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狼鹤相争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晨光微露,武胜关下,冷血铁手两人盘膝坐在一堆刚刚熄灭的火堆旁边,静静地闭目打坐。

    在那火堆的残烬之,一股淡淡的白烟正在缓缓地向天空中飘起。

    晨风吹过大地,吹散了白烟的痕迹,而距离冷血和铁手不远的地方,却还有着一小堆篝火,正在熊熊燃烧,发出“啪啪!”的细碎的树枝燃烧的响声,赵佶身边的那三个死士正围坐在篝火的旁边,不时地伸手向篝火之中添加着干柴。

    伴随着树枝燃烧声响的是赵佶呼呼的鼾声,赵佶何曾吃过像昨晚那样的苦头,经过大半夜的逃遁,早已经是累得不行,便在篝火旁边找了一个干净些的地方睡下了,火光映照着赵佶的侧脸,依稀可以从他的脸发现惊恐不安的神色。

    忽然,在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声音,似乎来人还不少,而且步伐匆忙,像是在赶路的样子。

    冷血铁手和三个死士都是身怀内功的高手,在步伐声响起的瞬间,几人就已经全部被惊醒了。

    冷血和铁手都是出自神侯府,一起合作过很多次了,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便立刻背靠着背,做防守状。

    而三个死士也全部缓缓地,毫无声息地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唐刀抽了出来,双手握着刀柄,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发现他们了。”

    这时,在来人中,有一个武士大叫起来,顿时附近所有的人全都快速向这里赶来,呼喝声接连不断。

    “发生什么事了?”赵佶睡眼朦胧地睁了开来。

    却不想,在这紧要关头,没有人有心思来回答赵佶的问话了,全都紧紧地盯视着来人的方向。

    冷血和铁手再次相互看了一眼,冷血沉吟道:“是安家的人,那些武士身的衣服我认识,在查铜模案的时候,我记得安世耿手下的武士穿的都是这样的衣服。”

    “妈的!这安家也太不安分了,之前刚刚去刺杀捕神大人,被无情无意中闯入破局了,现在又立刻开始造反了,简直就是自取死路。哼!”铁手恨恨地道。

    转而铁手一摸自己滑溜溜的光头道:“看来蔡京多半是安家人在朝廷的卧底了!”

    “他们在那边!”随着武士们向这里集中,陆续有人发现了金烨赵佶等人,向几人包围过来。

    趁着包围圈还没有收紧,冷血和铁手两人大喝一声:“杀!”,当先,便立刻杀向着敌人比较少的地方,企图从那里突围,三个死士立刻围着睡眼朦胧的赵佶,裹挟着赵佶紧跟在冷血和铁手两人的身后。

    几人带着官家边杀边走,挡者披靡,普通的武士根本不是冷血和铁手两人的一合之敌,还未靠近过来就被他们的拳风撕碎。

    冷血铁手杀出一条血路,穿过村落,顺着羊肠小路,带着赵佶发足狂奔,企图将身后的追兵给甩开。

    正在这时,一道苍老却洪亮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既然来了,就不用再走了。”

    声音虚无缥缈,却仿佛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听到它的冷血和铁手两人的心脏就是一紧,似乎要跳出来似的。

    可是一旦人的心脏跳出来了,那么这个人还能活吗?

    冷血心里一沉,这人好高的修为!仅仅凭借声音就有这样的威能!声音苍老厚重却能有如此威势之人,来人大概就是差点杀了神捕大人的安云山了吧!

    带着疑惑,冷血开口道:“安云山?”

    “正是老夫。”

    安云山从暗处走了出来,定睛一看,冷血发现这老头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神态安详,波澜不惊,面容古朴奇拙,手中柱着一根沉重的铜杖,杖顶镶着一颗半大的玉石,身穿着一件宽大的绣云锦袍,外表看去像是个福寿仙翁一样。

    “原来赵佶你躲在这里,可让我在汴梁城内一阵好找!”安云山转头看向冷血和铁手,道:“你们就是神侯府的人?重伤了我儿子安世耿的凶手。好!好!好!原本想要等解决了这个昏君再去找你们神侯府的人算账,却不想你们自己来了!也罢!,今天我要将你们全部抓回去好好折磨,为我儿报仇!”

    安云山将手中铜杖往地一戳,真气迸发,形成一道球形气幕将他罩住,一种如山似岳般的气势骤然降临,然后安云山直接将手中的铜杖裹挟着气幕对着铁手和冷血砸落。

    那声势,就像真的有一座山正在落下,将铁手和冷血两人镇压在下面似的。

    铁手冷血两人脸色沉重,一股死亡的气息将两人笼罩,在这危急的关头,两人爆发了自己全部的潜力,分别发出了超越自己颠覆的一刀和一拳。

    刀芒和拳劲汇合一处,刀芒锋利,拳劲绵长,直接击在那下落的铜杖之,顿时,刀芒拳劲就好像扎进了泥潭一样,寸毫难进,却也将那铜杖给硬生生挡住了。

    安云山撤回铜杖,顺手一引,便将刀芒和拳劲引到了空处,“嘭”地爆开,激起漫天的尘土。

    “好本事,可惜如果只有这点本事,恐怕还不足以保住你们的小命。”安云山淡淡地道。

    说着,安云山,再次挥出一杖,这一杖的威势更是数倍于之前的那一杖,冷血和铁手两人骇然,竟然发现自己在那铜杖的锁定下,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正在两人绝望,决定闭目等死的时候,“大胆安云山,竟敢以下犯,欺凌圣!”一声大喝响起。

    灰影一闪,诸葛正我便出现在冷血和铁手的身旁,伸手发出一掌,帮两人挡下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安云山发现高手来袭,立刻抽身退回:“诸葛正我?好!好!好得很呐!你们都来了!”

    而诸葛正我却看向赵佶道:“官家,你没事吧。老臣护驾来迟,请圣恕罪。”

    皇神色一喜,松了口气,欣然道:“恩师你来的正好,快将这个逆贼给朕拿下。”

    “是!”诸葛正我应了一声,转身对铁手两人道:“我现在拖住这安云山,你们快点掩护官家撤退吧!”

    “是,先生!”铁手两人应道。

    见赵佶在几人的保护下杀开一条路,冲了出去,诸葛正我这才转过身,向前走了几步,和安云山两人相对而立。

    两人的大战就此一触即发,安云山狡诈贪婪如同野狼,而诸葛正我处事如同君子,又有隐士的情怀,若真有什么动物来比喻的话,便是鹤最为合适。这一场大战,眼看便是狼与鹤的对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