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北固山诗会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马车中,秦瑶还兀自不平,道:“这些村夫颠倒是非,害人性命,着实可恶。”

    金烨道:“颠倒是非的事情,你还见得少吗?”遮天位面这样颠倒是非之事也并不少见。

    秦瑶顿时语塞,她方才出手,气恼村夫颠倒是非是一方面,最关键的还是遮天位面一言不合,就要杀个你死我活,那是何等的痛快。反倒是到了宋朝,秦瑶事事都感到整个大宋对女子的掣肘,心中戾气无法发泄,终究还是在今天爆发出来了。

    金烨则是摇头,他没有出手制止秦瑶,自然也是对这些村夫不爽,但是村民们面对秦瑶的仙法,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秦瑶手一挥,他们就躺了,除了惨叫,哀嚎,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这也让金烨更加清楚,世界的规则永远都是强者制定的,规则的实施永远都需要用武力来保驾护航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文明!

    “这便是农民的劣根性。”金烨道,心中却是想着无论后世如何地吹嘘农民起义是如何的伟大,但是奸^^女,灭人满门,破坏秩序,这才是无数农民起义的本来面目。陈胜吴广起义是如此,黄巾起义是如此,就连大宋此时的宋江方腊等人的起义也都是如此。

    天的云层绵绵软软,一团一团,一块一块铺满了整片天空。晌午的阳光自云层中投射下来,威风轻轻吹过草地,鸟群飞过了江面的天空。江面水波不兴,平静如同镜面,北固山环绕其中,这是水中最为美丽的园林,不似后世,百年以的树木少见,如今的北固山环绕堤岸树木葱郁苍翠,有凉亭曲桥坐落其中,四周堤岸早已有人群汇聚,想来是参加诗会踏青的人早已来了,水里的荷花已经初露尖角正开得茂盛,朵朵粉红。

    在江岸边,早已有不少的画舫和马车停靠,金烨马车的到来,倒也是并不见得如何的显眼。

    北固山的后峰的是一座甘露寺,也有些人趁了还有些时间,入内敬香礼佛。

    甘露寺屡毁屡建,这等格局,在后世倒是已经看不到了。

    说是踏青,其实也不尽然。

    一艘艘的画舫楼船眼下正如月牙般的环抱在北固山一侧,最中央的那艘大船人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按照一贯的程序,诗会分为两个地方举行,一部分有身份地位的进入中间的大船,一部分普通的才子则是在北固山的一处草地举行。

    金烨又康老头的请柬,自然是要入大船的,等到午时左右,大家到船开始入席,随后由知府大人说说话,几位老人也说说话,接着大家议论交流。

    之后再由才子墨客写写诗,或是追忆古今,或是抒发胸臆,宴会**,再请一些镇江城中的花魁,将才子写得出彩的词句唱一番,大家相聚在一起,不必拘泥于形骸,倒也是极好的。

    傍晚夕阳之中,由明月楼的厨子奉精美餐点,继续吃吃喝喝吟诗作赋,歌颂一番知府大人的政绩,谈一谈镇江的风月,再发表一下对于国事的见解,晚则赏夜景,放花灯水灯,基本也就是一个这样的流程。

    时间接近中午,金烨便带着秦瑶向中间的大船走去进入宴席。

    “切!哪里来的一个乡下土包子,也敢要进入主船?主船可是知府大人和众多德高望重的大儒们宴会的地方,岂是你可以进入的?还不快快离去?”

    金烨正准备登船,却不想身后便有人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

    金烨转头,见是一位油头粉面的书生,问道:“你在和我说话?”

    “此处又没有旁人,不是说你,还有谁来?”粉面书生道。

    金烨打量了自己的一身穿着,等的丝绸布料,样式虽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无论是绣工还是其他,都无不是从细微处体现出讲究,怎么看都不觉得会和什么乡下土包子挂钩。

    再看那粉面书生的眼睛不住地斜视秦瑶,金烨心中了然,这又是一个因为女子而引发的纠纷。

    不过金烨倒也是不憷,拉起秦瑶的手,取出自己的请柬在粉面书生的眼前晃了一下,便直接要拉起秦瑶向船走去。

    “伤风败俗,大庭广众,拉拉扯扯,成何体统!”粉面书生气氛道。

    说着,书生兀自还觉得不过瘾,便握起拳头快走两步就要砸向金烨。

    这时一位和粉面书生同来的书生连忙将他给拉住。

    “吴兄,你拉我为何?那土包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女子的手,如此伤风败俗之人,正应该抓住,好好打一顿才是,也好消消我的恶气。而且这样的浪荡子居然也有佳人陪伴,着实是大为不公。”粉面书生道。

    “孙兄且慢,你没看见对方手中的请柬?”吴姓书生急忙劝道。

    “看什么请柬?我看那请柬也多半是假的。对了,你我这就跟过去,将他想要用假请柬蒙混过关的事情当众讲出,看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待在这里。”说着粉面书生就要迈步跟金烨。

    “孙兄,你没看见那请柬是康驸马府发出去的吗?那面有康驸马府的标记,我看在我们没有好明白事情之前,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为好。”吴姓书生道。

    “康驸马府?”粉面书生孙秀才惊道。

    原因不是其他,虽然大宋有规定,驸马不得有实质的职位,但是这个康驸马却是不同,虽然没有什么官职权力,但是他的势力已经渗透到镇江周围几个府的方方面面,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人物,不是一个镇江大户可以得罪的。

    而如今北固山诗会,康驸马自然也在这大船之中,如果金烨能够见到的话,一定会吃惊地发现,这位不简单的康驸马,正是每天早和他下棋的康姓老者。

    犹豫了一会儿,粉面书生恨恨地道:“走,正好我从家里也弄到了几张请柬,现在也跟去,到时候见机行事,如果可以,一定要给这个乡下土包子难堪。”

    “孙兄高见。”被粉面书生称为吴兄的书生当即一个不着痕迹的马屁就拍了去。

    大船之,这时距离诗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些许空闲,实际,不用等到午时,大家便正式就位,只等知府等人出来,通常都要到午时两刻。在这之前,例如如今的杭州知府彦鼎、康驸马、大儒陆书文、穆伯江等人,基本也会互相拜会或是私下里见一些人,这其中有着怎样的利益来往,是深是浅,便不足为外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