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血染石河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眼见自己眼前缠住自己的护卫虽然在招式上不如自己,却可以凭借一身横练的功夫将自己给死死地拖住。

    而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得力手下也在众多护卫的围攻之中左支右突,情况危急,似乎在下一刻就会被众护卫们给乱刀砍死,王寅不由心中大急。

    当即便虚晃一枪,借机想要脱离眼前护卫的纠缠,和那边自己的手下汇合,等待其他的刺客赶到,便内外合击,大局已定。

    可是王寅哪里知道,金烨的这些液体机器人护卫们要论起打斗的招式,破坏力,以及对于内功的运用是大死也赶不上王寅这样的武林高手的,但是要论起相互之间的配合,那数百人如同一人的动作,却是王寅打死也难以想象的。

    这些液体机器人护卫是金烨根据终结者中的液体机器人让智脑帮忙研究的,虽然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原理是不是相同,但是金烨却可以肯定,在吸收了数个世界的科技成果后造出来的液体机器人,绝对不是终结者可以比拟的。

    这些液体机器人护卫们用通讯设备相互联络,相互联网,相互配合,并且由信息处理器来统筹兼顾。

    所以当王寅刚刚脱离先前的护卫的时候,一把唐刀便横劈而来。

    耳听见“斯斯”的利刃破空之声,王寅也长枪一晃,化作一百零八道淡蓝色的虚影,刺向拦路的护卫。

    可是那拦路的护卫就像丝毫没有看到王寅直刺而来的长枪,依旧将自己手中的唐刀劈向王寅。

    眼见对方那丝毫不为自己长枪所动的表情,王寅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悄悄地收起了三分力道,以作应变之用。

    江湖比斗,战场厮杀中向来都有一寸长,一寸强的说法,果然不出所料,王寅的长枪先刺中拦路的护卫的心脏,紧接着,那一百零八道淡蓝色的枪气虚影便穿拦路护卫的心脏而过。

    感觉到自己手中长枪如同刺中钢板的力道,王寅既惊且喜。

    惊的是,对方竟然也是一个将肉身练到了不惧神兵的高手,要知道虽然横练功夫的传播比较广泛,但是却极难修炼,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伙人会有这么多的横练肉身的高手?

    喜的是,对方被自己发出的枪气穿胸而过,这枪气和剑气一样,极具穿透力,可以无视对方的肉身,直接破坏对方的内脏,让对方吐血而亡。

    然而不等王寅高兴,那拦路护卫的唐刀便已经劈至,想要从王寅的肩膀斜劈而下,将他劈成两段。

    来不及多想,王寅便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对方唐刀的致命一击,然而当王寅从甲板上站起时,只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剧痛,黏黏的,湿湿的,热热的,伸手一摸,借助画舫上的灯火,王寅发现自己的后背流血了。

    王寅震惊了,不是因为自己的伤势,而是因为对方的护卫居然可以无视自己的枪气,难不成对方已经将一身功夫练到了五脏,达到了内外如一的大宗师境界了吗?

    又连续战了几人,王寅发现,对方竟然都是将功夫练入五脏的高手,王寅震惊了,心中明白,要不是对方只练肉身,不会真气攻击之法,自己早就已经死了,但是对方将功夫练入五脏,而且力大无穷,出手都是招招夺命,却已经是占据了不败之地,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武艺练入五脏,达到大宗师境界,这在整个大宋,大辽,西夏都找不出一人,即便是被武林人私下推为武功第一的周侗也差了半步。

    可是在这一个不起眼的画舫,竟然突然出现这么多,对方想要干什么?难道也要造反不成?这和他了解到的对方是一个书生和商人的信息完全不同啊!

    王寅哪里知道,在大宋被元朝灭亡之后,倒是出现了一个创出太极拳,达到内外如一,名字叫张三丰的大宗师,而眼前的这些护卫哪里是什么大宗师,只不过他们的身体肉身全都是用液体金属材料制造而成的罢了,王寅的攻击打不坏而已,否则即便是一个只修肉身的大宗师也可以轻易地让王寅全军覆没了。

    正当王寅想要退去,三声惨叫响起,王寅转头,发现自己的几个得力手下一时不查,已经护卫们抓住了破绽,一下子被杀死了三人,而剩下的估计也撑不过十多招了。

    立刻,王寅的眼睛都红了,他自从跟着方腊起兵造反,一路以来战无不胜,除了是因为自己文韬武略之外,这几个手下也是他不小的依仗,曾经数次在危急关头,帮助自己挡枪,挡箭,如今一下子就都要死了,王寅如何受得了。

    当即大喝一声:“杀!”,便如同了疯魔一般,红着眼睛,青筋爆现地杀进了护卫群中,冲去救援自己的手下。

    那剩下的四名刺客也都知道到了拼命的时候了,纷纷怒吼着和周围的护卫们以命搏命。

    然而正在此时,画舫后面的一条乌篷小船上传来了一阵琵琶和古筝的合奏,乐曲激昂,琴弦激烈,那乐声中仿佛出现一个伟岸的男子,戎马半生,无数英雄纷纷折腰,曲调一变,又见他临河远眺,倚马北望,里面还带着无尽的落寞,仿佛英雄末路,只听一个男子高声放歌,道:“

    我站在烈烈风中

    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望苍天四方云动

    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人世间有百媚千抹

    我独爱爱你那一种

    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我心中你最忠

    悲欢共生死同

    你用柔情刻骨

    换我毫情天纵

    我心中你最忠

    我的泪向天冲

    来世也当称雄

    归去斜阳正浓

    ”

    仿佛是在歌声传来的第一时间,王寅就移过目光,正好对上了金烨看过来的视线,而于此同时,那些乘着竹筏的刺客们也都已经赶到了船边。

    心知今日恐怕和自己的五百弟兄们都要死在这里的王寅大喝一声:“金烨狗贼,我杀了你。”

    便带着已经冲上来的刺客们,冲向金烨的乌篷船,决定便是今日死了,也要将金烨给杀死。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哒哒”的声音,也从画舫的楼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