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答辩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袁守城显然也是知道金烨的,他向这边看了过来,原本有些浑浊的双眼在此刻居然目露奇光。

    他上前一步,笑呵呵地道:“早听袁天罡说,侯爷是一位奇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袁守城说着,双手却不自觉地在金烨的身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长孙笑道:“袁道长最擅长给人批命,几乎很少出错,当年在醉酒之后曾经给本宫批过一命,说本宫活不过贞观七年,却不想出了差错。”长孙言语之间丝毫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长孙见金烨一脸的不以为然,继续道:“在你和小云子出现之前,袁道长的批命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半点差错!”

    熟知历史的金烨自然知道,历史上的长孙原本就是在贞观七年病逝的,细细想到这里,突然,金烨心中顿时一惊,袁守城的算命之术似乎太过不符合常理了。

    在原著中,袁守城对自己算命的方法是这样解释的,说自己是根据已知的条件来推测未知的命运,就比如长孙,她患有风疾,体质弱,却十分能生养,这样的人如何能够有较长的寿元呢!

    再联想到刚才看到袁守城目露奇光的一幕,金烨心中就已经确定了,这老头用的哪里是什么已知推测未知,分明就是一种术数。

    一时间,他有些释然,也有些好奇。

    金烨原本就有些怀疑袁守城算命的手段,用已知推测未知,就如同推测一枚从山坡上滚落的小石球的落点,哪怕是山坡上多出了一个微小的凹陷或者突起,都会对最终的结果造成巨大的影响,所以袁守城这种用已知推测未知的说法是最不可靠的,这样又怎么可能保证批命结果的正确性呢!但是现在金烨知道袁守城用的是一种术数,心中难免就有些释然了。

    至于好奇,更多的还是因为金烨想知道,道家的这种术数到底是从何处得到的传承?要知道唐砖位面说到底其实并不是一个仙侠位面,所以术数的出现难免就有些让人意外了。

    突然袁守城咳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踉踉跄跄,几乎站立不稳,长孙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袁老头,道:“道长怎么了?可是身体有所不适?”

    袁守城大口喘了几口粗气,这才恢复过来自嘲道:“妄老道我一直以批命闻名于世人之间,却不想这次遇到贵人了,贵人命格高贵,却不是老道我能够窥视的,咳出几两鲜血也算是应该。”

    转而老道向金烨抱拳施礼,道:“敢问侯爷,世上可曾有仙?大道是否可求?”袁守城似乎发觉了什么。

    李二和长孙自然看到了袁守城的动作,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袁守城这个老道的脑子抽了什么疯。

    金烨却是没有立即回答,如果可以,他最好是希望彻彻底底地变成一个科技位面,没有什么神,没有什么仙,只是这样有些太过一厢情愿了,沉吟了一下,对袁守城答道:“世上是仙本就是缥缈虚幻,哪里是能够追求的呢?倒不如安下心来,静心参悟学问,学问的尽头,也不乏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神通。”

    金烨的话没有避讳着李二,李二此刻也来了兴趣,插言:“你可以飞天遁地?”虽然李二面上问得是比较好奇,但是金烨知道,要是大唐真的出现一个可以凭借肉身飞行的仙人,最想屠仙的估计不是旁人,正是眼前的李二。

    因为李二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可以威胁到他皇权的人物存在在世间的。

    金烨想都不想,直接道:“飞天又有何难?家师曾经就制作过一个大号的孔明灯,能够带人上天,算不得神奇!”

    李二点点头,这事情虽然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但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物,就是把孔明灯制造得大一些罢了,只是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李二眸中精光一闪,心中就下了决定,等到回去的时候,就召集人手,看看能不能制作出来一个大号的孔明灯,完成飞天的壮举。

    李泰的试验很快就要开始了,最先走上场的一位李家的元老,老家伙给皇帝太上皇施礼后,就清清嗓子,开始主持今日的盛典。

    从三皇五帝开始说起,一直说到大唐的天下,皇家从来都只出精英,天下黎民受皇家管辖是天经地义的,重点说了皇四子李泰敏而好学,已窥天地密藏,如今要彰显的,就是其中的一种,关于气的秘密,自古至今,我们都在说气,可是气之一道,玄之又玄,世人目迷五色,看不透天地本源,所以多少年来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如今可以为气之一道,盖棺论定矣,若有心存疑问者,可以当堂辩之,理不辩不明,今日的魏王殿下,暂时抛弃了皇家的尊贵身份,只是以一个读书人的身份,和所有人辩论气的奥秘。

    金烨从来都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还有当庭辩论这一出,李二就不怕一会儿李泰搞砸了,丢了皇家的颜面,还是这一切都是策划好的,问什么问题,怎么回答,都已经做好了排练?

    金烨一眼就看见了跟在李二后面的太子李承乾,与他离开之前相比,李承乾变得成熟了不少,嘴唇上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蓄起了小胡子。金烨向李承乾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李承乾则是冲金烨眨眨眼,做了一个无可奈何地手势,又指指台子上的李二,金烨就明白,这是李二做的决定。

    金烨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一会儿是不是有人会问自己问题,更不知道对电学全无了解的大唐人会问出什么问题?

    只希望不要太过丢人,问出的问题太过奇葩,毕竟作为电学的第一次出现,肯定是要载入书院的史册的,自己倒是无所谓,要是提问题的是一个老家伙,提完问题后才发现自己提的问题太过丢人,而且还被书院给记录下来,羞恼之下,一口气没上来,就过去了,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李泰换过一身青衫,现在已经有点发胖,但是丝毫不妨碍他展现书生学子的风度,除了头上的一定紫金冠之外,和台子底下坐着的书院学子别无二致。

    颜之推老先生只不过问了一句何为气?

    李泰就洋洋洒洒的从天地两仪说起,什么,清气,浊气,阴阳二气,阳之极而阴气盛,阴至极而阳气生,李家祖宗就是研究这东西的,李泰自然从小就耳熟能详,自然回答的令颜之推极为满意。。

    金烨听得是津津有味,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在古人的眼中,科学是这个样子,单单一个空气就能够引申出阴气,阳气,清气,浊气等等。而现代人耳熟能详的氧气,氦气等等,是一个都没有。。

    “李泰说些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我知道太极是极为玄奥的理论体系,为什么一定要用朴素的哲学观来解释大气压力?难道说这是大唐人独有的智慧么?”西帕蒂亚懵逼了,拉着李纲撒娇,她在和李泰一起研究气压的时候,可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