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古道长堤酒楼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洛阳城外的一处长亭之外。

    金烨手中握着一把长剑,紫檀木制的剑鞘,看上去古朴大气,还带有一丝紫檀特有的气息。

    剑鞘上金丝攒刻,在剑鞘的上面镶着一块指甲大小的的金色宝石,使得剑鞘看起来带有一种低调的奢华。

    “叮!”

    一声剑鸣,金烨将手中的剑抽了出来,剑身瘦长,剑光如水,有着一股贵气。它通体由艾德曼合金打造,只是唯一有些特别的就是金烨手上的剑没有剑锋。圣人常言,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想来无锋的剑一定很符合圣人们的审美吧!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样的剑,看起来逼格很高。

    在昨天夜晚,可能是觉得金烨和自己很是投缘,又或者是金烨手上那指甲块大小的艾德曼合金作为报酬很是诱人。

    总之,傅大师没有半点身为大师的高冷,拉着金烨说了大半个晚上,金烨也对如何用凡铁打造出一柄通灵的神剑有了一个大概的映像。

    当然,之所以两人能够秉烛长谈,也是因为金烨是不是提出的一些合金理论,对傅大师来说也是相当的宝贵。

    在金烨离开之后,就进入了空间之中,铸造自己的武器,将自身的精气神融入合金之中,以期诞生剑灵。

    要说艾德曼合金能够在太阳上而不熔化,一次成型之后无法锻造,难以损坏损害之类的,这也就是对于低级的科技世界而言的。

    对于金烨来说,他有着不下于数十种方法让艾德曼合金变成橡皮泥。

    随着金烨经历的世界渐渐变多,他的眼光也逐渐开阔起来,看待事物也不简简单单地从威力大小之类的肤浅角度来看待了,他更为重视的是事物的潜力和意义。

    金烨抚摸着自己打造的剑,他甚至能够简单地感觉到剑的情绪,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剑灵了吧,虽然这柄剑在遮天世界中根本算不上入流,连普通法器也算不上,但是他的锻造手法却给金烨眼前一亮的感觉。

    有人说,用凡铁打造出神器才能算得上大师。

    也有人说,要最好的材料,最好的大师才能锻造出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

    但是这些对于金烨来说,都不重要,武器对金烨来说,终究只是外物而已。只不过自己亲手打造的武器,都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像是血脉相融一样。

    “呛!”

    金烨合上剑鞘,在武侠世界,这一把没有剑锋的剑大概是足够自己用来装逼了。

    一把没有剑锋的剑,首先就是对敌人的蔑视,老子就是不要剑锋,也能将你打得满地找牙,想想就宛如在盛夏吃了一口冰激凌,爽啊!

    由于锻造长剑,花费了一些时间,所以此刻太阳已经西斜,金烨突然想起,之前听人说,今晚燕十三要和人在古道长桥上和人比剑的,便来了兴趣。

    燕十三算的上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剑客之一了,在最后和三少爷比剑的时候,要不是他不愿意将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剑,那种不应该存在于天地间的剑招使出来,他和三少爷最后的胜负还难以分说呢!

    是时候要去会一会这个世界的侠客了。

    金烨拍马,马蹄落地,溅起无数的尘土。

    “呸!”旁边一个被尘土殃及到的行人吐了一口,破口大骂:“怎么骑马的?没看见有人吗?”

    残秋时节,天气变化多端,同时也是最难将养的时节。

    中午的时候,甚至还感到一丝暑热难耐,到了晚上,居然就下起了大雪,甚至在古道长堤下面的河水都开始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这怎么看,怎么都不合理,不过金烨想想自己所在的世界,再想想自己穿越时空的神通,便也不觉得惊奇了。

    突如其来的大雪,给长堤增加了几分肃杀的氛围。

    金烨和其他的武林人士一样,缩在古道旁的一座酒楼之内,围着火炉,点上一斤牛肉,两坛白酒。

    “滋!”

    金烨吸了一口白酒,直接用手抓起一块牛肉,送入自己嘴里大嚼。

    “香!”

    金烨的眼睛就是一亮,武侠世界可没人会给牛喂激素什么的,只是将牛肉简单地蒸熟了,过上一遍水,那味道简直了,竟然丝毫不下于他以前吃过的一些仙珍。

    关键这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感觉,爽啊!

    耳边听着其他人小声的议论。

    “都知道和燕十三决斗的人是谁吗?”

    “这你都不知道?”

    “听说是高通,要为他二弟报仇!”

    “瞎说吧!要我看,高通那厮就是想踩着燕十三上位。”

    “那是,谁不想上位啊!如燕十三那等人物出手,没有个几万两银子,谁请得动啊!”

    “嘘!小声点!”

    酒楼内灯火通明,在楼外,寒风呼呼地吹着。

    “呛!”

    “呛!”

    只见一个身穿黑袍的人,醉醺醺,摇摇晃晃地拄着剑从长堤的一头走了出来,长剑在地上发出呛呛的声音。

    这声音是如此地突兀,将酒楼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而长堤的另一边,同样也有一个打扮得一丝不苟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恩一头,

    怨一头,

    天老地死复何求,

    劝君莫轻生,

    冥冥成败,

    仅风流。”

    黑袍汉子一边喝酒,一边大声高歌,倒是有几分豪侠之气。

    酒楼中,金烨的位置靠着窗台,不用起身,也能够看见楼外长堤之上的景象,这个黑袍汉子就应该是燕十三了吧,而他的对面,那个穿得一丝不苟的,大概就是高通了。

    而其他人则是全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挤在一起,放目远看。

    有些喜欢卖弄的则是轻轻一跃,就上了酒楼的屋顶。只是说来也奇怪,其他的地方人挤着人,而金烨身边三尺之内却一个人也没有,显得很是开阔。

    常人进入金烨的三尺之内,就像是被利剑给抵着,全身不自在。而真正懂得的人才知道这样的可怕,看向金烨的目光中也带着深深的敬畏。

    这是一个高手。

    “你就是喜欢的背后杀人的江湖杀手,燕十三?”

    良久,高通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