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恶念起 风云聚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心思一动,金烨避开问话,便道:“自古以来,道家无为长生,儒家浩然正气,法家经天纬地,我墨家的真意又怎么会只在于区区的器械之道。”

    “那巨子墨家所擅长的是?”赵佶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既然金烨的制器之道已经如此厉害了,听他的话,居然还有更厉害的东西存在,那究竟是何等样的事物啊!

    不过随即赵佶的目光又暗淡了下去,自古以来,百家相争,无不是想要向帝王推广自己的学说,赵佶甚至已经想到,接下来就应该是金烨向自己推广自己的墨家之道了,可惜的是,儒家已经占据了正统地位,那些儒家的人又岂会让墨家回归朝堂?

    不过金烨却是没有如赵佶所料的那样,向他推广自己的学说,反而道:“墨家之学,重在格物,俯查天地奥妙,知天地之所以生,故能生天地知日月之所以升,故能挪日月知众生之所以老,故能避衰老。”

    想要算计一位帝王,还有什么能够比长生更能适合担当诱饵呢?想当年便是唐砖中的李二,不是也对长生和白玉京恋恋不忘吗?

    金烨说的话虽然比较玄乎,什么创造天地,挪弄日月,赵佶是不明白,但是避衰老,赵佶可是清楚的,对于痴迷于道家学说的帝王而言,避衰老可不就是长生吗?

    当即赵佶身子猛地一僵,接连上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金烨的手问道:“巨子可能有长生之法。”

    倒是旁边的梁太尉没有被金烨的话给弄晕,提醒赵佶道:“官家可不要让人给骗了,自古以来,便是像秦始皇,汉武帝那样的人物,也未曾能够求得长生不老,何况这个巨子也委实太过年轻,仅凭诸葛正我和王爷的一面之词,恐怕不足为信啊!”

    自古以来,但凡是昏庸无能的君主,大多都是没有主见的,梁太尉如此一说,赵佶的心中便也起了疑惑,心中也道自己是太过激动了,单单只凭借一套机关战甲,还不足以说明金烨是墨家巨子,不过在面上,赵佶依旧呵斥道:“大胆奴才,巨子身为一派学说的领袖,如何值得你怀疑?”

    转而赵佶看向金烨道:“巨子”

    金烨知道,这是让自己显露真本事呢,不过金烨的心中却是不怕,他非但有着延长生命的药剂,还有着种种仙法,想要忽悠人,实在太过简单。

    只见金烨走出降宵楼,走到一棵梅树的下面,右手一招,便取下一根已经枯死的枝条。

    重新回到楼中,金烨将枝条递给赵佶道:“官家且看这根枝条,是不是已经枯死了。”

    赵佶看了看,又递给梁太尉仔细看了下,这才道:“这确实是枯枝无疑。”

    金烨也不屑用什么障眼法之类的,从赵佶手中取过枯枝,手掐法诀,顿时梅树枯枝变得模糊起来,好像笼罩在一层光幕之中。

    顿时赵佶就瞪大了眼睛,连梁太尉也安静下来,就仿佛时间倒流一样,只见那枯枝渐渐地变得湿润生动起来了,就像重新有了生命一般。

    金烨的手印一变,就见无数嫩绿的新芽从那原本枯死的枝叶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无数的树根也从树枝的断口处长出。

    只是片刻的功夫,树枝在金烨的手中就长得如同一棵数百年的老树了,只是那老树依旧只有巴掌大看起来像是一棵盆景。

    赵佶是一个文艺青年,对于盆景自然很是喜欢,尤其金烨手中的这棵树处处透着一股苍劲有力的感觉,真的是盆景中的佳品,特别这棵树是经过金烨这位仙人的手植成的,必然会沾染不少仙气,于是急忙改变了口气,问道:“仙人,可否将这棵仙树赐予我。”

    金烨摇头,道:“你切莫小看了这棵树,虽然在我的手中只有一掌大然而实则它却有三丈高下,官家是拿不动的。”

    说着金烨将手中的树一抛,落于降宵楼之外,众人看去,只见那树似乎从另外一个空间,划破空间而来,等到梅树落地时,果然如金烨所说,那梅树是一棵有三丈大小的百年古树。

    高俅,高太尉的府中,高衙内一路哭喊着,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爹!爹!”

    高俅正在书房中看书,身为一个从混混起家的朝堂大佬,高俅自然知道,自己比起其他人的弱点,他的根基不如其他人。

    所幸,由于在做混混时,见识过不少江湖争斗的手段,再加上当今官家的爱护,高俅这才在朝堂的明争暗斗之中成长起来,斗倒了一个接一个正统出身的文臣,成就如今的地位。

    听自己的儿子一路慌慌张张哭喊着跑了进来,当即不悦地训斥道:“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

    见自己的儿子身上满是灰尘,似乎还摔了好几跤,心中疑惑,于是问道:“何事慌张?”

    “爹!爹!有人要杀我!快!快派人去把他们给杀了?”高衙内慌张地道。

    “谁要杀你?陆谦人呢?”高俅问道,同时心中疑惑,难道在这汴梁城内还有人敢对自己的人下手不曾?

    “陆谦?陆谦?他,他刚才,好像是被人给杀死了。陆谦冲上去,那人踢出一脚,然后陆谦就躺地上不动了。”高衙内的话成不了句子,断断续续地道。

    “什么?陆谦被人给杀了?”高俅心中一惊,原因却是有两点,一个是对方真的敢杀自己高府的人,另一个则是高俅知道陆谦武功极为厉害,能和林冲大战,却被人一招给秒了,那对方的功夫得要有多高啊?

    “对方是什么人?”高俅问高衙内道。

    “那边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很漂亮,就像是仙女一样!”高衙内一脸猪哥像地道。

    “孽畜,还不说出实情?”高俅怒道,心中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是平时,高俅自然是不会理会的,强抢民女而已,多大的事啊!

    只是这次却不曾想招惹了一个敢不给自己面子的狠角色,高俅自然大怒,武林高手高俅自然不怕,他有重兵守护,除非绝世高手,否则不可能在大军之中杀了他,但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高俅有点愤恨高衙内不开眼,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还得尽快将对方找出来杀掉以绝后患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