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捕神死里逃生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不会的,我了解诸葛正我,那老头虽然很是讨厌,但是却不会干这种杀人的勾当,他一生将大宋的律令看得极为重要,更甚于自己的生命,又岂会破坏。”捕神立马摇头否决了瑶姬花的猜测。

    “那”瑶姬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人,属下觉得这案子颇为蹊跷,诸葛正我对那欧阳大的态度又极为特别,欧阳大又和我们六扇门其他的几件案子有不少牵扯,难道现在欧阳大死了,我们就都不查了吗?”一位张姓捕头问道。

    “不。”捕神找了张椅子坐下。

    “那大人的意思是?”张捕头问道。

    “继续查,如果欧阳大的线索断了,就从其他的几个相关案件下手。”捕神目光深邃地道。

    “大人要查神侯府?”瑶姬花问道。

    “不,我只是对背后的真相感兴趣。你们去布置吧!”捕神道。

    “是!大人!”

    等所有人都离开,捕神缓缓抽出了自己的剑,想起了在抓捕安世耿的时候,金烨那如同仙术一样的武功,想起后来和诸葛论道时,诸葛正我说的“心通了,一切皆有可能。”

    捕神似有所悟,举剑缓缓地舞动了起来,道道通透的剑影在他的周身环绕,如影随形,如魅似幻,捕神持剑的手一抖,手中的剑便激射而去,没入墙内,而后面的剑影也都宛如实质,发出“呛呛”的剑鸣,紧跟着便飞射了出去,如同剑雨。

    “心通了,一切皆有可能!心通了,一切皆有可能!哈哈哈哈!哈哈哈!”捕神大笑。

    无情一连在六扇门外守了几天时间,都没有看见捕神大人出来,反而是六扇门的捕头们进进出出,一派繁忙的样子,甚至连无情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也许金烨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有其他什么含义呢?

    就在无情想着是不是要回去找金烨问一个清楚的时候,第二日早上,捕神终于提着一把玄铁亮银剑,出了六扇门。

    无情见状,便远远地跟在了捕神大人的身后,一路随着捕神大人出了汴梁城,入了山林,一直来到碑林的所在。

    无情停止了脚步,找了一个地方隐蔽起来,暗中注视着前方的一切。

    只见捕神柳大人径直入了碑林,在碑林中却已经早有人在那里等候,仔细一看,似乎就是诸葛正我先生。

    “诸葛兄。”捕神道。

    “柳兄。”那诸葛正我回礼。

    “不知诸葛兄找我何事,要约我在这里见面?”捕神道。

    “我今日来找柳大人,主要还是要说说我的事,你不是让人在暗中追查我吗?”那诸葛正我道。

    捕神面露微笑道:“你知道了?”

    “我已经帮你破案了。”说着,那诸葛正我转身从自己身后的木匣中取出了一个机关。

    “天罡五雷。”捕神道。

    “不错。”诸葛正我的动作有点柔柔的,答道。

    “我一直以为你都把它放在龙图阁中。”捕神道。

    “我年轻时候的武器,最近又想用用了。”说着,那诸葛正我对着捕神扣动了扳机。

    “轰!”

    五个机关球从天罡五雷中射出,从不同的角度射向捕神。

    捕神身形向后一番,立在了一块石碑之上。

    机关球撞到石碑上,“砰!”地一声爆炸开来,在石碑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痕迹。

    见一击出手,未尽全功,那诸葛正我,再次扣动扳机,“轰!”五颗机关弹再次激射向捕神。

    然而此时的捕神已经有了防备,“呛!”地一声剑鸣,利剑出鞘,撒下一片剑影,或勾,或挑,或拨,只是在眨眼的时间内,就将机关弹挑偏。

    捕神的脚在石碑上轻轻一点,整个人人剑合一,只是一个呼吸就拉近到那诸葛正我的身边。

    “呛!呛!呛!”

    接连几声武器碰撞的声音响起,便见那诸葛正我倒飞出去。

    那诸葛正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把细细的弯刀。

    “你不是诸葛正我,你是谁?”捕神提剑逼近那诸葛正我。

    似乎是感到胜券在握,捕神又是一向比较自负,放松了对危险的警觉,正当捕神要上前拿下那假冒的诸葛正我的时候,一只枯瘦的手掌从那假冒的诸葛正我背后递出。

    捕神只来得及持剑在面前挡了一下,就感到一股巨力袭来,只是一个回合,捕神手中的剑便断成两截,抛飞出去,整个人也像一块破布一样,“砰!”地被摔在石碑上。

    “噗!”捕神吐出一口鲜血,表情严肃,显然是受了重伤。

    他看向手掌递出的方向,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慢地从那诸葛正我的背后走了出来,那诸葛正我的身形也在变化,只是在两息的时间内就变成了一个妖娆的女子。

    “你们是谁?”捕神口中含血,模糊地说道。

    “老夫安云山,你可认得我吗?”老者道。

    “安家,安世耿,安云山?”捕神讷讷地说道。

    “那么欧阳大他们都是你们杀的了?为什么?”捕神问道。

    老者显然不急着要杀死捕神,或者说他想要让捕神做一个明白鬼,于是道:“不错。”

    老者似乎陷入了回忆中,缓缓地述说起了往事:

    “十六年前,宋哲宗驾崩,而年轻的徽宗在王爷和蔡相下登基。

    当今官家刚刚登基时,朝廷动荡,新党与旧党就王安石所行变法一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刚刚结束,朝廷内外一片混乱。

    在这样的局面下,向太后钦点了王爷和蔡京,辅佐徽宗处理朝廷一切大小之事。

    很快,群龙无首的局面就此得到了解决,当时蔡京主内,王爷主外,在内文外武的方针治理下,大宋朝终于稳定了下来,恢复了难得的平静。

    蔡京与王爷两人,都是身负从龙之功的,是以深得徽宗的信任。再加上徽宗本人便有些好逸恶劳,所以朝中大权便逐渐旁落,就此成就了蔡京。

    在这之后,蔡京开始渐渐露出了本性,贪婪无比,再加上手握大权,朝中谁也不敢直缨其锋。

    直到十二年前,当届科举榜眼盛鼎天,联合了其他七名清官,准备联名上蔡京各项罪状。

    然而还没等这份廉明手书上递到徽宗的面,八人中便有人暗中泄密,将此事通报给了蔡相。

    于是,一夜之间,七家一百八十三口人尽数被杀,而八人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便只有榜眼盛鼎天。

    之后的事情就很明了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告密者就是盛鼎天,是以其他被灭口的七家其他亲属,兄弟朋友,集结起了一批江湖中的义士,在某个夜晚中杀入了盛鼎天的家中。一门三十多口人尽数被灭口,而唯一幸存下来的,是一个双腿残疾的小女孩,叫做盛崖余

    诸葛正我收养了盛崖余,并且告诉她,已经杀了那些杀她全家的人,而事实上,那些人却都改了头面,用化名活了下来。”

    “至于我为什么要杀死他们?哈哈哈哈!谁让诸葛正我让我的儿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我要杀死他们!我要让诸葛正我身败名裂!我要取代当今的官家,做那九五至尊。至于你,你还是放心地去死吧!”

    说着,名叫安云山的老者一掌拍向捕神的脑袋,若是这一掌被打实,捕神绝对没有活着的道理,可是捕神又身受重伤,无法抵抗,只能看着那老者的手掌拍向他的脑袋。

    在这危机的关头,“嗖!搜搜!”数把雪花型的飞刀直取老者的脑袋和周身要害,却是听了安云山讲述自家被灭门经过的盛崖余再也忍不住,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