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汴梁风情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当二楼上的两架98式12.7毫米重机枪在画舫二楼上喷吐火舌的时候,这一场冲突便已经画上了句号。

    98式12.7毫米重机枪可不是在枪支刚刚发明出来时候被研发出来的二杆子重机枪,而是二十世纪末研究生产,二十一世纪华夏陆军的现役装备,当初被设计的时候是专门用来对付普通的装甲坦克的,也可用于对低空飞行的航空器发动攻击。

    所以在重机枪这划时代的武器出现时,所有的弓箭,床弩,一下子就都成了辣鸡,在重机枪每分钟高达近千发的子弹射速下,无数曳光弹如同飞梭一样,带着一串曳光,扑入了竹筏上正准备登船的刺客中。

    在金烨高亢的霸王别姬歌声中,对重机枪这种武器毫无应对经验的刺客们,就这么一排排地倒下了,他们中有人还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有人的神情一片迷茫,还有人看着在夜幕和雨幕中发光的弹道轨迹,只当是遇到了神仙。

    可是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一切都已经晚了,面对机枪的子弹,在这开阔的河道里,刺客们根本找不到隐蔽的物体,甚至他们连卧倒都不知道,便这样直接被机枪给突突了,肢体破碎,连竹筏也在机枪的火舌下成了碎片。

    画舫的甲板上,竹筏上,河面上,都是刺客们的尸体,雨水混合着鲜血缓缓地流淌着,不一会儿,便将整片河面都染红了。

    王寅已经傻了,他见过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见过战场上的飞箭如蝗,血流漂橹,但是何曾见到过重机枪这种纯粹的屠杀武器。

    这可是五百人啊!不是五百头猪,而是五百个方腊的精锐,凭借着五百人,王寅甚至敢带着他们硬撼大宋的两千禁军的,可是却在这盏茶的时间内,全都死光了。

    “将军快走!”

    一名先前随着王寅上船的刺客大声地喊着,伸手抱着两个护卫,企图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他们的脚步。

    “噗噗!”声接连响起,两把唐刀不停地从那刺客的后背刺入他的身体,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口中突出。

    王寅傻傻地看着,脚下在不自觉地移动,躲避着护卫们的唐刀。

    楼上的机枪在清理了画舫之外所有的刺客之后,枪口调转,指向了下方的王寅。

    其他两名刺客见了,扑了过来,挡在王寅的身前,喊道:“将军快走!”子弹便已经将两人的身体洞穿。

    四溅的血水混合着雨水打到了王寅的脸上,温热的血水带着浓郁的腥气让王寅清醒了过来:“小六子,小三子!”

    两个刺客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将王寅推入河中。

    最后的一名刺客眼见王寅跳河逃跑,便猛地窜出几步,冲到了王寅跳河那边的甲板上,伸开双臂,呈一个“大”字,用自己的身体阻挡金烨护卫们的跳河追击,十多把唐刀刺入了他的身体,那刺客最后留恋地向自己身后王寅逃跑的地方看了一眼,“砰!”地跪倒甲板上,然后向前倒下。

    喊杀声渐渐平息,画舫中的伙计们也都渐渐退去了惊慌。

    云水云竹两人坐在云竹的香房之中,耳朵中传来了金烨的霸王别姬,原本金烨就比较雄浑的歌声,在喊杀声,枪声的衬托下,越发地悲壮慷慨。

    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面对强盗毫无办法的两人,只得将外面的喊杀放下,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金烨的歌声中。

    “庄家在唱歌呢!”云水道。

    “那曲子好怪的调子啊,尤其是那歌词虽然不是什么白话,有一丝的韵味,但是比起诗词却是……。”云竹欲言又止。

    静静地听完这曲子,云竹也有些难以说清自己心中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她从未曾听过这样的曲子,不是词曲,也不是民谣,那些能登大雅之堂的乐曲之中,也未有如此奇怪的唱法。

    千年以降,乐曲一道走的都是单声音乐的道路,即便千年以后,每一支地方戏曲追求的唱法其实都是从气势气韵上下功夫,要说变化,远不如结合了各种风格的现代音乐来得繁复,这一曲唱完,以云竹的功力自然便能清楚感受到歌曲中追求的繁复变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简单肤浅在另一方面却又追求技巧变化复杂到极点的乐曲几近邪道,但对她来说,确实也有着诸多的震撼和启发。

    另一方面,歌词却有些过于浅白,有些地方似有拼凑嫌疑……她看了看金烨的方向。

    歌词或许是随意,倒像是随意说了句话,毫不经意地追求着有趣的唱词方法,最后便拼出了这样一首歌似的。只是即便这样,也实在是太令人惊异了,那散碎浅白的词句实际上也有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意境,信手拈来若一个玩世不恭的游戏。在这之前,云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这样的一首乐曲弄得有些无措,乱了心绪。

    “确是是好听呢!”云水大家和云竹不同,她擅长的是舞蹈,歌曲什么的,不是她真正用来吃饭的家伙,所以云水对于歌这方面倒是不如云竹那么虔诚,那么苛刻认真。

    云水也跟着金烨哼了起来:“

    我站在烈烈风中

    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望苍天四方云动

    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

    荡气回肠的曲子在云水大家唱来,竟然也有几分巾帼英雌的感觉。

    外面,在打退了刺杀过后,画舫上下来几名护卫,清理了河道之后,船队便重新又踏上了行程。

    乌篷船内,金烨看着跳入河中逃走了王寅,终究是没有亲自将他解决,在遮天位面中,金烨养成了一种习惯,就像叶凡一样,两人都是不屑于对蝼蚁出手的。

    汴梁是大宋皇城,因为当年不过是从一个军州衙署发展起来,虽然在真宗和当今官家两朝都竭力扩充营建,但是天然受到局促,依然远比不上前代如汉唐的长安宫室,后世的故宫也是比不上的。倒是和明朝开国时候南京的富室规模差相仿佛。

    大宋皇城当中,四分之三的面积都给了中央各个衙署占据,作为办公场所。

    皇城之外,紧贴着的就是热闹集市。

    大宋官家,往往在禁中登高就能看见汴梁城中市井百姓。大宋皇城禁中,算是历朝历代当中烟火气最足的。

    旬日之后,金烨的船队一路上走走玩玩,到达了汴梁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