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钟敲十二响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书院内,迷阵的另一头,李纲拉着满不情愿的老公输站立在一棵小榕树旁。

    他们的身后跟随着一些书院的先生和学子。

    老公输和李纲辈分相当,年岁也相差不是很多,所以有话都是直来直去,向来不顾及对方的面子。

    这时,老公输很不满地对李纲怒声道:“李老头,你这么早就把我拉过来是干什么?不就是有人来闯阵了吗?我就不信,对方能够这么快地破开我亲手布置的迷阵!”

    李纲被老公输给烦得不行,挤兑老公输:“我说,穿木鞋种地的,上次云小子闯阵的时候你就这么说,结果呢?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被一个晚辈给破阵而出了,快别到处吹嘘你公输家的机关学问了。简直是丢人!”

    老公输原本在李纲说他是穿木鞋种地的时候,还很得意地扬了扬自己脚上的紫檀木屐,和自己头上的一根楠木木簪。可是当李纲说到云烨只在一盏茶的功夫内就破了他的迷阵的时候,老公输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任谁被人戳中痛脚都不会好受,老公输又羞又怒,大声喊道:“老李纲!你说什么?云小子那就根本不算是破阵,只是投机取巧而已,跟着小球向地势较低的书院中走,有什么难的?况且我早已对迷阵做出了改变,变动了地势,让小球失去了作用,想来就算是被人称为大唐第一聪明人的云小子再次亲至,想要破阵,也是千难万难的!”

    李纲发出一声冷笑:“哦!是吗?我可是听说金小子可是云侯的师兄呢!你就这么有信心?”

    李纲灵光闪过,他之前见过金烨的侦查无人机,确实算得上是巧夺天工,夺造化之神奇,所以李纲对金烨的信心很充足,从来就不曾想过金烨会通不过迷阵。

    满是褶皱的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对老公输道:“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吧!要是金小子能够在一柱香的时间内通过迷阵,你就将你的木屐和头上的木簪输给我,怎么样?”

    李纲可是对老公输头上的木簪和脚上的木屐眼热很久了,虽然做工简单,却透出一股大气,更可贵的是它们居然都是用寸木寸金的名贵木料制成。这是什么?用云小子的话说,这叫做低调的奢华,装逼的利器。

    老公输见李纲一副仿佛吃定他的表情,心中也是直打鼓,疑惑地想,难道金小子真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不成?可是转念过来,老公输又想到了迷宫最后的密码锁了,信心又恢复了几分。

    不同于最初时候影壁上的密码锁,在一开始的时候,为了遵从留有一线生机的古训,在影壁上写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几个字,只要参悟字中的奥秘,就能够通过迷阵。

    打开影壁的正确密码其实并不是很难,只需改变文字的顺序就能够得到,“三师行,必有我人焉。”。当初小云子就是通过对老公输性格的推敲,判断出了正确的密码。

    可是现在,影壁上只有十组从一到十的数字,想要依据文字来推测密码,也是无从下手,只能一个一个地试过来。

    学过数学的人都知道,想要将十组数字组成的所有密码都试过一遍,那也要试一百亿次,密码移动起来颇为费力,就算是一分钟能试两个密码,那也得要试九千多年的时间才可以,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更勿论在一柱香之内通过迷阵了。

    想到这里,老公输放下心来,对李纲道:“这个赌,我打了,就是不知道玩意我赢了,你有什么可以输给我的?”老公输的目光在李纲的身上不断地打量,丝毫没有找到吸引自己的东西,很是不爽地摇头,然后一脸鄙视地看着李纲。

    李纲被老公输看得一阵不自然,他身无长物,找不出什么可以和老公输打赌的东西,一咬牙,道:“我家中有着一份王右军的书法手稿,你要是赢了,我就将它给你,这回总够你的赌注了吧?”。

    老公输呵呵地笑着,直搓手道:“真有王羲之的书法?呵呵!”

