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孽情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金烨虽然一直有心带着颜如玉去诗会见识一番,却总是被颜如玉找各种理由给推脱了。

    也不知道真的是颜如玉的性子比较清淡,还是对于诗会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

    倒是秦瑶,虽然在颜如玉的面前一直都比较克制,但是和金烨私下相处时,总是做一些舔粉舌,咬下唇的小动作勾引金烨。

    如今秦瑶却是缠着要金烨带她去诗会,于是这些小动作做的也越发地勤快了,让金烨也有一些吃不消的感觉。

    不过,也就是金烨对秦瑶比较了解,知道她天性喜欢做这些事,有事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撩拨撩拨金烨这个姑爷,却不是真的要献身给金烨。

    当然,数万年的时间相处下来,很多事情金烨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清楚了,毕竟感情的事情最是复杂,感情又是变化无常的,金烨也不知道秦瑶在撩拨自己的时候是不是有其他的一些想法。

    想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来,金烨对于秦瑶来说,也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这是一种亲情多于爱情的感觉,但是要说起爱情,这大概也是有的吧。

    北固山,镇江三山名胜之一,它在镇江城的东方,距离城池还有一段距离。北固山远眺北固,横枕大江,石壁嵯峨,山势险固,因此得名北固山。

    但是真正让北固山扬名的,还是三国时候刘备甘露寺招亲的典故就发生在这里。山上亭台楼阁、山石涧道,无不与三国时期孙刘联姻等历史传说有关,成为游人寻访三国遗迹的向往之地。

    康老头给金烨的诗会请柬,诗会便在北固山这里举办。

    一大清早,天色还没有亮,金烨正搂着颜如玉羊脂白玉一般的身子,赖在床上不愿起来。

    成为大帝之后,修炼,战斗,对于金烨实力的进步已然有限,想要再进一步,也只能靠时间的堆积,悟性和机缘了。

    在彻底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之后,还有什么比搂着自家婆娘睡觉更为惬意呢?

    “砰!”

    房门被人给一下子推开,江南春天特有的带着一丝湿润的寒气溢入屋中,却不是秦瑶还是谁来?

    “哒哒哒!”秦瑶迈动着步伐,也不避讳着床上的颜如玉和金烨,径直走向金烨道:“姑爷,快点起来呀!今天可是有诗会的呀!要提前准备准备才是呢!”

    金烨化身成为一只蛆虫,嘴里哼哼唧唧,在床上拱啊拱的,依旧不愿起来。倒是颜如玉,她睁大着眼睛,看着秦瑶的动作,美眸中的恼怒一闪而过。

    颜如玉道:“秦瑶你这个死丫头,又在作什么怪呢?也不敲门就进来,看我不把你的皮给撕了。”

    秦瑶缩了缩脖子,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颜如玉,显然颜如玉作为妖族的女王,在除了金烨之外其他人的身上,还是威严十足的。

    “别看我,下次你还要是这样,我一定把你给绑了,然后把你交给夫君的那只九尾狐。”颜如玉道。

    显然这句的威胁,比上一句的撕皮还要强上很多。九尾狐在遮天位面大肆抓捕各个圣地圣女,然后各种玩坏的事情,对秦瑶来说,还是极为恐怖的。

    秦瑶眼泪汪汪,道:“姑爷!”

    “嗯!”金烨模模糊糊地回应,然后再颜如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秦瑶道:“你先去收拾一下,马上我就来,带你去见识一下北固山诗会。”

    秦瑶当即便笑了起来,那笑声如同清脆的铃铛,悦耳动听,此时看去,只见秦瑶还哪里有半点的委屈,再次对金烨偷偷地舔了一下粉舌,秦瑶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颜如玉的手滑向金烨的腰间,道:“夫君,不如你就将秦瑶纳入房中吧!我和她都做了数万年的姐妹了,自然是不愿分开的。倒不妨让秦瑶这个丫头也嫁给夫君,想来也是极好的。”

    金烨先是一愣,心道颜如玉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给自己找小妾了?难道是待在大宋一段时间,突然就改邪归正,翻然悔悟了?

    不过感受到自己腰间的,随时都可以掐起腰间软肉那只玉手,金烨终究也只是哼哼了两声,然后很快就起床跑了出去。

    这女人要是发起疯来,有时候连大帝都怕!在前往北固山的马车上,金烨惺惺地想到。

    在金烨的身旁,坐着的是秦瑶,这个妮子倒是很难得地没有勾引金烨,安静下来,一手拎着一个饭盒,一手托着下巴,怔怔地望着窗外。

    北固山自然是不会在城内的,出了城门,又走了一小段路,行人总算是少了下来,路也比在城内颠簸了不少。

    不过,马车行进的速度到底还是快了不少。

    马车内,金烨为了打发无聊时光,给秦瑶讲着一部名叫天龙八部的故事,故事情节和当今的局势颇多相似,金烨更是连故事的背景朝代都没有改变,还是叫宋朝。

    秦瑶撇撇嘴道:“什么南慕容,北乔峰,估计连苦海密境的修士都打不过。却吹得那么厉害。”秦瑶似乎是对故事不怎么满意,不过如果你细心观察便可以发现秦瑶的两只耳朵具是竖的高高的。

    突然,马车似乎被人群挡住了去路,停了下来,马车外一片嘈杂,甚至还有一些推推搡搡之类的。

    出于好奇,金烨从马车上下来。只见马车前方,有数十个村民在一个锦袍老者的带领下,对着最前面的一男一女拳脚相加。

    那一男一女如何是这几十号庄稼汉的对手,齐齐被打倒在地,男子趴在女子的身上,护着女子,男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扯得不成样子,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

    便听为首老者道:“奸夫,今天我要把你们浸猪笼。”

    “柳氏,你丈夫刚过了丧期,你居然敢偷汉子,败坏我陈家村的门风,今天一定要扒光你的衣服示众,看你还有没有羞耻心。”

    “你们私设邢堂,是在触犯大宋的刑律,我与柳氏真心相爱,平时相处更是发乎情,止呼礼,更是早已在官府中定下婚契,你们……你们凭什么说我们是奸夫。”男子道。

    “笑话,嫁出去的姑凉泼出去的水,柳氏已经是我们陈家的人了,如何可以再和你定下婚书?你现在都这般护着柳氏,还说不是奸夫,来人啊,将这个奸夫给我拿下,将柳氏这个给我扒光衣服示众。”

    “示众。”

    “示众。”

    “浸猪笼。”

    柳氏一身白衣,脸色苍白,身材窈窕纤细,楚楚动人,果然应了那句老话:要想俏,一身孝。

    一众看热闹的村民兴奋地喊着,似乎很想看到那男子被浸猪笼,柳氏被扒光的样子。

    人群中也立刻分出几个大汉,扑向柳氏和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