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仙殿怪梦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什么?狠人大帝是女子?”这回轮到姬紫月惊讶了,实在是狠人大帝举世皆敌,手段很辣无比,而狠人大帝却总是带着一个似哭似笑的面具,难怪他人分不出狠人的性别。

    金烨有些无语,心中吐槽,这是在怪狠人的胸太小了吗?

    早在金烨讲述狠人大帝的时候,金烨洞府法宝中的小囡囡就已经醒了过来,待到金烨心中吐槽狠人胸太小的时候,小囡囡似有所觉,眼神有点冰冷地看了虚空中一眼。

    “大帝都是镇压寰宇的人物,前知五万年,后知五万年,既然狠人大帝在这里给他的哥哥转身身留下宝物,我们还是离开吧,否则陷入其中就麻烦了!”冷静下来的叶凡恢复了理智,战胜了自己心中的贪婪。

    金烨翻翻白眼,对叶凡道:“无妨,我们只要跟在你的后面就行了!”

    “我?”叶凡惊讶,此刻他回过味来了,不可思议地道:“你是说我就是狠人大帝哥哥的转世身?”

    就连姬紫月也睁大眼睛在看向金烨,似乎在等待着金烨的说辞。

    “荒古禁地中的神药是狠人所植,你也正是依仗着神药之功才可以在如今的天地之中,打破天地的诅咒,破开荒古圣体的禁锢,踏入修行之门,如果你不是狠人大帝哥哥的转世身,又岂能如此幸运。”金烨补充,忽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多了,便不再多言。

    “可是我从小都在地家乡长大啊!”叶凡说道,任谁忽然多出了一个前世的亲人,都会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怎么可能?这个穷小子居然是狠人大帝的哥哥转世之身?”姬紫月小声嘀咕,更多的则是眼中充满怀疑。

    恐怖气息消失,金烨和姬紫月两人则是跟在叶凡的后面小心翼翼地迈步走入青铜仙殿,不由让叶凡一阵鄙视,他当然是不会就这么简单地相信金烨的说辞的。

    几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仙殿的本身上面,金烨首先开口:“传说,这座宏伟的铜殿是仙人所铸,无尽岁月来,东荒几乎无人成仙,那些屹立在仙道巅峰的人物,自然难以忍受诱惑。”

    紫在少女惊慌后,情绪稽定了不少,但神情依然有些沮丧,皱着琼鼻,道:“早在荒古前,它就出现过”

    “这么古老”叶凡心中凛然,若是这样硌话,青铜仙殿等若贯穿了东荒的半部古史。

    “传说是仙人所铸,但却没有任何依据,无尽岁月以来,它只出现过四五次,埋葬了很多绝顶人物。”

    “传说有人从这仙殿里面带出仙尸,然后被你们荒古世家和圣地的人给分了?”金烨就像在说着家常,眼睛却不住地四处打量,身处险地,由不得他不谨慎。

    “咦?你又知道!”姬紫月似乎对金烨无所不知的本事很是不满。

    “那是狠人大帝的遗蜕!”

    “什么?狠人大帝死在这里?”叶凡和姬紫月同时问出了声。尤其是叶凡,虽然一再否定自己是狠人大帝的哥哥转世,但是到了此时任是不由地开口。

    “呵呵!死?你们想的太容易了,大帝岂是那么容易死去的!”金烨摇摇头,如果把狠人大帝还会归来的消息告诉面前的两人,恐怕他们会疯魔。

    这座堪比城池的宏伟铜殿,大气磅礴,绿锈斑斑,镌刻满了岁月的气息,叶凡几人围着它转了几圈,但却不敢深入进去。

    它惊现东荒数次,埋葬了数个时代的绝顶人物,无法真正明晚它的来历,从来没有人真正活着走出过,令它越的神秘莫测。

    金烨三人凝望向废墟的蜡尸,想从他们身上下一些线索。“这些尸体很有耳能是昔日的盖代强者”紫衣少女不断扭动身体,道:“放开我,让我也去寻找线索。”

    却不想被金烨给抢先了一步,现在正是寻找宝物的关键时刻,手怎么能够慢下来,虽然金烨也知道经过漫长时间过后,能够留下来的几乎是没有,但是只要已经留下的,无一不是惊天动地的至宝。

    只见他三步并做两步,快步上前,轻轻剥离一具蜡尸身上的油脂,顿时露出一具栩栩如生的人体,这是一个道姑,貌美如花,像是在熟睡一般,生动无比。

    可是,仅仅一瞬间,脸色红润硌道姑一下子干瘪了下去,接着血肉枯败,化成了一具骷髅,水波动荡,白骨粉碎,什么也没有留下。“这是一一一一一一”

    “就知道会什么都没有!出师不利的金烨稍微有些丧气。”倒不是金烨真的缺这么几件宝物,而是金烨比较享受这种寻宝的过程。

    “时间的力量最可怕,只要不成仙,没有人可以抵挡。”叶凡也有些感慨。

    忽然金烨感觉一股奇艺的波动袭来,金烨丝毫没有反抗之力,就被笼罩其中。

    这里是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巅,山巅很高,仿佛是直接延伸探出了天地,来到宇宙之中,在山巅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漫天的星辰。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按说在这么高的位置已经应该是没有什么植物动物可以生存了,可是在这山巅之上,依旧是一片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

    “这是哪里?”金烨迷糊地看向四周,突然金烨的眼睛一缩,因为在不远处的花丛深处,一个身材曼妙的身影笼罩在一件黑色的斗篷之下,透过斗篷的缝隙,金烨只看见一张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

    “什么?狠人大帝!”金烨也顾不得研究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当即就感到自己的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也佩服狠人大帝的才情是不假,可是亲眼见到狠人大帝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则又是另一回事了,毕竟狠人大帝让人们铭记的除了她那才情之外,还有无边的杀劫啊!那一双嫩白的小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金烨立即就要通过空间逃跑,可是却悲哀的发现,他似乎感应不到空间的存在了。

    “听说你认为狠人大帝的身材有所缺陷?”带着面具的身影似乎是一个常人,身上没有半点气势,此刻不带有丝毫感**彩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