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赵佶要逃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面对乱匪,奸细的时候,传统的坊市结构的城市布局显示出了威力。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由于长期以来的商业繁荣,导致了宋朝这个时候的坊市结构被打破了,并不像唐朝时候的那么严格封闭。但是依稀在城市的很多结构布局之中可以看到坊市的影子。

    各个坊市中的青壮在坊正的组织下将坊市给封堵起来,他们拿起了刀枪棍棒,严格地把守着坊市的各处进出口。

    “杀!”

    “冲啊!”

    在金兵只是将汴梁围起来的时候,汴梁城内的动乱,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奸细的挑拨下,无数的人性阴暗面在这一刻报发出来了。

    凭什么我们只能做一个混混,整天受别人的白眼,而你们那些大户却可以每日大鱼大肉,在人前耀武扬威?

    凭什么那些富商可以有五房六房甚至十几房娇滴滴的小妾,而我们这些混混只能混迹在破旧的贫民区,寻找年老色衰的老娼妓发泄?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这些混混们在奸细的挑拨下,惊喜地发现,金兵打过来了,城中所谓的法律,所谓的道德,通通成为了虚妄,当这些混混们感到原来自己的拳头可以轻易地打倒往日自己需要仰视的存在,霸占他们的财产和妻妾的时候,这些混混们立刻化身成为悍匪,在汴梁城内到处破坏。

    抢掠,杀人,放火,哭嚎,呐喊……

    面对未知命运的恐惧,和打破律法的快感,让这些混混们化身的悍匪们变得疯狂,变得肆无忌惮,终于,他们的目标不光只是集中在那些有家丁们护卫的大户富户了,连那些普通的百姓,他们也不曾放过。

    相反,和那些有着武装力量的大户们相比,这些普通的百姓更加容易对付。

    远远地,有喊杀声传来,金烨知道,那里又是一波被早先混入汴梁城内的金国奸细,他们在劫掠,他们在杀戮。

    在被这些悍匪们进攻的坊市中,无论是男人,女人,青年,还是小孩,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在这生死相搏的关头,没有男女的差别,没有老弱的区分,输了,就输掉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和之前被金兵攻克的汴梁周边附近的城市相比,那些城市无疑要空虚很多,绝大部分的军队不是在外面平叛,就是还没有来得及回朝,以至于赵佶在要平定安云山的叛乱的时候,都不得不从雁门关调遣兵马。

    因为金兵的进攻来得太多突兀,狄将军率领的雁门关勤王兵马还在汴梁城中,还没有离开,所以狄将军便毫不费力地接了汴梁城的防御。

    一时间,汴梁城的城防无疑要牢靠很多,一队队的兵卒在街道上面调遣,派往城中的各处,镇压汴梁城内到处作乱破坏的悍匪们。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金烨选择绕道而走,不与这些军士以及悍匪正面遇见。毕竟金烨这次再次进入汴梁,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首先,他想要确认一下神侯府众人的近况,其次,金烨想到了李师师那个整天在自己身后请教琴艺的丫头,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在金兵攻入汴梁城的时候,选择吞金自戕?金烨觉得自己有必要要去改变一下这个可怜的丫头的命运。

    金烨害怕万一自己来迟一步,李师师已经选择了自尽,纵然自己是一个大帝,但是大帝也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面对生和死这样问题的时候,金烨也没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复活。

    为了赶往小烛坊那边,金烨接连绕了几次道,等到金烨到一处路口时,大概二十几名官兵冲杀出来,追杀着两名匪人,将他们乱刀砍死在街口。金烨探查了一下周边,发现无论选择哪条路,都避免不了会和官军以及悍匪遇到,金烨忍不住暗道一声晦气,自己几次绕路,却还是到了乱匪的正中位置。

    为首的官兵是一名样貌剽悍的大胡子,提刀指着金烨过来:“什么人!”

    金烨拿出自己以前从捕神大人那里得到的六扇门令牌,在自己的手中扬了一扬,说明自己要回神侯府的事情。

    没有办法,上次在大庆殿中,不甩赵佶面子,金烨不知道自己的国师的身份是不是还有用,再加上金烨实在是拉不下脸面,在这种情况下,说自己要去小烛坊中逛青楼这样的事情。所幸,诸葛正我那个闷骚老头将神侯府建在了小烛坊的旁边,正好给了金烨借口。

    那大胡子军官之前追杀匪徒追杀得气喘吁吁,凶神恶煞,但看了金烨的令牌,又看了金烨一身洁白的道袍,稍作检查之后,吼道:“这边有匪人作乱,我们正要缉拿凶徒,你不是凶徒们的对手,不能过去,绕道!绕道!”

    金烨皱了皱眉头,身子微微一沉,顿时脚下的青石地板上就裂开了一道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这……这……”看着地上的裂纹,大胡子瞠目结舌,不能言语。

    金烨这时才对着目瞪口呆的大胡子道:“现在,我能够进去了吗?”

    “啊!能……能……”大胡子讷讷地说道。

    在金烨赶往小烛坊的同时,皇城之中,十数辆低调中彰显着大气的马车在八百多侍卫的守护下,急急地赶了出来,奔向汴梁城门。

    马车内,赵佶低声地对着身边的正惊恐不安的皇后道:“皇后啊!朕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啊,无论年纪有多大,身居何为,都会有他的私欲,难以免俗。而这人一旦有了私欲,就不再可靠了。”

    皇后道:“陛下为何会这么想?”

    “呵呵!”赵佶嘲讽地笑了一声道:“这汴梁城内,能够有精兵的可不止是之前造反的安家,李相虽然平时在朝廷上面没有自己的见解,可是朕却是知道,他们家中也有着数千的精锐士兵,还有姚家,王家那几家大抵也是如此。之前平叛的时候,朕不敢向他们求助,可是现在金兵都围城了,他们却依旧迟迟不动,皇后,你说他们要干什么?所以朕这次要逃,逃出他们这些大家族的掌控范围,否则,朕连睡觉都不会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