    正在这时,两人前面的影壁传来了一阵阵的声响。

    老公输当时就惊叫出声:“金小子这么快就通过了迷阵,到达最后的密码影壁了?怎么可能?散步也就这个速度了吧!”

    这回轮到李纲高兴了,笑呵呵地道:“怎么样?老公输?我就说你家的传承没有多大用吧!金小子已经到了最后的地方了。”

    “李老头,你别得意,现在影壁的密码是十阶的,想要一个个试过来,从无比纷乱庞杂的数字中,找到真正的密码,没有个上千年,根本没戏,你就等着金小子知难而退吧!”老公输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着,脸上早已没有了笑容,不管金烨能不能在一柱香之内打开影壁,他公输家的学问没有给金烨造成多少困难却是肯定的。

    老公输紧紧地盯视着影壁,就好像金烨下一刻就能够打开影壁,从里面走出来似的。老李纲也在盯视着影壁,和老公输不同,他在意的不是自家的学问,而是刚刚和老公输打赌的赌注。

    书圣王羲之的手稿,哪怕是在大唐,也是一种珍贵稀缺的资源,李纲更是将这本手稿当成自己的命根子,恨不得连睡觉都要抱着睡。可是现在,一旦金烨不能在短短的一柱香时间内破壁而出,那么这本手稿就会生出翅膀飞走了。

    迷宫影壁前,金烨看着自己眼前的十阶密码锁暗自皱眉。

    十组数字,只有全部选对,影壁才会打开。对于密码锁,金烨其实丝毫都不陌生,当初他就有过一个三阶的密码笔记本,有一次,他一不小心将密码弄乱了,结果整整试了半个时辰,才重新找回密码。

    可是一个三阶的密码锁,都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才能够打开,那么十阶的密码锁了。

    密码会是什么?金烨在心中问着自己,会是十个零,十个一还是其他什么?简单地试了几个,金烨就把这种想法抛开了。老公输不会将密码设置得这么简单的。

    突然一个想法跃入金烨的心中,以前看谍战片的时候,间谍开保险柜的时候,不都是用一个听筒来破解保险柜的密码吗?

    老公输的密码影壁虽然神奇,但是金烨不相信,它在对这种细微声音的处理上面会比得上一千多年以后的保险柜。

    从空间中取出一块听筒,一头戴在耳朵上,另一头则是贴合这影壁,金烨微微地移动影壁上的密码。

    听筒中顿时传来一阵“咔咔咔咔”的声音,只听“哒”的一声,金烨知道第一个密码已经到位了。转而金烨开始转动第二个,第三个,终于在一阵的“咔咔”声之后,密码全部到位了。

    当最后一个密码到位,只听得“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在一阵的机括转动声之后,影壁缓缓地打开。

    然而还不等金烨看到外面的情况,金烨就感到“嗖”地一下,一道黑影向他袭来,金烨下意识地向着黑影推出一掌,一声轻轻的“啪”过后,金烨的手掌就和黑影贴合到了一起。

    此时金烨才有空来仔细打量黑影,黑影不是其他,而是一个装满了面粉的袋子,被金烨一掌击中后,袋子后面的布料被震成了齑粉,合着整袋的面向后面倒飞而去。

    站在面粉旁边的不是其他人,正是李泰,原本他和金烨认识,而且还玩得很来,只是有些讨厌金烨那种总是信心十足的表情,所以在得知金烨要闯阵之后,他就精心准备了这些陷阱。

    想着等到金烨灰头土脸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再出来冷嘲热讽一顿,狠狠地出一口恶气。却不想,面粉倒飞而回,将李泰自己给撒了个通透。

    变成白色面人的李泰没有注意到自身的情况,反而双目无神,呆呆地自语:“这不符合力学的原理!”却是又沉浸到他自己的世界中去了。

    “噹!噹!噹!”悠扬的钟声响起,接连响了十二下,连书院外的人都听见了,代表着第三个闯过书院迷阵的牛人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