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名叫盛崖余的少女(下)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对于被人叫破姓名,金烨感到很是意外,因为自从他到镇江以来,一直都是比较低调的,也少有什么聚会活动,所以在金烨的印象中,除了康老头和诸葛老头,应该是没有什么人认识自己的。

    金烨转头,就看见之前那在大船之外和自己发生争执的粉面青年,正一脸得意地,挑衅地看着自己。

    金烨的眼睛微微一眯,能够这么快就打听到自己的姓名,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应该是原本就知道自己,另一个就是对方的势力在镇江这块地方很大。

    无论哪一种原因,对金烨来说,都是需要废些心神来留意的。

    “怎么样?金公子,需要帮助你就直说,在镇江谁不知道,我孙恒最是仗义。”见金烨没有说话,粉面公子越发得意起来。

    周围其他的一些才子也纷纷鄙视地看着金烨,他们之前见秦瑶妩媚动人,宛若天仙,早已一个个心思全被秦瑶勾去了不少,只是秦瑶和金烨颇为亲昵,又不理会其他的人,让他们没有丝毫搭讪的机会,所以这些才子早就对金烨不爽了。

    此刻见粉面公子嘲讽金烨,于是都跟在粉面公子的身后嘲讽金烨,想要撕开金烨的外表,让秦瑶知道金烨的无知,纷纷道:

    “这里是诗会,你一个白丁,又不会写诗,来凑什么热闹?”

    “就是!就是!还不快快离开。”

    “我等羞与你为伍。”

    秦瑶隐约知道自己又给金烨惹祸了,不过却不尴尬,反正这种事情在遮天位面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反而给金烨抛了一个媚眼。

    金烨正想答话,这时却有一个清淡动听的声音响起:“既然这位公子不愿意写,那便不写就是了。你们何必这样逼迫他?”

    金烨转头看去,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后已经多了一位女子,这位女子生得断的美貌,竟然将秦瑶身上的美貌光环给分去了几分。

    只见她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

    女子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微微抿着。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个女子的双腿残疾,坐在一张轮椅之上。

    “可惜了。”金烨听秦瑶微微地轻叹一声,声音几乎不可闻。

    金烨拱手道:“多谢姑凉直言,只是非是在下不愿写,只是怕写得好了,反而让其他人不敢动笔,反而破坏了诗会的气氛,就不美了。”

    “呵!好大的口气,写一首词,便想让我们不敢动笔?你在做梦呢?”在场的众人心中齐齐想到。

    那帮金烨说话的女子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

    秦瑶微微撇嘴,在遮天位面跟金烨去过地球的她自然是发现了一些这个位面的异常,也明白这里似乎是宋朝,不过却又是不大明了。

    不过既然这里是宋朝,那么金烨随便拿出几首传世名诗,便必然就可以力压全场的,知道金烨又在装逼,秦瑶便将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比如说眼前的美丽女子。

    见女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秦瑶拉住女子的手,道:“放心好了,我家姑爷定然是不会被一首诗词给难倒的。妹妹叫什么名字。”

    女子娥眉轻蹙,显然对于秦瑶的热情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还是淡淡地都:“我叫盛崖余。”

    同时,盛崖余的心中也异常震惊,她上丹田异于常人,先天便已经激活上丹田,所以盛崖余的精神力便异常强大,甚至可以借助精神力御使飞镖,探查人心等等。

    不过,这次她走近大船的时候,却根本就没有探查到金烨和秦瑶的存在。

    当盛崖余走进宴会场地的时候,金烨和秦瑶就这么突然地在她的面前出现,其中的震撼可想而知,最关键的是,金烨和秦瑶给她的感觉是这两个人是普通人,可是一旦当盛崖余准备用精神力探查的时候,强大的精神力总是会预感到一种致命的威胁感,让她不敢探查金烨和秦瑶。

    这是高手才会给人带来的压力,这两个人是高手,而且是江湖上宗师以上境界的高手,盛崖余心中确定。当她这次再看向金烨和秦瑶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了一些变化。

    而场中却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众位才子在粉面公子的带领下有人在催促金烨,让他快点些诗词,又有人在小声讽刺金烨,不过他们在讽刺的时候,虽然有拿手遮挡,不过却依然可以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金烨自然也不是一个善茬,老实说,能够打败诸多王者准帝,从尸山血海中登上大帝之位哪里有什么简单的货色。

    既然你们自己想要找不快活,那么这次便也怪不得我了。金烨暗道。

    几案之上,除了糕果之外,笔墨纸砚自然也是准备齐全的。于是金烨便铺开一张宣纸,执起毛笔,轻轻在砚台上捋了捋笔尖,然后便在宣纸上落下笔来。

    金烨自然是准备如同秦瑶想的那样,准备用一些名篇来压众人一头的,由于心中已经有了整篇诗词,所以金烨下笔飞快,整个草书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这近乎癫狂的原始的生命力的冲动中包孕了天地乾坤的灵气。

    不等粉面公子孙恒上前查看金烨写的内容,金烨便拿起宣纸,轻轻地吹干了墨迹,然后金烨将宣纸叠起,放入一张信封之中,交于专门侍立宴会一旁的侍女道:“递上去吧。”

    粉面公子孙恒没有见到金烨写的诗词,自然也无法知道金烨写得到底怎样,不过他任是不愿意低头,道:“金兄,如果不会写诗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千万不要自暴自弃,瞎写一通,无法诗会夺魁是污了楼上众位大儒的眼睛可就是事大了。”

    “对,记得前年有一个书生就是如此,不会写诗便瞎写一气,什么,哎呀我的妈,好大一树杈。真是现在想起来还好笑。哈哈!”旁边有人应和孙恒道。

    不过金烨却依然淡淡地道:“一会儿看结果便是了。”

    正好此时元庆坊的水云大家到宴席中间献舞,众人这才停止了相互攻讦嘲讽,纷纷静下心来,正襟危坐,伸长脖子,准备看水云大家的舞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