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何处望神州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楼上,知府颜鼎、康驸马、诸葛老头还有诸多的大儒分别坐在自己的几案之上。

    知府颜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对陆书文笑道:“陆老这次诗会开场的题目是不是太过简单了一些,想必一会儿必然有诸多诗词送上来。”

    陆书文低声道:“无妨,我等文人,宴会上只有酒菜却是太过俗气了一些,若是能够多上一些诗词来下酒,想必也是一桩美谈。”

    诗会上,举办者和大儒们总是会出一些题目让才子们创作,才子若有佳作,必然会私下探讨一番,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人选上几首质量足够好的诗词,送到诸位大儒之间,供众人品评。

    当然,如果对自己的诗词有足够的信心,也可以直接将自己的诗词呈送上去,此刻金烨和许多才子也都是这么做的。

    没过一会儿,便有十多张纸笺被人送了上来。

    纸笺在众人手上流传观看,不一会儿便听穆伯江念道:“试演新阵饮金瓯,剑舞霜风醉香喉。山遥色染青林秀,万里江流又一州。”

    穆伯江旁边的一位孔姓大儒闭上眼睛,摇头晃脑地品味了一番:“倒是写得极为工整,只是虽然诗中多有剑舞霜风,想要模仿武唐气象,可惜诗中的脂粉气依然过重,反而不美。总体来说,只能算是中等水准了吧。”

    康老头康驸马的本名叫做康贤,字明允,穿着颇为贵气。此时他正低调地跟诸葛正我老头在一旁谈笑,其实时间到这里,一般来说,真正的好诗词就都已经出来了,此时两人便在议论着这些。

    “江南好,铁翁古南徐。立马江山千里目,射蛟风雨百灵趋。北顾更踌躇。诸葛先生,依我看,诗会李清的这首忆江南真可谓是才华横溢了,虽说文无第一,但照我看,今晚怕是这首诗要最出风头了。”

    “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虽然此词平平淡淡,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首词却是将北固山一代的典故风貌描写得极为细腻的。”诸葛正我道,虽然他不是什么大儒,而且擅长的还是武艺,但是在诗词上的见识来说,诸葛正我却是不下于任何一人的。

    “这词一扫唐时遗风,不染此时的文坛风气,却能真切如此,李清李德新,的确是登入大家之列了。”康驸马道。

    诸葛正我也笑着拿起一首词,道:“今日的诗会虽然刚刚开始,不过想来恐怕接下来却是再无人可以超越李清的这一首词了。”

    康贤道:“那也未必,江南一地,自从大宋立朝以来,就一直都是文风鼎盛之地,便是再有几首也算不得奇怪。”

    便听诸葛正我老头朗声读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好!好!好!”

    诸葛正我连叫三声好,说到底他是一个武人,这种大气魄的词还是最对他的胃口。

    诸葛正我老头的叫好声将康贤给吸引了过来,低头看诗。

    这首词本是辛弃疾所做,金兵入侵,北宋汴梁陷入敌占区,长江边上的北固山成为了抗金前线。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极目远眺,我们的中原故土在哪里呢?哪里能够看到,映入眼帘的只有北固楼周遭一片美好的风光了!弦外之音是中原已非我有了!

    不过此时金烨化用这首词,隐含的意思自然而然地也根据时代背景的不同而发生了改变。

    这里的中原故土自然也自然变成了丢失一百多年的燕云十六州。

    康贤继续向下看去,“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

    世人们可知道,千年来在这块土地上经历了多少朝代的兴亡更替?这一问一答纵观千古成败,意味深长,回味无穷。

    然而,“不尽长江滚滚流!”往事悠悠,英雄往矣,只有这无尽的江水依旧滚滚东流。

    “这一句却是太过消极了一些。”康贤自语。

    自宋初以来,词句数百年的发展,意境深远大气的作品也有许多,然而到得这时,虽然先前已经有了像苏轼这样豪放不羁的词人,也有大江东去这样的大气之作。

    但是宋朝繁华至今,没有什么开疆拓土的野心,也直接导致当前词风上的脂粉气息太重,诸多诗词作品往往也是走到穷尽辞工繁复变化的道路上,尽是一些“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这样的婉约之句。

    倒是也说不上哪个好,哪个不好,但是此时“何处望神州?”这一首词一出现,便给众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词句朗朗上口,不知何时走过来的知府颜鼎,陆书文,还有其他的一些大人纷纷闭目细听。念完之后,康贤又喃喃地重复了最后一句,望着众人,不断小幅度地点着头,好半晌之后,方才叹了口气,“好词啊。”

    也是在如此的气氛里,那边诸葛正我再次伸手从康老头的手中拿过了笺纸,先是看了一遍,缓缓点着头。

    片刻之后,诸葛正我老头再去看时,却仿似注意到了什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咦?”的出声。随后蹙眉想着什么事情,脸上表情精彩。注意到他这般模样,还在心中想着这词句的康贤康驸马偏过头去。

    “怎么了?”

    “呵你且看看。”

    他将笺纸递过来,康贤拿着眯了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从何处望神州一直到生子当如孙仲谋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确实是好词,他吐了一口气,轻轻地摇着头,随后也是眼睛一眯,顿了一顿。

    词句后方自然还有几个字,不过此时大家还在感受这些句子,方才也还没有注意去看。

    那笺纸左下方书有落款,赫然写了四个字。

    金府。

    金烨。

    康驸马愣了愣,随后望了诸葛正我一眼,过了一会儿,哑然失笑。

    而楼下,秦瑶似乎是检查过了少女盛崖余的资质,发现她的资质极好,便起了爱才之心,似乎想要将盛崖余收入门下,更是答应帮助盛崖余治疗腿伤。

    不过大概是顾及太过骇人的原因,秦瑶没有用什么古经来治疗盛崖余,而是要用弹药,花上半年的时间来治疗盛崖余。

    金烨听了也没有多说,不过,既然盛崖余很有可能要变成自己人,金烨也不小气,准备回去之后,根据钢铁侠战甲,帮助盛崖余制造一个外骨骼,方便她在疗伤期间的行动。毕竟先前见到内功已经有了,再多个机关大家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