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吸功大法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飞刀直奔安云山的周身要害,可惜的是,安云山人老成精,已经修炼了将近百年,而且修炼的又是吸功,可以吸收别人的功力。

    所以到如今为止,便是安云山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年的内力修为了,两百年?五百年?亦或是再多一些?

    无情的偷袭在安云山的面前自然是占不到便宜的,只见安云山身形一扭,在半空中翻滚几圈,就避开了无情的飞刀。

    “叮叮叮!”

    飞刀击打在石碑上,溅起一串火花,紧接着,飞刀在半空中转了一个方向,又向后面飞了过去。

    无情缓缓地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

    安云山要对付六扇门和神侯府,为了安世耿报仇,也为了取代赵官家做皇帝,所以自然是认识无情的,于是道:“是你这女娃?”

    无情的神色却明显不对,她大声问道:“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什么是不是真的?”安云山一顿手中的拐杖,道。

    “当年我父亲盛鼎天被人杀害,我全家被人灭门的真相,还有诸葛先生到底是不是放跑了当年杀害我全家的凶手?”无情嘶声问道。

    “我老人家还不至于要骗你这个小娃娃,当年杀你全家的人里面,还有一个人改名叫做铁手,现在还在神侯府中呢。”安云山不屑地道。

    “其中有一个人改名叫做铁手,现在还在神侯府中呢。”

    听到这句话,顿时无情感到一道雷电劈过自己的脑海,一直以来的世界观崩塌了,对大宋已经皇家的忠诚,对诸葛正我的养育之恩,都产生了怀疑,仿佛感到自己一直都生活在欺骗中,整个世界都将要弃她而去。

    “不,这不是真的!”无情难以置信地自由,痛苦地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安云山同情地看了无情一眼,道:“可惜你没有时间去证实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怪只怪你在一个不正确的时间来到了一个不正确的地点,既然看见了我的事情,今天也只有将你也留下了。”

    说着,安云山抬起拐杖,一击撞向无情。

    “呛!”

    一声剑鸣,一道人影挡在了无情的身前,一道透明的不断吞吐着的剑气挡住了安云山的一击。

    人影在地面上直直地向后滑了数丈,这才“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停了下来。

    再看去,那人影不是原本重伤的捕神还是谁?他见无情初闻剧变,心神失守,无力抵抗安云山,这才拼着用刚刚恢复过来的真气,帮无情挡了一击。

    “你还没死?”安云山厌恶地看了一眼捕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只苍蝇,不待捕神说话,安云山便缓缓上前,身前好像有一股无形气浪,直欲将靠近他的人拨开,一步一步地向着捕神和无情走了过了:“也罢,今天我便送你们一起上路!”

    安云山全身功力一放,吸功大.法运转到极致,捕神和已经调整过来的无情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搅入了旋涡一样,不由自主地向着安云山飞去。

    一股如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测的气势弥散在碑林之中,真气一道道地从捕神和无情的身上钻出,钻入处于漩涡中心的安云山身上。

    只是片刻的功夫,捕神和无情便感到自己的一身内力已经被安云山吸光了,全身无力地瘫倒道地上。

    “你!你!噗!”捕神惊骇欲绝,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多谢两位的功力了!”安云山淡淡地说道。

    安云山背过身去,让之前变身成为诸葛正我的女魔头如烟,将这两个失去功力的人给击杀。

    如烟正待上前,只听见一个颇为死板的女声从无情的位置响起:“是否开启终极武器库?”

    无情虚弱地道:“是。”

    “启动战甲着装。”

    却是在危急关头,无情终于想起了金烨给她的战甲,一直以来,当初腿还受伤的时候,无情没有遇到战斗,便没有用,后来无情腿好了,就更没有动用战甲的打算了。

    其实也不怪无情不用战甲,对于一个宋朝人来说,战甲在他们看来,就和现代人得到一个仙家法宝一样。

    试想如果一个现代人得到了一件仙家法宝,他会怎么做?

    按照华夏人一贯的传统来看,肯定是藏起来,或者偷偷地使用,否则一旦暴露,就比如同在闹市持重宝,引来无穷的麻烦,甚至是各个国家已经门阀大家族势力的窥视。

    无情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所以一直淡化战甲的存在,但是这次不同了,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无情终于选择了启动了战甲。

    只见在无情的身上,一层光波如同流水一样缓缓流淌,在这光波中,一套黑色的战甲缓缓地着装在无情的身上。

    只见那战甲鱼鳞一样的甲叶,细密的链甲裙,森冷的金属光泽,科幻的外形设计,贴身的战甲直把无情那苗条的身材勾勒出来。

    由于金烨给无情的这一套战甲上没有什么武器系统,战力有限,无情也不和安云山打斗,直接在安云山和如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抄起捕神,然后在安云山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化作一道飞箭,向着汴梁城飞了过去。

    开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在南方,由于童贯一直围困着杭州府,里面的方腊叛匪们终于在熬过一个冬天,耗光了所有物资之后,被童贯帅大军攻破了杭州府,至此方腊叛军的主力和大部分将领都战死在杭州府内,只剩方腊带着主要人员和一些溃兵从杭州府突围,和其他地方的一些残匪们在负隅顽抗,而他们将要面对的是童贯大军的围剿和捕杀。

    四月,金国都,会宁。

    带着凉意的清晨,宋朝使臣徐彦整理衣冠,走进新建成的、简单的金朝国都。

    他是带着任务来的,由于宋军在北门辽国这里打了一场烂仗,到现在,当初的数十万大军早已经被辽国打得溃不成军了,金国的士兵面对辽国的士兵却可以以一打十,而辽国的士兵打宋军,同样可以一千人追着几万大军追杀,金兵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观念在宋朝已经有了很大的市场。

    虽然不认为金国会在灭亡辽国之后继续南下,但是宋朝依然向金国派出了使者,企图用缴纳贡品换取和平。

    徐彦北上会宁已经三个月了,为了促成金、宋两国永久的、正常的贸易往来,他带来了许多金银、瓷器、丝绸,几乎走遍了能走的金国大臣府邸,贿赂了许多人。今天,金国皇帝吴乞买终于要亲自见他,敲定这一切。

    这一次见面将是尘埃落定之刻,直接决定了金宋两国未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