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问罪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武元爽坐在地上哀嚎,向着自己的兄弟呼救,可是在这个时候有谁愿意来救他呢?或者说,在这个时候,有谁愿意来接近他这么一个似乎被鬼怪给缠上身的人呢?

    不管武元爽的哀嚎有多么凄厉,从暗中而来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微微发出“噗”的一声,却是他的右腿也遭受了攻击,一个血洞同样出现在了武元爽的右腿上。

    剧烈的疼痛袭来,武元爽发现自己似乎已经麻木了,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当一个人无惧死亡的时候,似乎天地间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感到恐惧了。

    嘴里发出惨笑之声,只不过在其他人听来,却更加恐怖了,这是被鬼上了身的表现啊!

    其他人的想法武元爽一无所知,在左手手臂和右手手臂接连被打断之后,武元爽只觉得脑袋一沉,紧接着无边的黑暗袭来,他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武元爽死了,脑袋上和家丁一样,出现了一个血洞,白的,红的从里面流了出来,看起来极为的恐怖与恶心。

    不过武元爽的兄弟们似乎都没有发现这一种情况,他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恐惧之中,玩命地奔逃,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恢复了一些神智,不再是毫无目的地鼠窜了,而是跑向了大门,似乎只要跑出大门,离开这个邪门的院子,就可以逃出升天了。

    于是来自暗处的攻击越发地频繁了,连着几声响,已经跑到院门的武元庆就发现,自己的兄弟全都躺下了,这回应该轮到他了。

    夜早已深了,院门也早已被家丁锁上了,武元庆没有钥匙,所以对着门狠狠地踹了两脚,妄图可以破坏锁具,可是慌乱之中,能够使出的力气着实有限,接连踢了几脚都没有把门给打开。

    来自暗中的攻击短暂地停止了,就像一只逗弄老鼠的猫一样,躲藏在暗中的敌人似乎也很乐意看到武元庆挣扎求生的样子。第一次,武元庆有了一种骂娘的冲动。

    这该死的长安商人,将锁具制作得这么好要干嘛?找事情吗?害得自己无法逃脱。还有那该死的家丁,这么尽职尽责地关门是为了什么?就不能偷一下懒吗?

    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的武元庆,看向院门外面,似乎能够将门板给看穿,在他的想法中,那里是安全的世界,是生,而自己现在就被一扇门给生生地挡住了求生的希望,这是何等的残酷!

    张开漏风的大嘴,武元庆哈哈大笑起来:“我抚元庆武元庆,只能四死在自己的手里。”说完就一脑袋撞向院墙。

    院子外面,重新恢复了平静,似乎刚刚从院子里面穿出来的哀嚎与惨叫声不过是一场幻觉。周围几家原本还亮着烛光的人家,也是立刻将烛火给熄灭,生怕一不小心就招惹了什么不祥的坏东西。。

    武家算是遭受了灭门之灾,而和这里相距甚远的贺兰家里,也同样上演着血腥的一幕。

    贺兰家的府宅虽然和真正的人口数千的勋贵之家相比算不上什么,整个家中也就百十来号人口,但是相比于武家的破落院子,则要大上很多,也奢华上很多,然而就在半夜时分,贺兰家的府宅外面影影绰绰地多了不少身穿迷彩的身影。

    也不见这些人商量,就突然同时从各自的腰间取出了一个圆溜溜的事物,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挥手就扔进了贺兰家的府宅。这些人的动作干净利落,全程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

    几十个圆球落地之后,在贺兰家的院子里接连“噗噗”地爆开,一股浓郁的雾气顿时就在贺兰家的院子里弥漫开来,笼罩了整个院落,很快,府宅里面就一片安静,连刚刚被圆球落地给惊动而响起的狗叫声也停止了。

    外面,数十个身穿迷彩的身影在听到里面安静下来的时候,就立刻就冲向院子,奔跑,弹跳,攀墙,落地,几乎是一气呵成,看起来是那么地赏心悦目。

    这些人进入府宅之后,也不见他们偷盗财物,杀人放火,只是四散开来,到处寻找,令人奇怪的是,也不见有贺兰家人来阻拦,却是都被之前的几十个迷药弹给迷晕了过去。

    他们在贺兰家的府宅里到处查找,一旦发现男丁,就上前将人给翻过身来,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指,一阵变形,整个手指就变成了一个激光刀一样的武器。将手指对准对方的要害,一阵强光闪过,重新归复平静。

    于是在几天后,两个劲爆的消息在长安传播了来了。

    第一个就是应国公武家的几个兄弟在自己的家里被厉鬼找上门来复仇,被厉鬼给灭门了,据说武家上下二三十口人死状凄惨恐怖,面目狰狞,周围的人家更是在夜里听见过哀嚎惨叫之声,着实令人胆寒。

    第二个消息,贺兰家的男丁居然一夜间都变成了太监,被人在他们睡觉的时候从身上割下了几两肉。和第一个消息相比,第二个消息明显要轻松很多,长安城里的人向来都是比较八卦的,喜欢传递各种小道消息。现在有了这样的八卦消息,他们如何不会在饭后津津乐道??

    金烨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消息,他现在正头疼着呢!原因无他,长孙皇后前来问罪了。

    要说昨天晚上的两件事瞒过百姓可以,却如何能够瞒得过这位千古贤后?白天几家刚发生冲突,晚上对方就出了事,皇家不怀疑这事是金烨干的就有鬼了。而且金烨这时候还带着全家来老程家拜访,连一个仆人都没有留下看家,这也太反常了,明显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金烨也确实没有想过要瞒着皇家干这些事,因为根本就瞒不住,而且也没有必要要隐瞒,对李二来说,勋贵家发生火并,这是他最愿意看见的事了,而且金烨这是在对勋贵立威呢。

    而之所以将云家人都带着,也只是为了不想落勋贵口实而已,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却抓不住把柄,最多只能弹劾你两句,拿你是一点折都没有。至于这招对皇家而言,他们想处决一个人,还要什么把柄吗?