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罗袜生尘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确实算得上是十分厉害。

    当剑收在剑鞘中的时候,丝毫杀机不显,安稳不动,宛如泰山。

    可是一旦宝剑出鞘,便迅疾如同电光,声势堪比奔雷,就像是天崩地裂一样,带着无尽的杀机,招招直点金烨周身的破绽。

    在夺命剑意的辅助下,哪怕是远在数百丈之外酒楼内的江湖人士,此刻也感到肌体生寒,如同针扎一样。

    可让人奇怪的是,燕十三的招式虽然凌厉无比,但是在金烨和他交手之后,两人之间却丝毫没有刀剑碰撞的声音传出。

    只见金烨在燕十三的攻击中,整个人就像是空中的一粒微尘,一朵柳絮。

    熟悉的人都知道,当面对阳光,看见悬浮在空中的微尘的时候,你无论是力气如何的大,却是怎么也无法将微尘给抓住。

    而金烨如今就是这么一种状态,他在遮天位面中领悟大道,同时也琢磨出了这么一种步法,将步法取名为罗袜生尘。

    此刻金烨没有动用法力,却也将这种步法的韵味使了一个十足。

    而金烨的剑法更加是像水一样,燕十三凌厉的攻势,就如同打在水里,除了荡起一圈圈波澜之外,竟然没有丝毫的作用。

    燕十三是一个真正的剑客,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剑就是我,我就是剑,剑意勃发,锋锐逼人。

    而金烨的剑却和燕十三的完全不同,金烨没有那种对剑至诚的信仰,在他看来,剑道也只是属于运用之道中的一门小道而已。

    所以金烨的剑法中并没有蕴含剑意,反而是将自己对大道的感悟融入了其中,虽然没有法力和肉身神力的辅助,但是金烨的剑招一举一动无不暗合大道,威力自然也是其大无比。

    燕十三是越打越憋屈,同时也是越打越兴奋。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体验,憋屈,当然是相当的憋屈,燕十三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和一团空气,一池春水在战斗,厮杀,无论他的招式如何的精妙,最终都仿佛落到了空处,这是一种想打,却怎么也打不着的憋屈。

    兴奋,则是江湖高手难求,能够遇到对手,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燕十三曾经为了练剑,而大肆地损伤了自己的元气,如今气血败坏,遍寻天下名医,也全都束手无策。这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是一件相当悲哀的事情。

    不能死在剑法高手的剑下,而死在病榻之上。

    所以此刻燕十三甚至抱着一种想法,他想要被金烨给杀死,用自己最辉煌,最厉害的一剑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金烨眼力惊人,燕十三刚刚有了想法,表现在脸上,就被金烨给发现了,只见金烨的剑法立刻就是一变,就像是突然从一条小溪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里面暗流无数,只是轻轻一个卷动,便将燕十三手中的剑给席卷着打飞了。

    “我输了!”燕十三的声音有着些释然,有有着些落寞。

    不过金烨对这个结果却是没有丝毫的意外,就算是燕十三再强大上一百倍,一千倍,也绝对不会是金烨的对手,不过金烨对于燕十三这个人物倒是很喜欢,不愿意太过打击到燕十三,道:“不,你还没有输!你身体有隐疾,不能肆意地挥洒自己的实力。”

    随后金烨抛出了一枚药丸,道:“这颗药丸可以治愈你的隐疾,将来等你自己隐疾全无,我们再来比过。”

    说完金烨便将自己手上的药丸抛给燕十三,自己则是转身抱住跳到他身上的九尾雪狐,缓步离开,留给众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今天,金烨的收获也是不据说,在修士中,剑修的攻击是最为强大的,虽然燕十三的实力有限,但是依旧让金烨从侧面一睹了剑修的风采。

    而在古道旁的酒楼上,一众江湖人士早已目瞪口呆,燕十三的剑法惊艳了众人,但是金烨近乎于仙人的风姿和强大的手段,也是让他们震惊得完全失语了。

    在酒楼的角落,一个汉子涩声问旁边的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道:“长老,我们还要去找那个小子的麻烦吗?”

    如果金烨在这里,定然会认出,这个汉子就是之前在洛阳城门口找他麻烦的那位洛阳帮教众。金烨先前放过了这个汉子一马,就是准备让这人带人来找自己麻烦,让自己打出名声来的。

    只是如今看来,经过了这次长堤和燕十三的一战,似乎是用不到了,他的名声以一种极为迅速的速度传播了开来,毕竟江湖说大,其实也不大,就那么些人而已。

    “还找的一个屁的麻烦,还不快回去,这几天也别出来了,避免招惹了这一位煞星。”洛阳帮的长老压低着声音,小声怒道,竟然说出了脏话。

    金烨进入了洛阳城中,想要在城中寻找一个客栈修息,然而,很突兀地,前方一群身穿白衣,腰挎利剑的人,挡住了他。

    为首的一人是一个白衣公子,彬彬有礼,不过在金烨看来,这货长得其实有点伪娘,白衣公子道:“来人可是”

    随后他就卡住了,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金烨的名号,毕竟在此之前,他准备邀请的是燕十三,谁成想燕十三突然就败在了眼前人的手下,所以他邀请的人自然也就变了。

    “无德。”金烨淡然道。

    金烨怀中的小狐狸和白衣公子的眼角就是一抽,实在是金烨是这个名字太奇葩了。

    而小狐狸更是在自己的心里飞快地点头,想想自己是怎么成为金烨的灵兽的,是被他用药王给诱骗的,果然是十分无德。

    白衣公子道:“我们家小姐想要见你。”

    “你们家的小姐是谁?”金烨问道。

    其实金烨已经可以知道了对方是谁,毕竟他有熟知情节的b,但是对方不是去找燕十三去杀三少爷的吗?怎么会找上了自己?

    随后金烨又有些释然,江湖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弱肉强食,人只会记得成功者的荣耀,而不会记得失败者的神伤。

    毫无疑问,金烨在今天打败了燕十三,对方便找上了自己。

    “无德公子见了,自然会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白衣公子弯腰躬身说道。

    金烨也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径直向着白衣公子指点的方向走去。

    本叶已枯黄的老树下,有着一座轻纱笼罩的亭子,亭中的石桌上有一张琴,一炉香,一壶酒。

    而石桌旁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纱衣,面容清秀,身子窈窕清瘦,面带忧郁的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