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尚书王寅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雨依旧在下着,那联通天地的晶莹雨滴,如同在天地间用雨水拉起了一道,两道,无数道水晶珠帘。

    在雨幕之下的树林中,数百个身穿夜行服,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就静立在雨幕之中,一片寂静,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

    单是从他们衣服打扮上来看,就可以确认,这群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刺客?杀手?亦或者是土匪?就是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人?雨水将他们的衣服都打湿了,使得夜行衣紧紧地裹在他们的身上。

    只听为首的一个身穿书生儒衫,手提长枪的人问道:“对方的船队到了哪里?”

    一个单膝跪在正前方的刺客道:“回禀尚书,目标人物的船队已经在两里外了。预计再有小半个时辰就会到达这里。”

    从刺客的话中得知,为首的那个身穿儒衫的男子竟然是一个尚书大人,而且听语气,他亲自带手下杀手来此似乎是要截杀什么人。

    只见被称为尚书的男子闻言,右手轻轻策动马缰,驱马缓步走到大河旁边,极目远眺大河的尽头,似乎可以看穿远方隐藏在夜幕和雨幕中的船队。

    雨水滴落在儒衫尚书手中银枪的枪刃上,发出轻微的“苍呛”的轻鸣,只听他嘴里轻声道:“就要到了吗?这几个月来,我食不甘味,睡不安寝,是为了什么?”

    转而儒衫尚书对着一帮手下此刻厉声喝道:“我的弟弟为了营救圣公麾下的首领,被人杀死在了镇江城里,对方是一个书生,一个商人,竟然敢杀害我们方腊的好汉,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顿了顿,尚书才继续道:“而经过我几个月时间的多方打探,终于让我知道了对方的名字,金烨,这次更是机会难得,无意中知道了对方会在今晚出镇江城,前往汴梁,现在对方离我们只有两公里的距离了,兄弟们,此次不用我们入城偷袭,更是在这里布下天罗地,今晚若不能杀死对方的全家,我王寅誓不为人。”

    “杀他全家。”

    “杀他全家。”

    “为少主人报仇。”

    “为少主人报仇。”

    下方的一帮刺客齐齐高声喊道。

    而就在两公里外的船队中,一艘画舫后面的乌篷船上,“啊切”,秦瑶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回事?我修炼到如今,早已寒暑不侵,怎么会打喷嚏呢?”秦瑶似乎是在询问金烨和颜如玉,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这是心血来潮!姑爷,小姐,有人要暗算我们!怎么办啊?”秦瑶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急声道。秦瑶也是一个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了,虽然在金烨和颜如玉的面前依旧颇为乖巧听话,但是在遮天位面也是少有人能敌了,所以对于修行的常识也是十分地清楚,立刻就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这是心血来潮了。

    “嗯!”金烨嗯了一声,然后继续搂着颜如玉的柳条细腰,指点着窗外的雨景,道:“在这乌篷船上,闲观秋雨,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啊!”

    金烨看起来似乎丝毫没有把可能出现的暗算放在心上。

    “姑爷”秦瑶急得跺脚。

    “行了,都是快要成为大帝的人了,还能有什么危险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况且这个凡人的国度,又能有什么高手。”颜如玉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越来越有人间的烟火味了,和当初刚和金烨认识的时候完全不同。

    秦瑶一下子不敢多话了,小声地抗议道:“我不是担心前方画舫上的人吗?”

    金烨则是心中暗道:“南国尚书王寅?这不是方腊手下的大将吗?”

    不由地想起了水浒传中对他的描写:王尚书正走之间,撞着李云,截住厮杀。王尚书便挺枪向前,李云却是步斗。那王尚书枪起马到,早把李云踏倒。石勇见冲翻了李云,便冲突向前,急来救时,王尚书把条枪神出鬼没,石勇如何抵当得住?王尚书战了数合,得便处把石勇一枪,结果了性命,当死。城里却早赶出孙立、黄信、邹渊、邹润四将,截住王尚书厮杀。那王寅奋勇力敌四将,并无惧怯。不想又撞出林冲赶到,这个又是个会厮杀的,那王寅便有三头六臂,也敌不过五将。众人齐上,乱戳杀王寅,可怜南国尚书将,今日方知志莫伸。

    以一人之力独对如此多的梁山猛将,还力斩数人,显然王寅是一个狠角色,应当是这个世界里的高级武力了,不由有些好奇。只是心中纳闷,自己何时招惹了这样的人物?

    研习术算之法日久,金烨也知道了术算一日间也只有最开始的三次比较灵验,所以金烨一直没有依赖它。

    如今好奇心上来,忍不住掐指一算,反复推敲两下,这才苦笑,上次自己杀死闯入自家欲要行凶的方腊匪徒的时候,有一个人说自己是王寅的兄弟,当时金烨也只当他在放屁吓唬人,懒得理会,却不想是真的。

    重新拿出了一壶灵果酿制的果酒,让秦瑶准备两道下酒菜,这才对颜如玉道:“一场厮杀便在眼前,不妨我们只当看一出大戏如何?”

    颜如玉毕竟不是出自科技世界,平时只专注于自身的修炼,对于金烨所谓的神兵还有机器人并不是很了解,见自己相公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于是担心地道:“你在画舫上安排的人手实力如何,若是让一两个匪人冲了进去,胡乱地砍杀上一气,看你还有看戏的兴致?”

    “放心吧,来人只是世俗的武者而已,对他们威胁不大。”

    时间不长,秦瑶就端出了三道菜式,金烨不由有些感慨,修炼之人就是不同,虽然条件简陋,一时间找不到太多合用的食材,但是同样是油炸花生,秦瑶居然在每一粒花生上都用刀雕刻出了神态动作各不相同的佛像菩萨,简直是栩栩如生,常人若是见了,怕是只会当宝贝供奉起来,如何舍得下口。

    两里的路途瞬间即逝,在一处水流比较平缓的河道上,突然漂浮着出现了十多根被人砍伐的大树,横着将整个河面封锁。

    由于夜色昏暗,雨幕遮挡,画舫上的舵手,船员没有注意到,“轰”地一下子就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