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朕要去找皇后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转过街口,金烨再不废话,直接从自己的玲珑塔内挑了一匹白马出来,又花了几秒钟从世界树空间中让多维打印机器打印了一副马鞍安好,便跨坐了上去。

    在玲珑塔炼制成功的时候,金烨就曾经专门往玲珑塔里面搜集过各种各样的物种,用来充实玲珑塔空间,不管是凡间普通的动物,还是遮天位面中的各种妖兽,仙兽都搜集了不少。

    此时却是未曾想到刚好用上了。

    能被金烨收入玲珑塔空间中的白马,自然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货色,虽然是凡马,但依旧是万里挑一的良种,只见那白马身形矫健,体态优美,就像是马中的贵族,那种由内透出的气质,是北方矮小的蒙古马所难以比拟的。

    白马全身肌肉匀称,充满了力量感和爆发力,可能是由于在空间中受到灵气的滋润,论起驰骋时的爆发力和持久力,还要超过传说中的汗血马一大截,骑上白马,一抖缰绳,白马顿时在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跑开了,马蹄上的马蹄铁敲打着地面,发出一阵清脆的敲击声。

    打马到得一处岔道时,金烨却见侧面的道路上几乎是被鲜血染红了一片,上百具尸体杂乱无章地铺在了那街道间,向着远处延伸出去。

    金烨眉头轻蹙,虽然他知道乱世中人不如狗,虽然他知道战争是会死人的,但是真的当一地的尸体出现在金烨的眼前的时候,还是带给了金烨相当大的触动,尤其是在金烨自己还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时候。

    也不知这街道上刚刚经历了怎样的战斗,上面有官兵的尸体,也有少量匪人还有奸细的尸体,其中也有被波及到的平民的尸体。

    周围的街巷静得竟像是死了一般,城市嗡嗡嗡的响声蔓延过来,远远的还有远处的厮杀声音。

    金烨定了定心神,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了,就比如说这次金烨决定了要借助金兵入侵的机会,夺取大宋的江山,收复民心,那么面对必然会出现的牺牲,就不需要再犹豫不决了。

    金烨一拉缰绳,白马马蹄高高扬起,向着道路另一边过去,刚转过两条街,一旁大概是富人的院落里有声音传过来,嗡嗡嗡嗡的动静,间或有妇女小孩哭喊声,还有东西打碎的声音,男人厮杀的呐喊声。

    知道里面在面对着劫匪细的破坏,金烨有心想要停下来看看事情的发展,神识却探查到小烛坊中的李师师正神色哀怨落寞,独自坐在古筝前,用手轻轻抚摸着琴弦,就像是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一般,让人见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去劝慰她。

    想着那整天在自己身后求着自己教她弹琴的小丫头,又看着神识中这个已经眼中垂泪,带着国仇的幽怨女子。金烨不由感慨人命运的无常。

    金烨正准备继续赶往李师师处,却不想意外又来了。

    富人院落沿街这边的围墙有好长一截,听见院中的打斗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近,似乎有人在朝自己这边冲过来,突然“砰!”地一下,一个身高四尺的提着一把朴刀的壮汉撞破了围墙冲了出来,透过那缺口,金烨隐约看见院子里面的似乎地上已经躺倒了十数个人,有小孩,有女人,有家丁。又有二十多个家丁提着唐刀就追着壮汉跑了出来。

    “恶贼!别跑!”

    “大胆贼人,竟敢伤了主母和小主人!”

    那壮汉以寡敌众,已是不敌,只能低头逃跑。

    正在这时,壮汉看见了骑着白马的金烨,心中顿时大喜,暗道:果然天不亡我,本想冲进这富户中抢掠一番,却不想遇到了硬茬,自己这边正愁如何逃脱呢,就有人来给自己送马来了。至于马上的金烨,在壮汉看来,就是一个小白脸而已,已经被他给忽略了。

    就在金烨要和壮汉交错而过的时候,壮汉突然将自己手中的朴刀递向了金烨的胸口。

    只听壮汉狞笑着说道:“小子,别怪爷爷我心狠,怪只怪你出现的不是时候。”

    眼见朴刀已经要刺入金烨的体内了,壮汉已经可以想到金烨鲜血飞溅,自己抢马逃遁的情景了。

    就在此时,却见金烨的手飞快地在朴刀的刀锋上拨弄了一下,壮汉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刀仿佛不受控制了似的,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向自己的脖子上削了过来。

    壮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恐无比,就像是遇见了鬼一样,偏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要避开朴刀。

    只是金烨是大帝,虽然只是随意地拨弄一下,但是有岂是壮汉可以避过的?

    朴刀划过壮汉的脖子,鲜血喷溅了出来。

    “高手!”这是壮汉最后的一个意识。

    金烨轻轻抖动手中的缰绳,并没有停止,白马飞驰着跑过,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而正准备逃跑的赵佶此时也遇到了麻烦。

    在诸葛正我、捕神还有刚刚接过蔡京文官之首位置的李相的带领下,一众文武百官纷纷跪在了赵佶逃遁的路上。

    赵佶脸色铁青,暗自愤怒道:“到底是谁走露了风声?都让人给堵到路上来了!千万别让朕查出来,否则一定教他千刀万剐,以泄朕心头之恨!”

    话虽如此,但是赵佶却不得不从马车上下来,道:“众爱卿何故聚集在此啊!”

    诸葛正我道:“陛下,如今金兵兵临城下,此诚我大宋生死存亡之际,陛下怎么可以抛弃都城的百姓,抛弃这满朝的文武,抛弃这大宋的都城,独自逃跑呢?”

    赵佶尴尬地道:“朕何时要逃跑了?只是朕在宫中,忧心前线浴血拼搏的将士,所以静极思动,想要出来慰问一下朕的将士们而已。”

    “陛下,那个方向不是前线的方向,也不是军中大营的方向。”一个臣子好心提醒道。

    赵佶自然知道那不是正在拼杀的前线的方向,而是码头的方向。此时被拆穿,尴尬地道:“啊!是吗?”

    只是赵佶又不甘心放弃逃跑,转而道:“朕的皇后去那边了,朕要去找皇后!”

    理由说出来,赵佶不由佩服自己机智过人,他却不知道,让他更下不来台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