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风雨夜渡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时间不觉流逝,诸葛正我老头在三个月多之前就出发去了汴梁。

    不过金烨却是没有跟着去,在镇江留了下来,毕竟诸葛正我此去汴梁重建神侯府,很多事情千头万绪,确定办公位置,也就是神侯府的府邸,拜访朝中大佬,招兵买马什么的,诸事繁杂,都不是金烨想要参与进去的。

    也因此,金烨算是见识到了大宋时候官员赴任时候的麻烦,首先要与离去地方的朋友道别,然后要收拾家中大小物什什么的,娇娘又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女子,便是什么马桶之类的物件都不愿意丢弃,这样一来,只是行李便足足有五大车,然后光是要宴会应酬和收拾行李就要花去很多的时间。

    而再加古代交通不便,这要是等到诸葛正我到汴京赴任,也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就这还是镇江距离汴京不算太远,而且官家为了重启花石纲,大肆修缮了南方各地到汴京水陆路交通的原因。

    和汴京这样的京都相比,镇江城心的街市无疑要拥挤了很多,也婉约了很多。

    西津渡古街无疑就是这样的一条道,由于接近西津渡口,许多商船都在这里下货,什么丝绸,瓷器,茶叶什么的。所以这里的人流量比起镇江其他地方,无疑要多了很多,整条古街不要说跑马了,宽度只有两人长的街道就是走人都显得要拥挤。

    金烨踏了这条青砖铺就的道路,砖缝之间倔强地长着一些矮矮的野草,可能是昨日下了一场雨的原因,小草也显得格外精神。

    雨后逛街,没有暑热,没有毒辣的太阳,空气中也仿佛带着潮潮的诗意,金烨今天来这里逛街却也不是闲逛,而是有目的的,他身旁跟着一些家丁,像狗腿子一样排开前方拥挤的人群。

    “初秋时节,昨日下了一场秋雨,今日的天气便也凉快了许多。”

    “已经立了秋了,若是没有意外,此后每下一场秋雨,天气便会寒凉几分。”金烨身边的秦瑶道。

    金烨点头,转而又问道:“如玉便在这条街道的铺面之内?”

    秦瑶点头道:“小姐在这里开了一家有间酒家的分店,在镇江的五家店面之中,便数这里的生意最是火热。”

    金烨摇头苦道:“想不到你家小姐居然一下子就喜欢做生意了,原本我也只是想要让如玉体会一下人事红尘而已,这回却不想她连家都不回了。”

    秦瑶低着头道:“小姐说,她这段日子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又有进步了,虽然离证帝还毫无头绪,不过小姐已经停留在准帝巅峰已经有两万多年了,能够有丝毫的进步也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这里的有间酒家很忙?”金烨一直以来由于有神兵和颜如玉在打理产业,扩大影像力,所以对这些东西并没去太过留意。

    也是笑话,如果载入了数个位面商业经验的神兵都有搞不定的事情,金烨也只能动手杀人了。

    “确实是有点忙,而且姑爷神兵在酒家内用硝石制造冷饮雪糕,让说书先生在酒家里面讲述大唐双龙传、天龙八部之类的故事,酒楼现在每日都是客满。”秦瑶轻轻点着额头,无意间流露出的一丝魅惑风姿,也是让街的其他路人都有了大脑短路的感觉。

    “姑爷,这次我们来这里,是不是要先让人告诉小姐一声啊?”

    金烨没有理会秦瑶,脚步又快了几分,因为在他的眼前已经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明黄色的有间酒家的旗子。

    “唉!姑爷”秦瑶叫了两声,见金烨没有搭理自己,遂很不情愿地跟了去。

    走入酒楼,还没有入座,只听大厅的侧面高台之,一个满脸精明的老者一拍镇木,故意吊着众人的胃口,很是神秘地问道:“你们猜,段誉在松鹤楼内见到了谁?”

    “谁呀?”

    “快说!你这老头,就是喜欢卖关子。”

    “就是,就是。”下方的观众响应。

    “只见西首座一条大汉回过头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段誉脸转了两转。段誉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段誉心底暗暗喝了声采:“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大理,都不会有这等人物。包不同自吹自擂什么英气勃勃,似这条大汉,才称得英气勃勃四字!””

    耳听说书先生在讲天龙八部,金烨对秦瑶道:“楼找一个位置坐下。”

    古代无论是哪个朝代,粮食都是属于不够吃的,再加大户都有囤积粮食的习惯,所以金烨道也没有让颜如玉和神兵制造高度酒,来浪费粮食,否则还不知道路边又会有多少饿死的白骨呢!那便是造孽了。

    随手点了一些拿手酒菜,然后又在小二的强烈推荐下,点了两份雪糕。

    金烨这才继续对秦瑶道:“今天夜里,就要走水路坐船去汴京了,也不知道如玉是不是准备好离开了,不过终究还是会在这里留下一个神兵,想来就是其他的一些酒家会有反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酒楼倒是不能只指望着我每年给出一些故事给这边讲,终归还是要有自己的创作的队伍才是。”

    “姑爷,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要将我给娶过门啊?”秦瑶突然开口。

    金烨有些措手不及,事实,以遮天位面北斗星域的种种风俗,数万年下来,他和秦瑶两人之间早已经有些难以说清道明关系了。

    “你这么小,懂什么?”金烨下意识地说道,这句话以前都是秦瑶来调侃叶凡的。

    “姑爷,你……”秦瑶顿时脸颊一红,气鼓鼓的看着金烨。

    “等你成就大帝吧!”金烨道,老实说在金烨的心中一直觉得自己现在和秦瑶的这种关系刚刚好,毕竟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什么的。但是秦瑶一再坚持,金烨只能给出一个说法。

    一时间两人间的气氛有点尴尬,金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看来今天晚有雨啊!只能顶着风雨来一个风雨夜渡了。”

    所幸这种尴尬并不是很长。

    没过一会儿,只听小二道:“菜来啦!水晶肴肉,清蒸阳澄湖闸蟹,蟹黄汤包,延陵鸭饺,客官请慢用。”

    这些菜式都是金烨的神兵带过来的经典菜式,此刻秋季,正是时节,立马在饮食单一的大宋引起了轰动,可以说,有间酒家的生意有一半都是它们给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