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小楼一夜听风雨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可能是由于金烨穿梭位面的次数多了,所以对于一些特殊的名字有着一种敏锐的感觉。

    待听到老头自报家门,自称叫做诸葛正我,金烨便已经上了心,因为他记得,四大名捕中的神侯府的话事人可不就是叫诸葛正我吗?

    只是不知道这是哪一个作品中的神侯府,哪一个作品中的诸葛正我,是,还是影视什么的。

    金烨抱拳一礼:“金烨,请指教。”说着金烨便在诸葛正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而旁边的另一个老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按着华夏人固有的传统,金烨应该是先和诸葛正我谦虚一番,说自己棋艺泛泛,不堪入目,然后推脱不过,再勉强答应下棋请求指教什么的,况且之前金烨说话的口气可是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晚辈对长辈说话,没有一点尊敬之意。

    不过随即这么老者便笑着摇摇头,暗道自己果然是在官场上呆的时间太长了,时时刻刻都想着规矩,其实现在大家都是一身便衣,属于玩闹消遣,随意一些也是挺好的。

    不过转念一想,老者是知道诸葛正我的棋力的,想着一会儿金烨挑战诸葛正我,输了棋局时候的景象,便不由地期待了几分,正好也让年轻人吃点苦头,长点记性,知道什么叫做尊老。

    那边金烨却是已经和诸葛正我下了起来。

    金烨先手,执黑。

    诸葛正我后手,执白棋。

    金烨也不客气,直接将第一子落在了棋盘中心的位置。

    诸葛正我“呵!”了一声,怪异地看了金烨一眼。

    就像打仗一样,落字在棋盘的中心是很犯忌的,四周没有强有力的地形依靠,又是处在久战之地,以宋朝此时传统的棋路来看,这招简直就是和送死没有区别,不仅浪费了自己的先手优势,又会让自己在大局上处于被动的地位。

    “少年人,你会不会下棋啊!怎么落子在这里?”旁观的老者忍不住说出了声,对金烨的观感也是大降,认为金烨是一个不学无术,却又自以为是的青年人。

    但是事实上,不讲金烨看过的那无数的现代棋谱定式,光是在他后来证帝的几万年内,早已将自己的道和万物融为了一体,一举一动皆是道,围棋也是如此,当初闲暇时金烨也常常借助围棋和自己麾下准帝远古圣人级别的高手来推演推演自己的道,彼此较量印证一番,便足以让金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的下棋路数。

    不过现在金烨下棋倒也没有演化自己的道,否则估计以诸葛正我的心力,不消片刻便会心力衰竭吐血而亡。

    见旁观的老头插嘴反驳自己,金烨也没有尊老的自觉,毕竟算起来,金烨早已数万岁了,已经老得不能再老了,还要来尊其他人的老?

    “我会不会下棋?你管得着吗?只要我能赢,你管我落子在什么地方?反倒是你,小老头,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插什么话啊?”金烨怼老者道。

    “你好!好!好!今天我便看看你怎么赢?”老者气道。

    “老康,没想到你老了,还是这样好为人师,一点也不谦虚。”诸葛正我道。

    康老头“哼!”了一下,似乎是气不过,但是却也不继续说话了。

    棋盘上,金烨和诸葛正我相继落子。

    “啪!”诸葛正我一子落下,康姓老者立刻就是眼睛一亮。

    “呵!诸葛正我这个死老头总算是出招了,这是挂!而且是一个高挂,这回看这个年轻人怎么应对!”康姓老者心中道。

    “精彩啊!”

    “咦!这是一手立,竟然将诸葛老头挂的优势都消弭了。”

    渐渐地康姓老者震惊了,因为他发现诸葛正我落子的速度明显下降,一盏茶才能落下一子,要知道这才开局六七十步啊!

    “怎么会?”康姓老者自问。

    他发现,诸葛正我的棋路以正为主,以齐为辅,奇正相合,下得是堂堂皇皇,深合用兵之道。

    而金烨的棋路则却是完全另外一种风格,很多地方往往是不择手段,每一步都有自己的用意,每一步都有自己的后手,往往一开始无意的落子,在十多步之后,却总是占着关键的位置,发挥了超乎寻常的作用。

    这是一种对棋子利用效率的追求。

    “这路数”诸葛正我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棋路,敢问公子的棋艺是向何人所学?”诸葛正我问出声。

    “看棋谱,自己琢磨的。”金烨道。

    “哦!难怪”诸葛正我和康姓老者对视一眼。

    这句话之后,几人再也不说话,默默地对弈,围棋是一项比较消磨时间的运动,棋局过半,即便是几人这里的位置比价偏僻,但是周围的道路上也渐渐有了行人。

    当今的赵官家宋徽宗,在政务上的能力倒是有限,却对于琴棋书画格外的热衷,尤其是那一手瘦金体,银钩铁线,更是可堪一绝。

    如今,徽宗在科举之外,对于琴棋书画也建立起了完善的考举制度。正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有所好,下有所效,此时的大宋风气对于琴棋书画一类的技艺也是热衷到了极点。

    金烨和诸葛正我对弈下棋,不多时,周围便已经又多了几位身穿华服的老者,以及青年书生,围观着棋局。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诸葛正我越下便想得越久,额头上的皱纹也越深。有过了片刻,诸葛正我投子认输,道:“公子棋艺高超,只是这下棋的手段上,是否有些”诸葛正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词,便僵住了一下,斟酌用词。

    “下棋求胜,如同两军对垒,哪里来讲究那么多手段。”金烨笑着道。

    “下棋乃是君子之学”康姓老者道。

    金烨笑笑,道:“我知道你们两位要说什么,下棋可以以看清一个人的心性,可是,准吗?”

    “哈哈哈!”诸葛正我大笑:“却是不准的,否则还要科举作甚,直接下上一盘棋,便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德行能够胜任怎样的官职了。”

    收拾好棋盘,眼看天色阴沉,将要下雨,金烨叹了一声,原本他今天还想在镇江城里逛逛,看一看这大宋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却不想被一场春雨打乱了行程。

    正好此时秦瑶寻了过来,金烨告罪一声,便和秦瑶一起回了去。

    雨在晌午的时候便落了下来,淅淅沥沥,不是很大,却是连绵不绝,一直到晚上都还没有停止,这是典型的南方的雨的特征。

    虽然以金烨此时改天换地的大帝修为,不说怕下雨打湿衣服这种无稽之谈,就是一个念头,让夏天下雪,冬天打雷,也只是平常,但是金烨却还是喜欢在下雨的时候,坐在屋中,静静地看着外面的行人在奔走,亦或是变成落汤鸡。

    这时候一股淡淡的诗意和优越感便油然而生。

    此时已经是夜晚,除了极个别的为了赶路的商人,或是不愿停业的商贩,路上静悄悄的。在宋朝没有宵禁之后,极为难得的出现了一个这么安静的夜晚。

    小楼一夜听春雨。

    好美的意境啊!

    当然,除了后宅偏院中正在出现的闹鬼事件。

    院子里的情景自然是无法瞒过金烨的,他撇撇嘴,原本还以为真的有什么鬼怪呢!却不想竟然是人为的,金烨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