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气压的大唐版解释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双手环抱胸前,就站在一边看着李泰指挥人在忙碌。在他的身旁跟着一位李二旁边的侍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生怕金烨趁人不注意就悄悄地搞破坏,让李泰和皇家丢脸,要知道现在他和李泰可是竞争关系啊!而且在众人看来金烨还很有可能是输掉的那一个。

    李二作为一个皇帝,怀疑一切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所以虽然李二不认为金烨会不识大体,在一旁捣乱搞破坏,但还是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放到金烨的身边来看着他。

    金烨摸摸鼻子,有点无语,他要是真的想要搞破坏,别人能发现吗?就是能发现,可是能阻止得了吗?暗暗在心中将小心眼儿的李二给狠狠鄙视了一番。

    铜球里面的水并没有被抽干,勉强抽出来九成,看到七八个力士再也拉不动风箱的把手的时候,李泰吩咐立刻扎紧气阀,伸手推了推铜球,发现两个半球已经紧密的贴在一起,结合部还有被挤扁的牛筋露出来。朝着金烨点点头,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

    和李二不同,李泰反而对金烨很信任,不认为他会搞破坏,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两个人都不算是政客,而更像是纯粹的科学研究者,不会做什么龌蹉的事情。

    旁边,立刻就有大嗓门的官员举着书院特制的喇叭向校场上的众人宣布,两只铜半球,只是贴在一起,现在就看看气到底有多大的力道,看看十六匹最好的挽马,能不能把铜球拽开,拉开铜球的力道有多大,就说明气的力道有多大。

    听到这种粗糙的解释,金烨感觉自己的牙根发疼,如果放在后世,这个解释会被所有人嘲笑围观至死,可是现在,除了头发乱糟糟的希帕蒂亚和自己一样咬着牙忍着听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似有所悟的样子,就是李泰自己也是得意洋洋。

    一边两匹马低着头在马夫的鞭子的威胁下,努力的发力,铜球都已经被拽了起来,两边挂钩上的绳子绷得笔直,可是他们无论如何发力也没有拽开铜球。

    夸阳先生吩咐一边再上四匹马,十二匹挽马奋力的向两边发力,但是铜球好像长在一起一样,纹丝不动。

    “天地有阴阳二气,相依相存,阳之极则阴生,阴之极而阳存,太极鱼运转不休,阴阳交替循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天地交泰融融,犹如黑白交替,日月之轮转,今魏王殿下抽取了铜球里的阴阳气,按照至理,阴阳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运转,铜球里面的阴阳气被魏王所夺,外面的阴阳气企图进入铜球之内却不得其门而入。

    因此无处不在的阴阳气就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想要填补空白,铜球里没有阴阳气,所以外面的阴阳气就压迫铜球,导致这两个铜半球紧紧地粘在一起,陛下且看,这是一个茶碗,我们想要揭开盖子很容易,但是如果方法不对就揭不开,比如我们往下按,茶碗和盖子只会结合的更加紧密,想要打开,就只能挤碎茶碗才能办到,很显然,阴阳二气的力量还不能挤碎铜球。“

    这就是黎杖翁和李泰在一阵讨论之后给皇帝解释的大气压力概念,金烨听得哑然,这个老家伙凭什么能够准确的解释大气压力?这个解释只要把阴阳二气,换成大气就是标准的解释,待在泰山通过脑补,就能搞清楚科学史上争论了数百年的问题?

    要知道在大唐,可没有多少人会把气当成是一种有型有质的东西,他们只会将自己可以看见的东西当成是存在的,而看不见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在大部分的人眼中,天地之间,除了空间,就是一片真空虚无。

    “魏王用的法子确实是高明,但是想要让挽马拉开铜球,那么,挽马的力道就要超过阴阳气作用在铜球上的力道才行,魏王殿下真是聪慧过人啊,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测量阴阳气的力道,实在是让老朽叹服,多年以来我们都在谈论阴阳,谈论气,却从未想到用这样的办法来揭示气的存在。真是愚不可及啊。“黎杖翁在李二面前丝毫不吝啬他对李泰的赞赏,大大满足了李二的虚荣心。

    而跟在后面的金烨则是看得直撇嘴,话说黎老头,你的高人风范何在?你的节操何在?这么拍李二的马屁?

    虽然金烨心中知道,黎老头的称赞极有可能是出自真心的,但是他心中更加明白,李泰试验的内容完全就是盗版当初自己和小云子给他们上课的东西,这个家伙居然丝毫不以为耻地将功劳揽在了自己的头上,实在让金烨提不起半点敬佩的心思。

    李二扫了一眼一直在撇嘴的金烨,轻飘飘地道:“怎么,金侯爷似乎很不服气啊!一会儿的试验准备好了吗?”

    金烨直视李二,丝毫不客气地道:“就怕一会儿抢了魏王殿下的风头,平白让陛下没有了颜面。”

    李二明显被金烨呛了一下,嘴角抽搐,干笑道:“哈哈!怎么会?金侯是大唐的臣子,如果一会儿试验能够成功,就说明如今的大唐人才辈出,朕应当高兴才是。”只是李二的目光明显往金烨的屁股上移动,心中思量着什么时候应该要找怎样的借口来打金烨的板子呢?

    似乎金烨灭了武家满门男丁,让贺兰家的男人都变成太监这个借口不错,永嘉公主到现在还在他这里哭诉贺兰家的惨状呢!只是随即李二摇摇头,将这个借口否定了,这件事金烨干得干净利落,虽然许多人都知道这事是他干的,却没有丝毫的把柄,所以用这个借口大大的不妥。

    稍一思量,李二觉得问罪金烨私自离开封地这个借口不错,正合用来打金烨的板子,虽然他已经禁足金烨,处罚过了,但是李二表示,有处罚过吗?朕怎么不知道?

    不远处的试验,十六匹马一起上了,拉着铜球,铜球依然没动静,二十四匹马上阵,同样如此。随着马匹的增多,整个校场的人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到底多少匹马才能对抗阴阳二气。

    李泰咬咬牙,又命人赶过来十六匹挽马,十名马夫把鞭子抽的叭叭直响。连在铜球上的绳子已经被换成了铁链,听着一阵阵令人牙酸的铁链摩擦发出的吱吱声。

    金烨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走到了云家众人和亲近的人的旁边,现在铜球已经很危险了,一旦铜球被拉开,反作用力之下,一定会弹飞回来,五六十斤重的半球,砸在人身上那可比流星锤强的太多了。

    到时候万一铜球向着云家这边砸落,到时候自己也能够上前将铜球打飞,保护云家的众人不受伤害。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只听得一声爆响,铜球在一瞬间分开,铁链子带着半个铜球,重重的砸在后面的一匹马的屁股上,一匹强健的挽马居然被铜球砸的飞了起来。连在一起的两匹马身上的缰绳断裂开来,挽马是受了重伤倒在地上哀鸣,砸飞的那一匹马粉红色的骨头茬子从马皮上穿出来,脖颈已经折断。口鼻中流出鲜血,浑身抽搐。眼看是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