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金烨初会李师师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得月楼里面的客人在得知师师将会到来之后,立刻就议论开了,有人说起了李师师的长相,有人说起了李师师的才学,当然,也有人悄悄地议论开了李师师和当今赵官家的那些事。

    不时地还有许多新的客人,从汴梁城内的四面八方向着得月楼涌来,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还很宽敞的得月楼立时就显得拥挤不堪了。

    突然酒楼内的喧哗为之一顿,紧接着便有轰地一声炸开了。

    金烨知道应该是李师师已经来了,虽然保持着对李师师的好奇,有点想要见一见这长相稍稍逊色于颜如玉的奇女子,但是自己的思绪却是不由地飘荡开了,李师师之所以名气这么大,为后世所记忆,除了她的美貌,才学还有和宋徽宗的一些风流韵事之外,最主要的是,李师师能够在汴梁城被金兵攻破之后,能够坚守自己的气节,吞金自杀。

    “嗨!人这么多,还怎么看得到吗?”铁手突然懊丧地说道。

    金烨闻言见铁手站在阑干边上,满脸失望的样子,也忍不住向下看去,只见下面的食客才子们将李师师给围了起来,嗡嗡地吵个不停,直到酒楼的伙计们为李师师挤开一条路来,这才让她从人群里面钻了出来。

    怕是后世的明星粉丝见面会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金烨想到。

    金烨安坐,心中也不想什么要与这汴梁才俊争高下的念头,实在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些上辈子耳熟能详的人物而已,这次见识过了,下次兴许也就没有什么好奇了。

    只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想要见到李师师,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待李师师从酒楼大厅内下去,大厅前面一小台,有一妇人慢慢走了出来,这妇人虽然年纪不却也是风韵犹存,大大方方满脸是笑,手中小扇轻轻挥动,上前和得月楼的食客才子们一番见礼。

    “王妈妈,你终于是出来了,师师姑凉什么时候来清唱一曲啊?大家已经等候多时了。”一个士子见这妇人出来,立马站起来接话,也是调笑,显得气氛活跃不少。

    “奴家省得,一会儿要是师师姑凉要是唱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烦请诸位才俊先指教一下师师姑娘。”王妈妈笑意更浓,摇摆着身姿便往后面去了。

    金烨见这王妈妈往后而去,也是伸着脖子往前面看着,李师师,名扬千年,此时就要一睹风采,心中也有不少期盼。

    不多时,李师师便在周围四个少女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娉娉婷婷,轻移小步缓缓走到台上的珠帘之后,盈盈一礼,身形轻柔婉转,淡蓝裙摆随身形轻动,优雅至极。

    铁手早就是嚷嚷开了:“不痛快!不痛快!唱个歌还要用帘子挡着,看不真切。”

    金烨抿了抿嘴唇,知道一会儿想要见到李师师,还得要在李师师唱完歌,凭借着自己的手段,吸引到李师师的注意力才行。

    不过,透过珠帘,金烨隐约间也看清了李师师的身材,有点失望的是,李师师又是一个豆芽菜,怎么看胸部的规模,都比神侯府中的平胸小叮当看起来还要小上一些。

    狠狠地鄙视了一下铁手,其他的不说,光是李师师的身材就是一个硬伤,就这飞机场,还怎么和自己家的颜如玉一较姿色?暗道铁手真是没有见识。

    李师师见礼完毕,众多才子们刚才嗡嗡作响的谈论声戛然而止,个个都往李师师看去,虽然金烨看不上李师师的身材,但是这些才子如何能够和见识过遮天中各族天骄圣女的金烨相比,显然是被她绝美的姿容吸引了。

    “奴家李师师,献上一曲助兴,还望公子们不吝赐教。”李师师红唇轻动,声似翠鸟。

    “好!”

    下方刚有几个才子大声叫好,就被其他希望能够听到李师师歌声的才子给恶狠狠地盯了回去。

    有不少家境富足的才子已经暗中悄悄地招来酒楼的小二给李师师打赏银钱了。

    李师师一句献丑,轻抚琴弦,琴声悠扬,不愧是汴梁城中的花魁,技艺也是高。

    只见李师师口齿微动,黄莺鸣啼,绝美的歌声便从她的嘴里唱了出来,一直酥到一众才子们的心里。

    李师师唱的正是一曲苏轼大作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李师师的唱法应该是水调歌头最原始的,最正统的唱法了,虽然不如后世流行唱法的那样富于变化,但是一声声曲调却像是一条溪流一样,直接缓缓流入众人的心中,涤荡众人的心灵,断的是美妙。

    按理说,李师师登台演出,自然是不会缺少曲子的,有的是周彦邦这样名声高绝的才子来帮她作诗,但是此时时近中秋,而中秋词自从出了水调歌头之后,余词已然尽可废矣,故而最后李师师还是唱了水调歌头。

    待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曲唱罢,余音绕梁,众人皆是听得入了神。此词出世几十年,还从没有人能唱出今日这等哀怨味道,金烨听了也不由感慨李师师的琴艺和唱功高绝。

    “今日能够听到师师姑凉如此天籁,便是马上让我去死,也是没有遗憾了。”许久,这才有才子开口说道,众人此时再看向台上,却哪里还有李师师的身影?

    王妈妈这时走了上来,道:“谢谢众位才子捧场,刚才,师师姑凉出题了,题目是一个缘字,若是有人能够写出让师师姑凉满意的词,必然会被师师姑凉请入房中一叙。”

    众人知道,肉戏来了,也不管自己的腹中有什么水平,写得怎么样,全都向小二要来纸墨,写上自己的词。

    铁手这时只拍脑门道:“打架,我老铁在行,但是这写诗?我老铁连一个字都不认识,还怎么写啊!”

    金烨也向小二要了纸张,等了半天不见小二拿给自己,反而比自己后要纸张的人都拿到纸了,小二却不拿给自己,不由有些怒气,道:“小二,怎么还没有把纸拿来?”

    金烨自从确认了自己墨家巨子的身份,担任了国师之后,穿着也变了很多,不是一身国师的道袍打扮,就是像墨家先贤那样,穿粗布衣服。

    金烨此时就是一身粗布衣服,虽然没有像墨家先贤那样光着脚,但是同样也给人一种江湖中人的感觉。

    旁边一个秀才就瞥着金烨嘲讽开了,道:“白丁中人,也会写字?”

    金烨见有人在嘲讽自己,小二仿佛又没有见到自己,眉头一皱,暗道果然世上的人还是喜欢用狗眼看人的比较多,就要发飙。

    却不想铁手比他先发作开了,直接一掌拍在桌子上,在桌上印了一个寸许深的掌印。

    这一下,秀才不敢说话了,店小二也很快将金烨要的纸张拿来。

    金烨轻声道:“贱人就是矫情。”

    铁手听了,嘿嘿直笑,秀才的脸憋得通红,却不敢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