗匪们会不会冲击小烛坊,金烨也不担心,能够在汴梁开青楼的,谁有没点背景,至少在金兵入城前保住自己的安全还是没有问题的。

    重新跨上白马,再次回头看了看小烛坊,见李师师正在阁楼上看着自己,便对她挥了挥手,打马而去。

    跑过几个街口后,突然一个蓬头垢发,满身污秽,如同疯子一样的人从墙角冲了出来,一下子扑倒马前,抢起地上的一块烂饼,便大口地吞了起来。

    金烨一拉马缰,正想暗骂:我靠!在宋朝也有人碰瓷?

    待看见来人的脸,却不想原来是遇见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