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长孙到来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程咬金还在草原上没有回来,所以接待金烨的任务就落到了程处默的肩膀上了。

    两人倒是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了,原本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可是金烨这边有很多的秘密需要顾及,没有办法和程处默讲述,而程处默实在不是什么口齿伶俐的主,要说的话太多了,最后反而一句话也讲不出,只能和金烨拼命地喝酒。

    当家丁偷偷溜过来报告,说是长孙皇后已经过来的时候,程处默早已醉得不醒人事了。

    对于长孙皇后,金烨其实在心中一直都是尊敬的,这和实力没有关系,而是和气质相关,长孙皇后身上总是天生带着一种母性光环,让人不知不觉地就想要亲近,这倒也正应了皇后那母仪天下的身份。

    长孙会来找自己,这早已在金烨的预料之中,只是真正到了眼前这种时候,金烨又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想到,皇后那如同母亲一般的温和的微笑,以及她那满是失望的眼神,金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忍不住低声喝骂了一声,自从他踏上了修炼之路后,平常的凡酒已经不能再让体质非凡的他体会到醉酒这种美妙的事情了,可是现在和程处默这个酒鬼一起喝酒,金烨又不敢从自己的空间内取出仙酿。

    金烨有理由相信,哪怕现在程处默已经醉倒了,但是这个酒鬼一旦闻到仙酿的酒香,绝对会下意识地爬起来抢酒喝,而仙酿这种东西,里面的药性实在是太强大了,早已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了。。

    大口地给自己灌了一口就,咂咂嘴,叹气道:唉!想醉倒就这么难吗?

    左右无法,金烨只能拿起酒瓶,往自己的身上浇了一些酒,将自己的头发也弄得乱糟糟的,然后就抱着酒瓶,“啪”地一声,就直接躺倒在程处默的对面,“醉”了过去。

    很快一阵脚步声就远远地传了过来,中间还夹杂着老程夫人的声音:“皇后娘娘,金烨那孩子来了这里就一直都没有出去,都在大厅里面和程处默喝酒呢!”

    “什么,武家被人给灭门了?贺兰家的男丁居然集体被人去了势?谁这么有才华啊!哈哈哈!容我先笑一会儿。”

    “娘娘,现在有人在长安这里胡作非为,你不去找凶手,来这里找金烨那孩子干什么?虽然他一声不吭离开了一年时间,皇后想念他也是应该的,只是现在应该以国事为重,更何况还有一个凶徒没有绳之以法呢,皇后贸然出宫,实在是太过危险。”

    “什么?这两家人在白天刚和云家发生冲突,您怀疑这件事是金烨干的?这不可能,云家除了几人随着老夫人去寺院中烧香还愿之外,其他的人可都在这里做客呢!他就是想要派人去杀人,都没有人手可以用。而且娘娘你教过他一段时间,是知道的,那孩子天性善良,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情。”

    老程夫人在位金烨不停地辩解,声音中带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还有一些身为程家主母的威严,只是这些话听到金烨的耳中,让他一阵的汗颜。

    老程夫人说他什么天性善良,可是她绝对想不到,自己当初在捉妖位面的时候,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就把一个神厨给收入空间之中,算是囚禁了。

    而且居然还打包票说这件事绝对不会是金烨干的,金烨更是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难道是自己长得太过正直无害,以至于没有人会怀疑自己会干坏事?传说中的大奸似忠大概也是这么一种情况吧!

    很快一干人等就来到大厅之中,看见了醉得不省人事的程处默以及在装醉的金烨。

    老程夫人松了一口气道:“皇后娘娘,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在这里喝酒呢!”

    长孙挥挥手,让所有的人都出去,顺便将醉倒在地的程处默也带走了。

    金烨心中犯嘀咕,怎么把自己一个人留着这里了?

    长孙皇后在大厅内转了一圈,然后,就到金烨的面前,蹲下身,拿出刚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布,一边帮金烨擦去脸上的酒渍,一边自言自语道:“你和小云子两个人都是我的弟子,我和皇帝一直也都把你们看成是大唐的福星。。

    当你们刚刚出现在陇右的时候,那时大唐才经受了突厥的劫掠,整个国库和内府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当时陛下才登基没多久,国库里面没有粮草,军队就无法作战,陛下担心自己得位杀戮太重,会有反王叛乱,到时候大唐天下将会重现隋末的烽火,那是真正的一日三惊,连半夜睡觉都会惊醒。

    你和小云子是天生享福的,不知道隋末的凄惨,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可不只是说说的那么简单。

    所以当程老将军和牛进达将军上奏报告说,有两个高人子弟发现了亩产千斤的粮食之后,你可以想象皇帝和我是多么激动吗?老程将军从来都不说谎话,牛进达更不会在粮食这个问题上欺骗陛下,当时皇帝陛下可是整整激动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就在我耳旁絮絮叨叨地说了一晚上的话。

    所以啊,你就好好地做大唐的福星就是了,杀人染血的事以后还是不要碰了,这种事情一旦做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干干净净的做一个逍遥侯爷多好。”

    金烨听着长孙皇后的自语,一开始还很感动,可是紧接着就感觉不对了,长孙给自己擦脸的根本就不是洗脸的毛巾,而是一块抹布。

    上面带着一种酸酸臭臭的味道,也不知道之前都擦过了什么东西。长孙皇后根本就不是一个会服侍人的主,或者说她大概只知道怎么来照顾皇帝,至于其他人,估计是无福消受她的照顾了。

    想起长孙正拿着脏兮兮的抹布在给自己擦脸,饶是金烨尽力忍耐,他的眉头也忍不住跳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