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玉山半球试验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靠在软椅上,坐在书院的角落懒洋洋的看着李泰手舞足蹈的和几个他不怎么认识的泰山来的老家伙论气。

    李泰就是一个人来疯,找他辩驳的人越多,就越是兴奋,口沫横飞之下,还保持着皇家优雅的礼仪和风度,老家伙上来必定尊为师傅,搀扶老头上台子,倒茶水,都是亲力亲为,看得李二张着嘴不断地大笑,指着李泰不断地对着其他皇族吹嘘。

    不过金烨真正感兴趣的还是他们辩论的内容,什么“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精神和形体合一,能不分离吗?聚结精气以致柔和温顺,能像婴儿的无欲状态吗?形体和精神不分离,便是在说灵魂能够不离开**,一直保持长生。专气致柔,则是在说能保持像婴孩那样身体柔和,这是在说保持肉身不老。

    鬼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一个气压方面的答辩,会变成一个满篇胡言乱语的神棍之谈。好好的一个大唐,专心发展科学就不好吗?非要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金烨就像听神话故事一样,听着李泰和几个老头的答辩,直到今天他听了答辩才知道,原来在大唐的时候,道教的传说之中的老子,一般说的都是写道德经的那位老者,而不是洪荒传说中的圣人。

    即便是传说中的圣人老子也并不是什么盘古元神所化,而是一道先天清气所化。可问题是,金烨听了半天,都没有听到李泰有说半点什么有关气压方面的介绍和解释。

    “黎杖先生,您久居泰山皓首穷经,已经达到了气学一途的最高峰,学生钦佩万分,如今玉山书院已经执天下书院的首耳,当然,学生说的是规模,想要在学问一途上执天下首尔,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学生恳请先生能在玉山停留片刻,我等学子对先生的学问早就心存觊觎之心,还请先生成全。”

    李泰刚刚没有说过老头,算是输了,但是这家伙的痴迷学问的心思又发作了,难得碰上一两个比自己学问渊博的,不掏空了再扔出去怎么行。

    金烨对于这个结果,从听到几人答辩的时候就不感到意外了,李泰舍弃自己的专长,放弃自己在科学领域中的见识,而和这些皓首穷经的老人来辩驳经意,考究上古往事。这要是能够不输就奇怪了。

    长孙对于自己的李泰,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能和顶尖的学问大家辩驳一个时辰感到很满足,立身在李二的一众妃子中间,昂首挺胸,面上满是得意之色,就像一只刚刚下完蛋的老母鸡,在四处啼叫炫耀。

    金烨甚至还感到长孙很是得意地向自己这里瞥了一眼,似乎马上她的儿子就能打败身为大唐最聪明的两个人之一的自己,一副吃定了自己的神情。

    丫丫的,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金烨决定一会儿要好好打一下李二长孙这对夫妻的脸,看着他们的脸色就像变脸一样,从得意到发青发紫,一定会很有趣。

    正准备回长孙一个眼神,让她别得意得太早,却李纲大笑着说:“黎杖,老梅,文海,夸阳,你们几个老东西认为老夫的这个弟子如何?如果不是你们行车轮战的无耻行径,想要赢他难。“

    四个老头子不愧是世外高人,那个叫夸阳的老头目无表情的说:“李文纪,三十年前你就不是老夫的对手,诗赋古言,哪一样超过我们了,老夫等人专注气学五十年,避世不出,才让你这样的蠢夫名扬天下,想要对老夫等人行激将法,你的道行还不够,不过,你的这个弟子还不错,另辟蹊径解释气学,化无形为有形,嘿嘿,这恐怕还不是你能教出来的。“

    李纲没有半点的羞愧之色,依旧得意洋洋,气死人不偿命地道:“无论怎么说,那都是我的学生。”似乎李泰能够和几个老头辩论如此之久,他的面子上很有光似的。

    突然李纲嘿嘿笑了起来,他在之前准备试验的时候可是简单了解过李泰和金烨的试验,尤其是金烨居然有掌控雷霆的本事,着实在一开始的时候让李纲吃惊不到现在想起来似乎都还在梦幻中。

    李纲继续出言:“书院中早已达成共识,诗词之道,不过是小道而已,不能当饭吃,不能富国强民,真正的大道可是窥尽天地的奥秘,能够造福一方的学问,李泰还有一会儿要试验的书院先生,他们才是其中的大家。”

    夸阳老头反驳道:“诗词是小道?不能富国强民?李文纪,你居然说圣贤教化众生的学问是无用的,你就不怕被全天下的文人口诛笔伐吗?况且我怎么就没有看出这所谓的气压学问能够富国强民,造福万民了?”

    李纲嘿嘿笑道:“在铁刚刚被炼制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人会想到它能够取代青铜器,在生产生活和战争之中得到广泛的利用。你怎么就能够断言气压是一个无用的学问呢?

    书院之中,已经有人依据这方面的学问在研究可以不需人力,依靠气来自行行走的车辆和船只了,一旦研究成功,大唐的军队就可以打到天边而没有粮草后勤的后顾之忧。天下的粮食也可以很快地流通,再也没有关中闹饥荒,而岭南的粮食却多得吃不完,要烂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这是多么伟大的壮举啊!”

    小圈子里的人在各自交谈,各怀心思,而广场上的试验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在万众的欢呼声里,最开始助兴拍李二马屁的秦王破阵乐缓缓结束,乐师,鼓手全都缓缓退下。

    今天的戏肉终于出场了,两匹黑马拖着一辆车进了校场,马车上放着两个铜半球,还有俩大桶水。后面跟着十六匹上等的挽马,各个雄壮异常,到了场中,立刻就有力士擂响了巨鼓,所有人的眼球都被吸引到了场中。

    特意邀请的在场嘉宾来到马车前,检验铜球是否有机关,弄梅先生一向喜欢摆弄机关之术,特意检查了铜球,确定没有机关勾连,这才准许李泰指挥力士在两个半球的把合面上将一条蒸煮之后捶地绵软的牛筋沿着半球的把合面放好,再小心地把另外的半只铜球扣上,打开气阀,往里面灌水,当水流出来的时候,停止,拿牛筋绳子死死地捆扎好气阀,打开底下的气阀,连接上风箱,开始往外抽铜球里面的水。

    不得不说,为了保证试验的成功,确保铜球的密封性和铜球里面的真空环境,李泰却是是动了不少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