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去你娘亲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大厅内,一众秀才才子们惊得合不拢嘴,旁边的女眷们也是掉了一地下巴,这词竟然是那狂徒金烨写的,他真的拿到了头名!

    只有在秦瑶那里展颜露出笑容,道:“公子,赢了呢!”

    金烨起身,来到粉面公子孙恒的前面:“孙兄,是到了该兑现先前承诺的时候了,还请到楼梯前面去躺着吧。”

    孙恒道:“金兄,我刚才是开玩笑的,这躺在地让金兄踩面皮,我看还是算了吧?”

    金烨摇头道:“我刚刚可没有看出半点开玩笑的样子,怎么?今天孙兄你是准备赖账吗?”

    “姓金的,你可不要逼人太甚。”孙恒声色俱厉,也是怒了。

    旁边有人帮腔道:“圣人言,以德报怨,虽然之前孙恒孙公子与你多有口角,但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呐。”

    “哪家的圣人说以德报怨的?孔子?我记得他说的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真不知道孔丘知道你们将他的话给歪曲到了这种程度,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金烨摇头道。

    “大胆,你敢诽谤圣人!”那人喝道。

    金烨对于儒家从来就没有多少的好感,虽然从管理学的角度来看,儒家控制着整个华夏人的思想长达千年,让华夏虽然分分合合,却依然最终可以实现大一统,算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了。

    但是同样,春秋时期,凡是用儒治国的国家,都会很快地衰败下去。哪怕是独尊儒术之后,儒家也在不停地阉割人的思想,导致直接最后近代华夏不断被他国入侵的惨剧历史。

    所以金烨很讨厌别人用儒家的行为准则来规范自己,更何况他是一代大帝,做了数万年的大帝,如何愿意让他人的准则加到自己的身。

    金烨狠狠地瞪了那开口的人一眼,那人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面,又好像是在被万剑加身,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化成飞灰一样。那人是一个秀才,如何经历过这种情景,大帝的杀气有岂是他能够抵挡的,即便有着金烨不想伤人的原因在里面,但是也已经让那秀才感到肝胆俱裂,当场便不敢开口了。

    金烨看着孙恒,道:“如果我们异位相处,你会放过我吗?”

    孙恒默然。

    “所以,现在大势在我,我又岂能放过你?”金烨道。

    “不可能!你一个商人,如何能够会写诗,定然是花钱买来的诗。”孙恒似乎知道这次自己是躲不过去了,慌乱地喊道。

    “去你娘亲。”金烨大怒,抬起一脚,踹在孙恒的胸口。

    “轰!啪!”

    孙恒直接被踹得倒飞出去,撞破了几张几案,落到了地。

    孙恒嘴角溢血,再也动弹不得,而他落地的位置,刚好在楼梯的正前方。

    金烨一步一步走了过去,然后一脚踩在孙恒的脸颊,狠狠地反复地碾了两下,这才踏楼梯,奔二楼而去。

    孙恒再也支持不住,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终于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楼下这才传来一种才子们的小声议论声。

    “有辱斯文。”

    “莽夫。”

    “羞于此人为伍。”等等。

    攀着梯子,穿越戒备森严的楼梯口,待到眼前豁然开朗时,金烨看到另一番景象。

    只见大船面的平台琼香缭绕,灯火缤纷。屏风纱幔下,几十名身穿轻纱的舞姬在乐声中翩翩起舞。四周摆设着一圈楠木描金桌,千花碧玉盆。桌摆着珍馐百味、异果佳肴,就是仙家宴客的聚会,除了灵果之外,也不过如此吧。

    金烨三人站定,金烨正犹豫要不要行礼什么的,从内心来将,金烨是不愿意的,实在是没有让一个数万岁的老人向一众几十岁大小的人行礼的道理啊,但是谁让金烨长得太年轻了呢!

    正在犹豫便听有人大笑道:“哈哈哈,金小友,金神州,你瞒我瞒得好苦啊!不成想你竟然还有如此文采。哈哈!”

    金烨转头看去,便看到了康老头,疑惑道:“康老友,还有诸葛兄,你们也在这里?”

    得了,其他人一看,得!金烨都和康驸马平辈论交,还怎么让他行礼呢?便也不提这话。

    倒是李清二人不比金烨,行礼道:“见过诸位老大人,见过知府大人。”

    “今日踏春诗会,尔等二人出类拔萃,有幸得陆大儒亲口指点,还不快谢过陆师?”众人行礼后,那知府颜鼎便沉声道,却下意识地避过了金烨。

    两人再次向那捻须颔首的陆书文行礼,“谢陆师指点!我等洗耳恭听。”

    “呵呵,指教不敢当,我等相互切磋罢了,尤其是李清,你的诗词也已经入了宗师之门,年纪轻轻,前途不可限量啊……”陆书文气度雍容、十分有文坛盟主范儿。

    待到陆书文这边点评完李清二人,只听康驸马笑道:“金小友,我见你诗词之中多有精忠报国之意,何不前去参加科举,也好挣一个出身,报效朝廷呢?”

    其他人也纷纷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金烨的说法,当下金烨道:“如今朝中多有奸佞之辈,肆意妄为,诬陷忠良,盘剥百姓,南方百姓,也是因为重启生辰纲,而民不聊生,前段时间,方腊也借机打起了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大旗,造反了。时局如此,实在不是一个人可以应对的,多我一人又有何用?”

    不得不说,相比于大清的文字狱,宋朝对于言语还是很开放的,不会因为你说朝中有奸佞,而就把你抓起来。

    “这话不对,正因为时局如此,小友,你才要拯黎民于水火,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如此才不负胸中所学。”诸葛正我道。

    “别听诸葛老头瞎说,他性格向来如此,唉!只是我每每想起朝中有奸佞在兴风作浪,我便寝食难安,不过如小兄弟这般,遇到明君则兼济天下,时局不利则独善其身,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此次诸葛老头要去汴京去组建神侯府了,前路迷茫,小友作为朋友,难道不愿意去帮帮他吗?”

    金烨当下就是一愣,要是让他去进入朝堂整日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勾心斗角的,金烨自然就不愿意的,但是神侯府原本就是金烨想要加入的势力,却不想就这么放在自己的眼前,唾手可得了。

    金烨沉默了下来,思考了一下,道:“我回去考虑考虑。”

    金烨心中也是有一番打算的,只等回去做好智能义肢,送给盛崖余后,再加入神侯府,到时候,自己的分量会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