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金国南侵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国会宁皇城的大殿内,唱和之声持续地传出来。

    “……和田羊脂无瑕白玉杯一对,蟠龙白玉碗一对,玛瑙笔洗、砚台各一尊,南海珍珠玲珑塔一座,青玉雕龙屏风一座,珊瑚五座……唐朝吴道子十圣图一幅,李白手迹一幅……百手金玉观音像一尊,琉璃佛龛一尊,金叶玉皮手书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一部,金刚经……绢20万匹,银10万两……”

    随着说话声,大量的珍物器玩被侍从们抬入殿内,顿时,整个大殿都被珠宝的宝光照得明亮起来了。

    在方的金国侍从在宣读礼品条目的时候,徐彦就偷偷地大量着四周,以及方的金国皇帝。

    作为陡然而起,奇兵突出,取代辽国的新势力的金国,并非底蕴深厚的大国,而是猝得重宝的暴发户,原先更是一个在白山黑水间与天挣命的小部落。

    所以,就拿会宁的这处皇城来说,就连暴发户的影子,都没有彰显出来,很多地方竟然都是木制结构,就眼前的这大殿,虽然也显得稍有威势,但是材料用度却连大宋的一个府衙都比不。

    大殿很多金国的将军,新任命的官员们何时见过这么多的财物珠宝,不少人看着宋国的贡品,立刻就双目通红,呼吸沉重起来,其中,贪婪的神色不言而喻。

    徐彦暗自得意,蛮夷终究只是蛮夷,如何比得华夏的文明,如何比得大宋的华服之美,礼仪之大,纵然他们一时的战力强悍,那也只是一群两脚走路的野兽而已。甚至此刻,在徐彦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优越感,于是站着的身子不由直了几分。

    方简单的王座之,吴乞买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被抬进来的、一样样的珍玩,一箱箱白银,也将自己手下大臣和徐彦的表情看在眼中。

    他站起身来,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下方的群臣立刻停止了骚动,神智恢复了清明,立刻站着不再说话。

    吴乞买身披貂锦、毛皮,如巨熊般走下王座,伸手去摸那些瓷器玉玩的贡品,随后又拿起来把玩片刻:“好东西啊。”

    吴乞买又伸手打开一匹绸缎,感受着绸缎的丝滑凉爽,再次忍不住赞了一声:“真是好东西啊!我们大金造不出这样的绸缎,也没有这么多的珍奇。”

    他看向徐彦道:“可是我从你的眼中,明明看到的不是弱者对强者的摇尾乞怜,而是一种高高在的蔑视,你蔑视我大金崛起于荒蛮之地,没有自己的文明,你蔑视我大金造不出这样华美的造物,是也不是?”

    “陛下,外臣不敢!”徐彦立马说道。

    “呵!不敢?我们打进契丹皇宫时。”他回头对徐彦说道,“辽国的皇帝跑了,带走很多东西,一路摔的摔碎的碎,有些好东西,没有留下来。当然,也是首先进去的那帮小子,根本不懂,打完之后,他们还到处放火……可真是心疼死我了。”

    “好东西,谁都该要!朕也想要!但。朕却不要施舍。”吴乞买大声道,并且“啪!”地一脚踢碎了一对白玉碟,目光森冷地看向下面的大臣。

    吴乞买继续说道:“我大金起于黑山白水之间,没有什么绸缎,没有什么珍玩,甚至连吃饱饭都很困难,契丹欺负我们,辽国的人杀戮我们,可是如今,契丹人匍匐在我们的脚下,辽国人的天下,他们的无数的好东西,也都是我们的了!

    那里面,也有这样的瓷器,它值几十贯、百贯的银钱,里面最贵的一件,拿走它,可保一个普通人家一辈子衣食无忧……也有这样的和田羊脂玉,这么一大块的,它可以让很多人都发疯,放在家里,可以作为传家之宝,让你传十辈子……也有唐朝的书画……也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而且比这里的要多的多,我就想啊!这个天下!这个天下的珍玩奇物,不比这里多吗!?这些东西。算是什么?”

    “金国皇帝陛下,大宋是真心想要和金国交好,愿意永远结为兄弟之国。”徐彦一听吴乞买说话的语气不对,立马发声补救。

    “瓷器?金银?字画?呵呵这些东西有算得了什么?”吴乞买似乎没有听到徐彦的话继续说道。

    “陛下!陛下!”徐彦慌了,他在金国,见识过金国的士兵,那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如同野兽一样的骑兵,让徐彦从心中感到发颤,连连出声想要打断,甚至想要膝行前抱住吴乞买的大腿,却被吴乞买一脚给踢在了心中,坐倒在地。

    吴乞买沉声对大臣们说道:“你们没有看过这些珍玩吗!不!在你们踏过整个辽国山河的时候,你们都曾经见过了!你们很多人,都将它们拿回了家里,你们什么都有!甚至整个辽国河山,都是我们的。”

    “我们金国人是林海里的群狼!我们女真人,只要聚集在一起,则天下无人能敌。但凡是我们要的东西,我们看谁的东西,无论是珠宝黄金,还是土地,谁就必须要给我们送过来,如果不给,我们女真人就提堂堂正正之师,亲自来拿!”

    “我们女真人如何可以为了这点财物而接受他人的施舍?然后像狗一样为宋人做事?”

    “金国皇帝陛下,你不能这样!”徐彦捂着心口,强忍着疼痛,涩声开口道。

    “踏破汴梁,宋人的金银,宋人的珍玩,宋人家中白白嫩嫩的小娘子,都是我们的!”吴乞买登高呼道。

    “都是我们的!”

    “都是我们的!”

    “踏破汴梁!”

    “踏破汴梁!”

    “活捉宋朝皇帝!”

    “活捉宋朝皇帝!”

    下方穿着五花八门皮毛的将军,文臣们立刻就高声喊开了。

    “啪!”

    徐彦猛地瘫倒在地,他知道自己完了,甚至大宋都有可能要被吞灭,因为金国的人准备南下了。

    徐彦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们怎么可以……他们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