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狐生九尾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不知道究竟是谁能在岛屿上造成如此大的杀戮,难不成这海岛还是什么魔修的老巢不成?又或者是谁在杀戮凶兽,用他们的精血修炼?”

    金烨略微沉吟,他自然是知道一些圣地之中是有炼化凶兽精血法门的,可以用来增强体质,只是貌似凶兽的精血会影响人的神智,所以不为金烨所取。

    在小岛上外围一处环境优美的小山谷之内,这里和小岛之上到处充满一种威严的压迫感不同,反而给人一种风景如画的感觉。

    在山谷之中,有着一个小小的淡水池塘,就像是一颗被嵌在山谷之中的明珠一样,在池塘的旁边有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妖兽。

    妖兽是一只雪白的狐狸,全身上下找不到半根杂毛存在,它静静地伏在池塘边上,动作轻柔优雅,就好像是一个大家的闺秀,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高贵优雅的感觉,只是在它的身后,有着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在轻轻摇晃。

    如果看到仔细,就可以看到九尾雪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左眼呈现水蓝色,右眼则呈现亮金色,正是一眼太阴,一眼太阳。

    突然九尾雪狐,耳朵一动,便坐了起来,轻声道:“咦!有人兽到岛上来了!”

    九尾狐的声音就如同一个少女,带着强烈的魅惑之感,只是让人听着,就不自觉地沉迷其中。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兽到小岛上来了!也不知道这次到岛上的人兽是公是母,希望是一个母兽!上次被困到岛上的人兽就是一个母兽,可惜一不小心,被哀家给玩坏了!”九尾雪狐似乎有点可惜。

    当即,九尾雪狐起身,来到山谷的最边上,只是几个起身纵跃,就来到了小山之上,远眺金烨的所在。

    “唉!可惜是一个雄兽!”九尾雪狐似是在叹息。

    突然,九尾雪狐一对异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亮光,突然爆起了粗口:“万年灵药!不行!那是哀家的!”随即九尾雪狐便化成了一道雪白的虚影,闪了出去。

    而金烨正在朝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过片刻间,就在一片石林中。赫然看到,在地面上,铺着一层凶兽尸体,那些凶兽,大半都是一群漆黑硕大的老鼠,那老鼠身上都长满了鳞片,那一片片鳞片细密而坚硬,就像是由玄铁打造而成的,和当初金烨来北斗时候,九龙拉棺的龙鳞有几分相似。

    而每一只老鼠都有猎狗般巨大的身躯,一个个,爪子极为的锋利,随时都能将金铁撕成碎片。

    倒在地面上的老鼠,足足有数千只。

    每一只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有着不下于道宫,甚至偶尔还有着四极初阶的强悍气息。

    一群老鼠,蜂拥而上的情景,只略微想一想,就足以让人心底发寒,浑身颤抖。

    “不是人杀的,这些老鼠,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全都是七窍流血而死。”金烨扫视一眼地面的老鼠尸体,眼瞳陡然一凝。

    这些老鼠的死状让金烨产生了很多不好的联想,在遮天位面之中,有很多不详之地,哪怕就是大能,甚至是远古圣人进入其中,也多半是有去无回,死得莫名其妙,唯有源天师才能够在这些地方安然地出入。

    而这些老鼠的死状就让金烨想起了这些不详的源天绝地,死地。

    突然一股不详的气息闪过,金烨不确定其他的法宝能不能护住自身,当即便将自己的天道玉碟给祭了出来,条条道韵垂落,护住金烨的周身。

    只见石林之中一道赤红色的波纹一圈圈地荡漾开来,金烨连忙向天道玉碟之中注入法力,天道玉碟光芒大盛,将不详的气息隔绝,同时也抵挡住了赤红色的波纹。

    金烨一边维持着天道玉碟,一边全力后退,一直退出了数百丈,那不详的气息和赤红色的波纹才消失,金烨心有余悸地自语:“这到底是什么?即便是在有天道玉碟护身的情况下,也依旧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沸腾,有一种要被蒸干的感觉,灵魂也感到一阵烧灼,这要是其他修士在这里,怕是在刚接近的时候,估计就已经灵魂化为飞灰,全身血液都被蒸干了吧!”

    金烨的脊背一直都有寒气升腾,这片小岛太恐怖了,完全超出了想象,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没想到却是如此地危险。

    金烨再次远看那石林中的老鼠,果然,那些老鼠的血液已经都被蒸干,尸体之中也全无灵魂曾经存在过的气息。

    “这座海岛,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金烨心中难以平静,涌起滔天骇浪,刚进入小岛就见到了这等地貌,真的很难想象小岛里面周围,会有怎样的山川地形。金烨已经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哪怕就是飞上了十年,也要先去紫山,将源天书给找出来,将通晓阵纹的大黑狗给引诱到手。

    只是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让自己一个一个去试不成?金烨对源天书毫无所知,一旦陷入不详之地,即便是有空间护身,可是也多半再难以离开了,难不成到时候还只能选择放弃遮天位面了?

    “不管了!”金烨从空间中取出一根万年血参,道:“先吃一根万年血参压压惊!”

    金烨已经猜到,自己这是被姬家的人给放逐道大凶之地了,先前和姬家的人大战了一场,金烨法力消耗也是不少,如今身处险地,自然要尽快地补充上来,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最危险的挑战。

    “嗖!”一道白色的流光闪过,金烨下意识地就将自己拿血参的手往后面一缩,然后金烨就感到自己的手臂一痛,就看见一只美得如同工艺品的九尾白色狐狸正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臂,四肢爪子在不停地乱舞。

    “我靠!九尾狐狸!松口啊!”金烨心中大惊,这妖兽在传说中可是很厉害的,该不会是嘴里还有毒吧!

    只见九尾雪狐的身躯一荡,就抢过金烨手上的万年血参,然后一个翻身就到了地上,人立着抱着一根不比她身高小上多少的血参,飞快地逃窜。

    九尾雪狐一边逃窜,一边还直吐口水,大声骂道:“该死的,哀家今天居然咬了男兽了,不行必须要回去用一个池塘的水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