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名叫盛崖余的少女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大船停在江面上,很是稳当,没有半点摇晃。

    这艘大船原本应该是水师的楼船,金烨可以看见船上的女墙,以及船身上的一些刀劈斧砍的痕迹。

    只从将水师的楼船调出来充当画舫这件事,金烨已经可以想象宋朝的武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了。

    不过大环境如此,金烨又对这个宋朝没有归属感,也只是在心中腹诽了几句,便不再多管。

    楼船之内分为两层,下面一层的地方宽敞一些,可以容纳数十张几案,百十人在下方宴饮,上方的一层地方则是要小一些,不过这次诗会,楼上的一层多是有身份的老爷和大儒们宴会的地方,人数也不是很多,足够用了。

    金烨做了数万多年的大帝,身上气质如渊似岳,自然是不需要用什么诗会等等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的,所以本着不想如同被耍的猴子一样,吸引众人的目光,出什么风头,所以金烨带着秦瑶,径直走向下面一层的偏僻角落里坐下。

    大堂之上已经有了不少人坐下,金烨和秦瑶进来,男的气质不凡,女的妩媚可人,自然也有很多人注意到了,不过金烨在这里没有什么熟人,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来打招呼,不过金烨也是乐得清闲。

    几案之上,糕点水果是一应俱全,在场的人却没有动几案上的糕果,担心失了礼仪。

    不过金烨却是不问,当先用拇指食指捻起一块桂花糕,放入嘴里,味道甜甜的,一股桂花的香味溢满口鼻。

    金烨比较满意地眯了眯眼睛,毕竟宋朝的烹饪手段有限,便是肉食也只是在锅里用盐水煮一遍而已。否则也不会出现一道东坡肉名传整个大宋这样的事情了。

    金烨原本没有指望能够在宋朝吃到什么美味。不过这桂花糕的出现却让金烨暂时地改变了对大宋饮食的印象。

    桂花糕甜而不腻,松软香糯,口感细腻却不干涩,香气充盈,便是在后世也绝对难以见到这么诚意满满的桂花糕了。

    金烨正在回味桂花糕的口感,突然,原本有些嘈杂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变得严肃。

    镇江知府颜鼎今年三十七岁,正是刚刚到达官场之上的黄金年龄,如今又是在镇江这样的大城当知府,只要不出大的岔子,此后前途便是不可限量。

    金烨抬头看向二楼,只见在二楼的栏杆处,众人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正是颜鼎。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在场有多少大人物,一切终究还是要等到他这个知府的到达,才能算是正式的开始。

    “府尊。”

    “颜大人。

    “知府大人……”各种行礼、称呼相继而来。

    颜鼎一一微笑点头,道:“今日我镇江府的诸多才俊聚集在一起踏青,举办诗会,确实是机会难得。此番本府与民同乐,诸位也不必拘束,一会儿且尽展自身的才华,写下不朽名篇,也叫世人知晓我镇江府的风流。”

    “尊府尊教诲!”

    一众书生立马躬身应是。

    金烨站在角落里,嘴里还有着一块桂花糕没有咽下,确实有些无理,不过此番众人都在听府尊的教诲,而他在角落里,倒是没有什么人注意。

    不过金烨接下来却是一愣,他见到了诸葛正我老头也在那群人中,和康老头在一起。

    虽然金烨不明白这个老头来这里干嘛?他会写诗吗?不过既然康老头能够弄到诗会请柬,那么对诸葛老头来说,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随即金烨就从颜知府的介绍中得知,诸葛老头发达了,被徽宗旨意重新启用,调去汴京去重建神侯府去了。

    得知这一消息,金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有什么想法,不过他知道,如果这里真的是四大名捕世界的话,那么剧情也应该要开始了。

    颜知府的开场词说完,诗会便开始了,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那是作那柳枝词的李清吗?”

    “要说起来,李清的诗词虽然华丽,但是我觉得方城的才华更高一筹。”

    “不知道今天是哪位大家献舞,哪位大家操琴。要我说来,还是元庆坊的云水大家的舞姿最是动人。”

    “要说起琴艺,那当然还是要首推燕翠楼的元竹姑凉了。”

    金烨听着别人讨论一些自己都不曾知道的镇江城中的才子佳人,心中也有点好奇起来,在见识过大唐剽悍,和异域情调过后,金烨不知道这大宋的舞艺和琴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风格。

    至于那些才子,却已经有拿自己以往的诗词作品相互品评了。

    一个才子很谦虚地道:“前几日小弟偶有所得,做了一首词,此时拿出,正好让大家品评一番。”说是要别人品评,但其实这些诗词无不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哪里是真心让他人指点的?分明就是想要扬名想要得到关注的。

    在座的其他才子听了作品,心中计较一番,若是觉得自己的词做不如对方,那么便什么也不说,或者称赞一番,可若是觉得自己的词比对方好上一些,便也会道:“好词,好词,不过小弟之前也偶得一首词作,却是要献丑了。”等等云云。

    没过一会儿,正当金烨觉得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有些无趣的时候,二楼之上一道诗的题目便被递了出来:以镇江府的景色或者北固山为题,写词。

    想来,这个题目还是比较好写的,在座的才子住在镇江,整日里见遍镇江城的繁华,谁人没有几首描写镇江风景的词作?只要从自己写过的那些词中,选出最好的,便也足以让自己的诗词入得二楼大儒们的眼了。

    金烨细细一想,便也知道二楼众人的用心,若是题目出得难了,必然会没有多少人写诗,如今众人都有诗可写,正好也让诗会的气氛热闹一些。

    不过金烨却是没有动笔,倒不是他不会写诗,毕竟数万多年的时间下来,哪怕就是对诗词没有什么研究,也总是会写一些诗词的。不说比得上李白,杜甫,苏轼什么的,但是绝对应该可以将随便什么城里的第一才子给比下去了吧。

    可是金烨没有动笔,一方面原因是如果是自己写诗,那么在自己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写出来的诗词还未必可以比得上其他人数年下来的积累。

    另一方面,如果自己借用一些名篇,那必然是一时间力压全场,让众人接下来不敢写词,可是这样一来,整个诗会的氛围就毁掉了。

    金烨想要混过去,可是场中有其他人却是不同意了。

    “哟!金公子,怎么还没有落笔呢?是不是不会写啊?正好为兄这里还有几首词,就送与你撑撑台面了。”

    金烨闻言,顿时眉头就是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