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金神州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诗会进行过半,金烨一杯一杯被众人在孙恒的带领下灌了不少酒。

    金烨也来着不拒,几坛清酒下肚,却丝毫不见醉态,反而是那些书生秀才两颊泛红,醉眼迷离。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来唱名?”终于有人疑问出声。原来按照惯例,每一轮诗词,都会有人将被评选出来的诗词前三名给唱出来,并请诗词作者二楼和众位大儒老大人共饮,只是今日诗会过半却依然无人出来唱名,人疑惑了。

    只是楼下的人哪里知道,金烨的北固亭怀古在楼众人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以至于一直相互之间品评,反而忘了让人出去唱名。

    “我们走吧,”金烨拉着秦瑶的手,对众人微微点头,笑道:“感谢诸位的款待,我难忘今宵,日后必有厚报!只是天色渐晚,我却是不能再在这里陪诸位待下去了。”

    古代时候自己称呼自己多用在下,小可,当小官的多自称卑职,下官,末将等等。金烨却是不愿意在这帮书生面前用在下称呼自己故而用我。

    “金兄且慢,还是等诗会结果出来再说吧。要是金兄被点中了,人却不在,岂不惹恼了楼的老大人们。”在场一个秀才劝道。

    金烨今日和场中的诸人关系并不是很好,秀才的劝说与其说是在劝,倒不如说是在敷衍,或者说是想看金烨留下来出丑。

    “哈哈!你不是说,如果你下笔之后,我们便不敢写诗动笔的吗?怎么现在听了我们李清李公子的忆江南之后,是不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却是和金烨有矛盾的孙恒又开始嘲讽了。

    “姑爷,让我去收拾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秦瑶也是怒了,她是谁?虽然还没有嫁给金烨,但是在遮天位面,很多人也是将秦瑶视为幽冥大帝金烨的小妻,哪里有人敢给她脸色看?

    金烨拦住秦瑶,道:“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不成?”

    刚刚他已经联系了自己城内的神兵,并从那里已经得知,孙恒家中就是开酒楼的,最近一直都和颜如玉有生意的纠纷。

    “这就对了,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既然有生意的冲突,那么一切自然也就都说得过去了。”

    说完金烨便要离开舱室,孙恒也起身,挡住了金烨的去路。

    “孙兄怎么说?”金烨看着挡路的孙恒道。

    “不怎么样,今日才子云集此地,我等还没有见识到金兄的文采,金兄如何可以离去。哈哈哈!”孙恒得意地看着金烨,他认为金烨这是害怕了,想要逃跑。

    “会见识到的,只要一会儿头名出来,我的诗大家也自然就知道了。”金烨淡淡开口。

    “哼!”旁边有人冷哼,文人自古相轻,金烨口口声声要拿头名,自然让很多人面子挂不住,而且很多人看来,头名是李清的忆江南的,他们自问自己写不出这样的词,金烨却说自己的词要好于忆江南,这不是在打众人的脸吗?

    “若是没有拿到头名怎么办?”当即那名秀才就道。

    “就是!就是!”孙恒连忙接口,道:“如果金兄没有拿到头名,我们也不要其他的,只要金兄脱光衣服游回岸就好。”

    “哦?”金烨眉头一挑,若是他真的没有头名,而裸泳回去,宋朝可不比现代,到时候金烨的名声必然毁了,还要受人嘲讽。

    不过出于对千古名篇的信心,金烨也是不急,反而下下将孙恒打量了一个遍,道:“如此也好,不过若是我拿到了头名,还请孙兄躺在楼梯前,我要踩着孙兄的脸楼。”

    “你!”孙恒大怒。

    “怎么?你不敢?”金烨反讥。

    “答应了!”旁边有秀才帮孙恒答应,孙恒想了想,也觉得有忆江南在前,金烨拿头名机会不大,便也点头同意。

    金烨见此,就重新坐下来,谁知刚一坐定,就见楼船一支烟花冲天而起,发出响亮的啪地一声,然后是二楼有人高唱道:

    “今天踏青诗会,首轮前三名出来喽!请叫到名字的相公楼来!”

    众秀才才子们闻言,都齐齐地安静下来,像乞食小狗一样仰头巴望着,心里狂念道,一定要有我,一定要有我。

    见下面安静下来,楼一个吏员打扮的人高声道:

    “第一位,第三名郑维桓相公!”然后也高声唱诵了一下郑维桓的诗。

    “好!”一阵欢呼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便见宴席的中间数人大声叫好,然后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起身和众人拱手,然后楼。

    孙恒得意地瞥了金烨一眼,在他看来,金烨的水平能拿到第三名便已经逆天了,如今第三名都没有,相比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好半天才收回艳慕的目光,众人又听楼高唱道:“第二位,第二名,李清李相公!”

    “江南好,铁翁古南徐。立马江山千里目,射蛟风雨百灵趋。北顾更踌躇。”

    方在唱诵李清的诗,只是下面的人脸色奇怪,他们都以为第一名是非李清莫属,谁曾想李清才第二名,那么第一名会是谁?

    不少人下意识地打量金烨,随后又将这个念头打消,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商贾,如何可以写诗?这是许多人心中的想法。

    李清倒没有太多的想法,站起身,向众人拱手道:“诸位,我先走一步,楼去了。我在楼等待着诸位相公的到来。”

    该到宣布第一名了,孙恒却不淡定了,他的底牌李清没有拿到头名,一股淡淡的不好的感觉涌心头,只见孙恒望着面色淡然的金烨,突然面目狰狞,喝道:“你绝对没有戏的,没有戏的。你一个商人如何能拿得诗会头名。”只是他的手心已经冷汗淋漓,却是忘了自己家中也是行商的事实。

    在这个极为重视名声的年代,若是被人踩着面皮楼,那么孙恒的仕途,钱途必然全都没有了,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这样的人为伍,哪怕是做生意也不行。

    只听面高声唱道:“第一名,金烨金相公。”

    孙恒的全身的骨头像是被人全部抽走一样,往地一瘫,嘴里喃喃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楼,一众大儒们喝着茶,却对能写出何处望神州的金烨颇为好奇,纷纷看着楼梯口。

    康贤康驸马更是道:“金烨金神州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